野獸日記(6)

那天早上我們在床上又翻雲覆轍,又是一場接著一場的馬戲團表演,不過那天我並沒有待到快傍晚,結束後我就拍拍他的臉說我要走了‧ 

離開的那天我在電梯裡面,深吸一口氣:「這是最後一次了,不要再這樣下去了」 

我要開始認真工作,然後找男朋友‧ 

隔天到醫院,我順便到檢驗所,讓負責驗血的檢驗師幫我抽血,我要驗愛滋病,查了免疫八項,五分鐘內,我馬上抽走那張化驗單,躲在角落察看結果。感謝上帝,那野獸應該沒事(通常驗愛滋病,要定期追蹤六個月),不過這之後我都沒有事情,保險套很重要‧ 第一次找床伴,總是神經兮兮。

過去的我,只要工作結束,我就是回到家脫下鞋子,換上寬鬆的T-shirt,然後頭髮亂綁,戴上眼框眼鏡,在電腦桌前抖腳的人,播放我最愛的動漫黑執事或海賊王,蠟筆小新。

不過因為需要交男朋友了,我晚上開始參加聚會,我真的沒有再去想那瘋子,反到是多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我很少讓自己喝醉,但有一次我跟三個女孩子去吃韓國料理,他們居然叫了韓國的白酒,我兩杯後倒在餐廳的桌上,他們一直搖晃我,我站起來後走了幾部,倒在餐廳門口,他們攙扶我說「靠自己的意志力站起來!」 

我都已經醉了!居然還要我用意志力站起來。

到底是誰給我喝那種怪味酒,這根本不是人喝的,我一走進電梯,我又倒在電梯,之後我又被扛進計程車內,我對我朋友說「我太醉了,我需要躺在你的腿上」 

然後我腹內的BBQ牛排和酒精,迫不及待的想要刷存在感 

我忽然坐起說「快點給我塑膠袋,我要吐了」 

這時計程車一直往後看我,他怕我吐在車上,我也怕我吐在車上‧ 

我其中一個朋友從她包包內拿出一個背心袋,然後我往袋內狂吐,那袋大概是一包大腸麵線的重量,吐完後,那袋子底部居然破了!都倒在我的腿上。 

誰會帶一個破袋子在包包,我的朋友們都是小天兵‧ 

當然啦—司機大哥生氣氣了,哈哈哈,下車時他一直碎碎念,我朋友丟了美金一百在車上,他馬上收嘴,乖乖的司機。

那天我躺在我朋友家的沙發,有著醫生的朋友真的方便很多,她馬上給了我胃藥和普拿疼,還幫我洗澡吹頭髮。

我隔天早上完全沒有宿醉,我從沙發上醒來,看著她跟我一樣一頭亂髮,盤坐在地上用她的電腦,右手點著菸,我看著她:「昨晚謝謝你」

「你沒事就好」我的朋友個性都比我瀟灑多 

「也給我來一支吧」我這麼說 

我點了一支菸,看看鏡子裡的我「好吧–抽菸也要看臉的,抽菸不適合我」 

「不要被我帶壞了」她笑著看著我說 

當晚回家後,我想起上次跟那野獸見面是一周前,已經過了一周了,他一樣平日沒有找我的,當然我曾經像少女般的想,他怎麼假日都是陪我,難道他只有我一個?那平日呢? 

我並沒有猜測他是不是喜歡我,我想是喜歡的,畢竟他跟我上床肯定要有一定的喜歡才做得下去,不過並沒有喜歡到要交往,所以我不需要太多少女情懷。 

男人喜歡你,會每天一直找你的,這基本的常識我還是有的。 

隔天我在皮膚科實習,一個看似俄羅斯人的男人,進來看性病,他說他生殖器上有脫皮現象,他男性友人陪他一起進來,我的老師跟他說:「褲子麻煩脫下來」 

他和他朋友兩個大男人,往我這邊看,用手指指向我,意思是要我走的意思‧ 

我的老師嚴厲地看著他們:「他是醫生,脫下來吧」 我雙手交叉的看著他

也許對很多患者來說,也許是第一次給女醫師看,不過對女醫師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真的…..不需要害羞。

他脫下來後,我大概20公分的距離看著他的生殖器,之後面無表情地抬頭。

「嗯嗯–念珠球菌感染 」

他和她的伴侶都需要一起治療‧ 

然後休息時間,我看到手機來了一封簡訊,是那隻野獸!

他說:「我脖子好痛喔–我好像頸部有拉傷,你知道有誰可以幫我看看嗎?」 

我回「明天早上過來醫院吧,我帶你去找復健科醫師」 

所以我們約了隔天早上,是我們第三次見面‧ 

隔天早上九點,我看到他坐在我們醫院的大廳椅子上,天啊!好耀眼,我又害羞了,大家都在看他,他看到我又露出他那迷人的笑容‧ 

不過我故意裝鎮定,畢竟我還在醫院穿著白大衣,總不能一看到他就跳上去‧ 

我往他走去,說「跟我來吧—」 

他那天穿著黑色羊毛大衣和深藍色的羊毛圍巾,他跟在我的後面,我其實心跳一直繃繃跳,本來應該忘記他,哪知道再次看到他,我又開始心動。

到了復健科,我讓他先在外頭等我,我先進去打個招呼,和裡面的醫師說一下有一個朋友需要他幫我看一下,經過他同意後,我才叫他進來‧ 

他一進門,護士和其他病患都在看他,他真的很吸引人。

復健科醫師說 :「把外衣先脫下來,我需要檢查一下你的頸椎」 

當他脫下外衣的時候,我另外站在他後面的兩個男性同事,看向我比一個”讚”的手勢,我驕傲的嘴角上揚。

待續…..

在〈野獸日記(6)〉中有 4 則留言

  1. 要交男朋友應該不能跟三個女孩兒一起去韓國餐廳喝白酒 哈哈哈
    應該是女孩兒們自己想買醉吧!!

  2. 文中提到的俄羅斯人,想起幾年前在東南亞遊學時,一群日本同學集體去召妓,結果全部都中標…

    其中一位同學症狀也是脫皮,由於課堂上同學都是男生,所以他不隱諱的在課堂上抓胯下,指甲縫都是皮屑…,他語言學校還沒念完就趕回日本就醫。

    還記得他是東大畢業的高材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