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日記(14)

隔天早上還有一封簡訊,是來自野獸先生「你昨晚睡哪?」

我躺在床上回他訊息「當然在我家啊」 

他秒回「你幾點回家?」 

「大概快一點吧,幹嘛?」 

「我昨天在等你過來,可是妳沒來」 

「昨晚太累了,下次吧」 

「那今天過來啊,還是週日」 

「不要啦——我頭很沈重」 

他傳了語音訊息,一句「哼!」 

我看著簡訊笑了,他這是在幹什麼… 我們只是床伴啊 

簡訊又來了「那我去你家——」 

「不行——」 

他又傳了語音「哼!」 

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假日待在家裡了,平日一下班就回到家,吃完晚餐洗完澡,就睡了,難得有一整天的時間,我開始整理房間到下午。因爲還沒吃中餐,我快速套上淺色藍牛仔褲和白色長袖襯衫,我走到家裡附近的一間咖啡廳。

那裡是我最常去的咖啡廳,那邊的巧克力鬆餅特別好吃,它們會搭配巧克力冰淇淋和插兩隻捲心酥,然後我會再加點一杯熱拿鐵,然後待到五六點才回家。 

我幾乎都會選擇靠窗的位子。當天下午,我正吃到一半的時候,旁邊的桌子,坐進一個美國非裔男人身高大概180公分左右,高額頭,不過他把頭髮豎著粗馬尾,另一位是身高目測大概190公分左右的白人男人,他們西裝筆挺,似乎在開會,而我只是坐在旁邊架著Ipad用耳機看海賊王。 

這時非裔男走去廁所,我微微聽到有聲音在跟我說話,「I love“ONE PIECE”too」我拿下耳機看著他「Sorry—pardon me?(對不起,再說一次)」 

他又笑著跟我說「我也愛海賊王」 

「喔—哈哈那—很棒啊」我笑著說 

然後他的夥伴從洗手間回來,他就轉頭回去,繼續和他開會。 

他們在開會的時候,我偷偷打量坐在我旁邊這個男人,非常的高大,不算是健美的身材,不胖也不瘦,但聲音非常好聽,很像會在廣播節目會聽到的聲音,他們好像在討論有關活動的項目。 

我又重新戴上耳機,繼續吃我的巧克力鬆餅看我的海賊王,打算再看一集我就大概可以回家了。 

過了一個小時後,我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要回家了,發現隔壁的海賊王先生托腮看著我笑 

(嗯?有什麼好笑的嗎?) 

看似他的夥伴已經離開了,他的桌上還擺著電腦和資料 。

我看著他說「怎麼了嗎?」 

他面帶微笑的看著我問「妳經常一個人來咖啡廳?」 

「也不算經常,如果我有時間的話」 

「我好像在哪看過妳」他這麼說 

「我?哈哈」我看著他笑「也許曾經生病進醫院,不然我不認為你看過我」 

好老套的搭訕方法“我在哪看過你”,“我們認識嗎” 

「醫院嗎?妳是護士?」 

「嗯——對啊是護士」他不需要知道我太多,所以我說我是護士 

他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笑著說「我最怕打針了」 

我瞄了他一眼,他那麼高大居然說怕打針。不過看清楚他的臉,他有络腮胡,帶著深咖啡的膠眶眼鏡,頭髮兩側較短,中間稍微用點髮膠往後梳,眉毛很漂亮,很濃密,眼睛是咖啡色,有虎牙。 

「如果我說可以再見你一次,妳會拒絕我嗎?」 

「我嗎?為什麼?」 

他突然臉紅,摸摸鼻子說「我想說—我也喜歡看海賊王,下次我可以陪你一起看,就在咖啡廳」 

「嗯——可以啊」我覺得他好像也不壞,所以我留給他我的電話。 

他好像在確認有沒有給他真正的電話,馬上傳了微笑表情到我的手機。 

好吧,那就把這位先生代號為”海賊王先生” 

跟他道別後,我走回公寓,想著這個海賊王先生會成為我男朋友嗎? 

在那天之後,海賊王先生每天都傳簡訊給我,問我吃什麼,問我在幹嘛,跟我約下次見面的時間。 

最近野獸先生很反常,本來平時不會找我的,最近會開始問我的行蹤。 

「你在幹嘛—」 

「看A片」我會故意這麼說,我可能只是在看影像學而已(X光片) 

他就會故意回「我馬上過去!」或是「你都有我了,還需要?」 他也會問 「你到家了嗎?」,「今天上班如何?」 

今天週五他傳「今天等你喔!」 

我回「我今天月經來—」 

「妳知道我不介意的(眨眼」 

我看著手機笑了,不過今天還好是第四天,量不算太多,應該可以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