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詩人:辛波絲卡

最近買了一本 辛波絲卡的詩集,跟你們分享我最有感觸的幾段詩詞。

維斯瓦娃·辛波絲卡(波蘭語:Wisława Szymborska,1923年7月2日-2012年2月1日),波蘭詩人、翻譯家,199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稱「詩歌界的莫扎特」

早安

紀念



他們在榛樹叢中做愛
在一顆顆露珠的小太陽下,
他們的髮上沾滿
木屑碎枝草葉。 

燕子的心啊
憐憫他們吧。 

他們在湖邊跪下,
撥掉髮間的泥和葉,
魚群游到水邊,
銀河般閃閃發光。 

燕子的心啊
憐憫他們吧。 

霧氣從粼粼水波間
倒映的群樹升起。
噢燕子,讓此記憶
永遠銘刻。 

噢燕子,雲朵聚成的荊棘,
大氣之錨,
改良版的伊卡魯斯,
著燕尾服的聖母升天, 

噢燕子,書法家,
不受時間限制的秒針,
早期的鳥類哥德式建築,
天際的一隻斜眼, 

噢燕子,帶刺的沉默,
充滿喜悅的喪章,
戀人們頭上的光環,
憐憫他們吧。

一見鐘情 (我最喜歡的)

他們兩人都相信

是一股突發的熱情讓他倆交會。

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

但變化無常更是美麗。

既然從未見過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任何瓜葛。

他們或許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我想問他們

是否記不得了—

在旋轉門

面對面的那一刻?

或者在人群中喃喃自說出的「對不起」?

或者在聽筒截獲的唐突的「打錯了」?

然而我早知道他們的答案。

是的,他們記不得了。

他們會感到訝異,倘若得知。

緣分已玩弄他們多年。

尚未完全做好

成為他們命運的準備,

緣分將他們推近,驅離,憋住笑聲

阻擋他們的去路,

然後閃到一邊。

問: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我一直認為一見鍾情是種生理性慾的一種反應,因為我們根本不認識彼此?你們覺得呢?


我買的是這本。

墓誌銘 

這裡躺著,像逗點般,一個
舊派的人。她寫過幾首詩,
大地賜她長眠,雖然她生前
不曾加入任何文學派系。
她墓上除了這首小詩,牛蒡
和貓頭鷹外,別無其它珍物。
路人啊,拿出你提包裡的電腦,
思索一下辛波絲卡的命運。


寫作的喜悅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書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複寫紙般複印她那溫馴小嘴的
被書寫的水邊飲水嗎?
她為何抬起頭來,聽到了什麼聲音嗎?
她用向真理借來的四隻脆弱的腿平衡著身子,
在我手指下方豎起耳朵。
寂靜——這個詞也沙沙作響行過紙張
並且分開
「森林」這個詞所萌生的枝椏。

埋伏在白紙上方伺機而躍的
是那些隨意組合的字母,
團團相圍的句子,
使之欲逃無路。

一滴墨水裡包藏著為數甚夥的
獵人,瞇著眼睛,
準備撲向傾斜的筆,
包圍母鹿,瞄準好他們的槍。

他們忘了這並非真實人生。
另有法令,白紙黑字,統領此地。
一瞬間可以隨我所願盡情延續,
可以,如果我願意,切分成許多微小的永恆
佈滿暫停飛行的子彈。
除非我發號施令,這裡永不會有事情發生。
沒有葉子會違背我的旨意飄落,
沒有草葉敢在蹄的句點下自行彎身。

那麼是否真有這麼一個
由我統治、唯我獨尊的世界?
真有讓我以符號的鎖鍊綑住的時間?
真有永遠聽命於我的存在?

寫作的喜悅。
保存的力量。
人類之手的復仇。

早安我的愛人們!

在〈女詩人:辛波絲卡〉中有 13 則留言

  1. 哈哈哈…調戲少女的員外都出現了
    辛波絲卡呀!
    記得好像臉紅的“德”也很喜歡她的詩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啦:P)
    印象中聽他提過呦^^

  2. 我喜歡辛波絲卡,因爲《向左走。向右走》……就是那首《一見鍾情》

  3. Alfa,第一行,作者的名字是連接(link)嗎?因爲按下去會跳到about:blank#blocked。
    會有一見鍾情的衝動,但是還是得先做朋友去瞭解一下,我才心安。一次貨不對板,心裏毛毛的~

    1. 👌. 就像我暗戀那個男人一樣,一開始就是生理反應才會開始喜歡。我是認為只是生理上的激情——不代表我愛他 注定這個人

      1. 早上我本來要繼續回復妳,可是都說我回復太快了。
        對!班傑明就屬於那種風花雪月内的調劑~~ 🤭

          1. 對色情文學的看法

            再沒有比思想更淫蕩的事物了。
            此類放浪的行徑囂狂如隨風飄送的野草
            蔓生於雛菊鋪造的園地。

            有思想的人認為天底下沒有神聖之事。
            厚顏鮮恥地直呼萬物之名,
            淫穢地分解,色情地組合,
            狂亂放蕩地追逐赤裸的事實,
            猥褻地撫弄棘手的問題,
            春情大發地討論——這些他們聽來如同音樂。

            在光天化日或夜色掩護之下,
            他們形成圈圈,三角關係,或成雙配對。
            伴侶的年齡和性別無關緊要。
            他們目光炯炯,滿面紅光。
            呼朋引伴走入歧途。
            墮落的女兒帶壞她們的父親。
            哥哥做妹妹的淫媒。

            他們喜歡知識的禁樹上
            採下的果實
            勝過紙面光滑的雜誌上找到的粉紅屁股——
            那些終極來說天真無邪的猥褻刊物。
            他們喜愛的書籍裡沒有圖片。
            唯一的變化是大拇指甲或蠟筆
            標記出的某些詞語。

            令人震驚的是,他們殫精竭智
            用以使彼此受精的各種姿勢,和
            不受抑制的純真!
            這樣的姿勢即使愛經一書也一無所知。

            他們幽會時唯一濕熱的東西是茶水。
            他們坐在椅子上,掀動嘴唇。
            每個人交合的只是自己的雙腿
            好讓一隻腳擱放地上,
            而另一隻自由地在半空中擺盪。
            偶爾才會有人站起身來,
            走到窗口
            透過窗簾的縫隙
            窺探外面的街景。

            辛波絲卡

  4. 早安 可愛的Alfa❤️
    我還沒碰到 但相信一見鐘情,這難解釋的現象我覺得是一時的性衝動?!畢竟這是種「感覺」,無任何理性參雜其中!
    另一個可能,也許跟前世的輪迴有關?!我有個朋友去過past time life teacher,跟一般算命不太一樣的是,他可以算出你前幾世的人生,我朋友碰到的每任女友,都是前幾世跟他結過婚的。
    雖然我不太喜歡算命,因為偷窺天機對自身很不好,但我相信這一世碰到的人 尤其是情人,都和自己有很深的緣分,也許我上輩子暗戀Alfa,這一世繼續當妳的小書迷😉

    1. 哈哈哈哈 妳好幽默——前幾世嗎 這我聽說——我想不到我以前可以是什麼——可能是一位喜歡調戲少女的員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