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血情人 (15)

這時他才開始用最快的速度,把地上的髒衣服都撿起來丟進洗衣籃。然後我拿了兩大袋的垃圾袋把地上的瓶瓶罐罐丟進去,還有用過的衛生紙,雜誌,廣告單,什麼都有。

當我撿起一個黏噠噠的襪子,叫了一聲「啊!」的往後退一步,一隻超大隻的死蟑螂,被他的襪子給謀殺了。

我最討厭蟑螂,我連打死都不敢。這時他聽到我的叫聲趕緊過來「怎麼了怎麼了?」

我指著地上「有蟑螂!」

他望過去「已經死了啊——」

「你怎麼那麼鎮定!很噁心——你去抓起來」

他笑著說「好啦——」拿起衛生紙抓起那隻蟑螂

「丟進馬桶!不是垃圾桶!」

「好啦!我知道——」

我怕那隻蟑螂復活,丟馬桶是最安全的!

那晚整整收了三個小時,他真的太髒了,需要再教育。外國的小孩不像亞洲人,在小學就讓他們自己打掃,其實這樣的情況很正常。

我流了一身汗,和他一起洗澡,他笑著看著我「不好意思——我房間太亂了」

「沒關係——」我轉動我的脖子

他抱著我「我好想妳——」

我微微笑抱著他,但我沒有說我也想他,只是摸摸他的背「你好像有變強壯喔!」

他驕傲的說「當然啊!我有去健身!」

「真的喔!了不起——」

他輕鬆的將我抱起「妳看!我力氣變大了——」

我伸手往後抹去他臉上的水,看著他的笑容,他好像變得更成熟了呢,我先輕啄他的唇。

我們擁吻,吻了比過去還長——嗯?怎感覺他舌技好像有進步?這幾個月他有找人練習過的感覺。

當我離開他的唇時,看著他「你吻技變好了呢,找人練習了嗎?」

他邪笑著「秘密」

看來他離開後,潛力被開發了。

洗完澡我套上他的Tshirt,邊擦著頭髮邊走到沙發上坐下,我看著他「現在是不是變得清淨多了」

他微笑走向我,跪在我膝蓋前看著我「那妳就常來嘛——這樣才能一直保持乾淨」

我抬起腳,推了他的肩膀「你當我是傭人啊——」

「不是喔——是愛人」他眼神開始變得撫媚,低頭吻了我的膝蓋

我右手肘托在沙發上看著他的挑逗,我自己敞開我的腿,摸著我的私處「那該對愛人做什麼呢?」

他邪笑著看著我,雙手輕拉下我的內褲,他順著我的膝蓋往上聞「我好久沒有聞妳的味道了」

「那是什麼味道呢?」我雙腿左右晃動的看著他

他埋頭舔了我的私處,然後抬頭邪笑看著我「是毒藥——我會死」

我食指腹覆在我唇上,咯咯笑著看著他「那你多吃一點——」我將臀部稍微往前移動讓他更深的進入

當他更深入的吸允著我的私處,我將右腿勾著他的背,輕吟著「嗯——」

接著深入他的手指撥弄著我,開始抽插著,那愉悅使我拱起我的背「啊——」我抓緊沙發,當我高潮快感來襲,我夾緊我的雙腿,身體緊繃著呻吟「尢——嗯~呼~呼~」

他將我輕輕抱起放置在他的單人床上,脫下他的褲子低頭吻了我的下腹,然後快速爬到我身上,和我面對面的熱吻,我雙腿夾著他的臀部,將他的亢奮推進我「捂嗯——」他的吻掩蓋了我的呻吟聲。

我撐著上半身,看著他快速的抽動著的下體,我伸手輕捏他的睪丸,他「嗯!」一聲,他低頭吻著我,我說「你好棒——再大力一點,我要感受你」

他呼吸開始急促,喘著「呼呼——」猛力撞進,忽然伸手抓住我的脖子,我微微張口呻吟著,嘴角上揚的看著他「對——就是這樣,更多更多——」他抓起我的雙腿架在他肩上,抱著我的爽腿,更近的進入,快速的抽動讓他開始閉上眼,身體開始顫動著,就在一聲低吼後,他快速抽出,熱液塞滿滿的在保險套內。

我幫他把保險套脫下來,輕輕的碰觸,讓他一直呻吟「噢——啊啊——輕一點」

我在保險套上打個結,丟進垃圾桶。

那晚他抱著我睡著,他是大湯匙我是小湯匙。在那狹小的單人床,讓我們更貼近彼此,但在他睡著的時候,我依然睜著眼睛,想著法蘭克現在在幹嘛—是否有點想念我了?

伸手拿了手機,沒有訊息,失落的放回床頭櫃上。

這時躺在旁邊班傑明忽然說「妳在等誰電話?」

我轉身看著他「我以為你睡了——」

「我是睡了,但你手機螢幕刺到我了」

「真抱歉,那你快睡吧」

他伸手撥了我的頭髮,看著我「妳戀愛了——」

「戀愛?沒有啊——我沒有戀愛」

「我感覺得到你心不在焉」

「是嗎?我最近心情確實不好,但我沒有在談戀愛。」我摸著他的臉

他吻了我的手「妳知道嗎——我一直想著妳,就連我上著別人也是如此。」

那句話確實讓我的心揪了一下,他哪時候怎麼會說情話了,真撩人。

「是這樣嗎——」我懷疑的看著他

「你要我怎麼證明——」他快速翻身到我身上,高挺的亢奮順勢已經在私處的位置,不停的摩擦著。

「那就讓我感受,你有多麼想要我吧——」我嘴角上揚看著他

又是另一個激情,先用傳教士的方式,再用後背式收尾,他強烈的撞進讓我感受到他的慾望與佔有——我抓緊床頭板高吟,直到我高潮他才釋放他的熱液。

一大早我手機固定鬧鈴將我叫醒,我伸手關掉,真煩——又要上班了。我得回去換套衣服再去上班。

我轉身看著熟睡的班傑明,我撥了他的頭髮,吻了他的額頭。然後悄悄套上褲子,上衣依然穿著他的Tshirt,然後慢慢地關上門離開。

真方便,住對面而已,我走到對面就是我家了。

當我站在人行道的對面,看到對面等紅綠燈的車,嗯?那不是法蘭克的車嗎?他從停車場上上來,要去上班了吧。

一想到他說我是好朋友,就一肚子火。

啊!綠燈了!

我快速的走到對面,快回家換衣服!

當我在換衣服的時候,手機簡訊響了,喔!終於!是那木頭人——

“妳一大早去哪了?”

“做運動——”我回

“妳哪時候開始早上做運動?”

“前天”

他問“晚上要吃什麼?”

哼!當我開餐館喔——我現在煮給男朋友吃——抱歉——

我回“晚上有約”

“又有約?跟誰啊?”

”老朋友“

”妳挺多老朋友的“

”對啊——是該找新朋友了“

我多麼希望,他能告訴我“我想你”,或是有那麼一點點沒有我在他身邊而感到寂寞。

心裡不甘心的說「草——我又失戀了」

手術室當天手術是一位切除頸部腫瘤的大叔,我們的麻醉科醫師先打第一針「好——現在數到30」

他跟著數到30「這沒什麼啊——我絕對可以數到30」

麻醉科醫師阿肯說「放心,這將會是你最輩子喝過最好的瑪格麗特——」

當打第二針時不用幾秒的時間他開始眼睛半閉說「來了來了——」然後他就昏過去了

當他一睜開眼,手術已經結束了,已經過了五個小時,但對他來說,好像一瞬間的事情。

這位大叔非常的幽默,我們整形科醫師在他頸部稍微做修復。所以當他醒來的時候,他說「我感覺我的左臉變得更加年輕了」因為拉了一點皮

我撫掌大笑。

接下來又是大腿靜脈栓塞的大叔,我是二助,包紮過程,光扛著那隻腿,我的肩膀都快斷掉了。

再接下來是一位少女做卵巢囊腫切除,我們在她腹腔開了兩個小洞,用腹腔鏡一支吸煙,一支電燒剪,你吸我剪的遊戲。

把我累垮就是那幾天我想做的,這樣回家比較好睡。

走回家的路上,我順路買了一束玫瑰花,因為我覺得我值得取悅我自己,我不等人來逗我開心,我要多愛我自己。我決定明天週六我要去SPA,然後下午去找班傑明。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前面咖啡桌上的玫瑰花束發呆,瞬間發現我自己始終是一個孤獨的女人,又回到一個人吃飯的日子。

這時後電話響了,是馬龍白蘭度的照片,來電者“馬龍白蘭度”,是我弟弟蠢豬先生“傑米”

一接起電話,就是那句’三八婆“

翻了白眼「幹嘛啦——我心情很差,你屁快放」

「妳要吃控肉飯嗎?」

「幹嘛——你要拿給我吃嗎」

「對啊——我現在要去你那,可以吧——」

「來啊,順便珍珠奶茶給我」

「妳是豬喔——你以為我很閒嗎」說完那就掛了

我弟弟就是如此白目,所以到現在依然單身。如果要說渣男絕對是他無誤,我過去常收到他前女友的訊息,都是拜託我轉答,或是要我拜託我弟弟不要跟她分手。

女人也是挺可怕的,居然可以找到我的Instagram。傑米算是帥哥,曾經有同事在上班時間,用鉛筆畫了他的肖像。那招——真高招,有打動他一點點。

喜歡獨處,只要每天待在一起他很快就膩了,他也不想分享他的空間。不過他是我的好朋友之一,我們什麼都可以聊,包括性生活。

我們有想過,這輩子不會有人再愛上我們這對神經病姐弟,所以可能一起老死之類的計畫。

叮咚!他來了

門一開他把鞋子脫在門外,因為外面下雨,他會弄髒我的地板。

他直接走進廚房,放下便當袋「媽媽有打給你嗎?」

「沒有啊,打給我幹嘛?」

「她最近又在發神經了」

我笑著問「怎麼說?」

「她看到我上傳支持LGBT的內容,她私訊我,問我是不是同性戀」

「那你怎麼說?」

「拜託!當然說不是啊!你真的很白痴」

我從儲藏櫃裡拿了兩個碗出來和筷子「你長得挺像同志的其實」

傑米長相白皙,有雙大眼睛,高鼻子,很像混血兒,身材其實算不錯,路上回頭率高。

他問「你今天上班還好嗎?」

「很累——我想當作家」

「那媽媽應該會去自殺吧」

「哈哈可能!尤其是你——讓她那麼擔心」

我弟弟去英國學法律四年,回來後說「我不想當律師——」他要去非政府組織的公益團體,照顧受暴婦女。我媽媽聽了差點心梗。

「妳少推給我,你自己還不是一樣,都30了,還沒人要妳」

「你嘴可以再賤一點」

「晚上我不回家了,我要睡沙發——」他開了一瓶他帶過來的啤酒

「隨便你——但你要抽煙要出去抽,不能在裡面」

「知道啦——」

說完他就拿包菸和啤酒,走到露台抽煙。

吃完飯,我倒了一杯白酒到露台坐著陪他。

我嘆了一口氣說「我想我會很早死——」

「怎麼說?」他頭朝上吐了一口煙看著我

「我六十歲後可能就不能做愛了,就算可以,我身材已經變樣了,不再性感了」

「神經病——」

「你會上一個六十歲的女人嗎?」

「看長相——如果很正的話,我不介意啊」

「真的假的——那媽媽很多朋友啊,你隨意挑選」

「我說”看臉“好嗎——」

我弟弟喜歡年紀大的女人,28歲的他初戀是一個43的英國老師,那陣子他每天都跟我提到她,瘋狂到他問我如果他在門口等她下班,會不會很變態。確實很變態。

「傑米——」

「幹嘛?」

「我們來玩很久沒玩的遊戲好嗎?」

「什麼遊戲?」

「就是剪刀石頭布,輸的賞巴掌的遊戲」

「神經——我不要——我靠臉吃飯的」

「好啦——我們來玩幾拳就好。」

「妳是想打我而已吧——」

「我發現我現在心裡好空洞,需要一點刺激。」

「那我打你就好了啊,你幹嘛要打我」

「這樣就不好玩了啊,我會很輕的——」我睜大眼睛看著他「三拳就好」

「妳如果很大力,我會反擊!」

「好!沒問題——」

我坐到他前面「來囉!」一起喊「剪刀石頭布!」我”石頭“他”布“他贏

他搓搓手「看來妳願望要成真了,來囉」「啪!」一掌大力的打在我右臉上

我摸著我的右臉笑了「再來」“剪刀石頭布!“’「我贏!」我在他還沒準備下的狀態,甩了他一巴掌,他面目猙獰的看著我「這很大力!妳不說要輕輕的!」

「你剛那掌很大力!我只是反擊而已」

他不甘心的說「再來啊!」

接下來的賽局 我贏三他贏二,我們兩個的臉上都有掌痕,這是暴力的遊戲,其實很刺激很好玩,但一定要跟感情很好的人玩,因為很容易擦槍走火。

當天早上,有人按門鈴了,我大聲喊著「傑米去開門——不重要的話,說我不在。」

躺在沙發上睡覺的傑米,只穿一件四角褲和上衣去應門。

當他打開門,我能聽到的是「請問有事嗎?」

「琳恩在嗎?」

「她還在睡覺——你有什麼事嗎?」

「沒事了」

關門聲!

待續



在〈藍血情人 (15)〉中有 16 則留言

  1. 哈哈哈…
    沒遇到的事總是不知道如何處理
    等遇到就會知道怎麼做了
    會為母則強的!!
    晚安~我該睡了^^

  2. 極度怕蟑螂的我
    在小魔王還小的時候
    我也為了他 打死蟑螂
    只能說媽媽真偉大(自誇^^)

    1. 好厲害喔!! 我還是沒辦法——不然就相擁哭泣😢 (誰在來救救我們)當我孩子好像挺可憐的:P

    2. 當時我一邊尖叫 一邊打蟑螂
      不過我真的不敢拿衛生紙把屍體抓起來
      那觸感很噁心 令人頭皮發麻
      於是我去廁所拿了鐵的長夾子
      把牠丟進馬桶 拜拜囉~XD
      (#烤肉會用的鐵夾子!)

      1. 哈哈哈笑死我——我可能也是如此,不過就算用夾子我的手可能有觸電感。我無法——拉起布條🈲️止進入區。 門縫塞住,怕它跑出來,不然我會覺得他會跑到我的臉上。

  3. 法藍克看到你家有男人
    他要生氣氣了XD
    表面冷靜
    回家後可能怒摔杯子了

  4. 在家裡就只有爸爸不怕。老羊離開後,處理蟑螂就是小羊的責任了。

    1. 我一直想過這點,以後我有孩子的話,我必須要出來面對這隻蟑螂。可是我還是沒辦法——讓我孩子自己抓吧==

  5. 這次又是哪個小天使,在野獸日記和藍血情人劃線了?
    我看不到耶( ̄口 ̄)!! 汗
    請你們Email我或是Facebook message me 謝謝了!
    希望不是太大的錯誤,不然我就屎了。(>x<)

    XOXO

  6. 我猜按門鈴的是法蘭克,只有他才會那麼冷靜沒揍妳弟😂
    我跟我妹的感情也很好 ,呵呵呵都被朋友說我是妹控…

    1. < (‵▽′)> 哈哈哈
      哈哈他真的是有風度的人
      姊妹感情好真的很難得*\(^_^)/*

  7. 看到蟑螂怕的要命的你就想起我的妹妹, 她極度怕呢!記得有次她在洗澡時突然大叫後沒聲音了, 我以為她跌倒就立刻前去看, 誰知她說有隻大蟑螂在洗手檯上, 狂叫我要用漂白水淹死它, 不要打扁使內臟四散, 很髒哦!我立即無言, 念她有需要怕成這樣嗎?屍體都不怕就怕這小動物~她說毛骨悚然呢😑
    另外, 你兩姐弟感情真好, 連性事也可談, 在亞洲家庭應較難呢~

    1. 哈哈哈我能了解妳妹妹的感受,我也不想看到它爆漿。
      被打死的那塊,我絕對不會去踩到。
      我去年有赤腳採到蟑螂過,那天的叫聲有如家裡有人往生般的哀號。
      我舉起一隻腳原地跳動,等人來救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