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血情人(32)

相關圖片

某天晚上焦急的媽媽打過來

「法蘭克是有沒有打算結婚?妳都30歲了,如果人家沒那個意思就不要浪費時間」

「媽——我怎麼可能知道」

「沒有要結婚就是要玩而已啦,我跟妳說。」我媽媽有時候對我講話很酸言酸語

「妳幹嘛那麼急,況且我也沒有一定要嫁啊!」

「拜託——告訴妳啦女人過30就沒什麼價值了,妳最好不要在以為自己很多人追。」

我媽媽很喜歡威脅我,但這招對我沒效。

「沒有好嗎——」翻白眼

「妳不要只有一個男朋友,這樣太傻了,妳要多看看。」我媽要我劈腿的意思

「那是劈腿吧,我不能劈腿。」

「誰叫你劈腿,我叫你多看看,多看看的意思是多認識一些異性朋友」

當你很愛一個人的時候,又聽到父母這樣跟你說,難免會生氣。

「媽——拜託你,不要跟我說這些我也不知道的事情。」

「我只是要妳聰明一點,再五年妳都不知道你自己可不可以生」

翻白眼——超想掛電話「好啦——知道啦 我要掛了,妳今天講話很無言。」

掛完電話,整個心情超級鬱卒,我怎麼可能知道他有沒有要結婚的意思。

況且,他們家那麼在意血緣,不一定也無法接受我。我嘆了一口氣——

我帶著憂鬱的狀態到了他家,我隨口問問他。

「假如我們是在15.16世紀認識,我想我只能當你的情婦吧,如果你公爵的話」

他毫不思考的說「嗯——可能喔」

「因爲在那個時代,不會有公爵娶亞洲人的」

「我想我會為妳與其他反對的人抗爭,沒有人可以阻止我,阻止我者死」

這句話讓我哈哈大笑「你很誇張——我想我在那個年代,如果在英國,我只是賣麵包的或者是一個佣人」

「應該是。」

「那我們要如何遇到?」

「我去買麵包囉」

相關圖片

他的回答太直白讓我一直大笑「你要有劇情一點啊——像是我們在酒窖裡面偷情之類的」

「我想像力沒有妳那麼豐富」

「我想如果被發現,我會被吊死」

「嗯——有可能」

他那天跟我說,他們依然有蘇格蘭領土證明,他可以被封為勛爵,如果他想要依然可以在護照上加上頭銜「勛爵Lord」,但是我勸他不要做出那麼丟人的事情,而且他如果加了,我如果被叫勛爵夫人(Lady)會被笑的,哪有夫人是華人,這只會讓我顯得更低位。

整套故事,我一直想接「你有跟我結婚的打算嗎?」的暗示,但是我不敢問他,我怕給他壓力外,也怕我會失去他,我寧願不問,我覺得現在這樣子我已經很幸福了。

這時他看著我「妳幹嘛?擔心嗎?」

「擔心什麼?」

「我不知道,但我感覺妳有心事」

「沒有啊——我怕你哪一天對我膩了,把我丟一邊」

他嘴角上揚「那我肯定是瘋了,把我這生最幸運的事情,給丟棄了」然後伸手攬著我的肩膀,吻了我的額頭

「話說,我都不知道我是你第幾任女朋友呢」

他本來不怎麼想回答我,但後來被我逼問後,他說「第二任」

哇————這麼新鮮

「上一任是誰啊?你們在一起多久?」

「八年吧」

「這麼久!」我超級驚訝,原來他有段辛酸史「怎麼分手了?」

「她吸毒——」

多麼令人震驚的消息,超想看看那女的長什麼樣子,但他說沒有照片,都刪了。

不過能在一起八年也是挺厲害的,他們感情應該很深吧。

所以當他們分手後法蘭克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交女朋友,沒有穩定的關係,通常都是情人或者是床伴。

我也不知道他為何選擇我來當他穩定下來的對象,也許是我看起來很安穩?

之後他說不要再提到她了,他覺得那段感情不重要,也不值得去提。墨太太好像也不喜歡那個女的,因為不同宗教,她是摩門教。不過我也不會知道她會不會喜歡我,她是一個有禮貌的太太,就算對方是討厭的人,她也會很有禮貌,面色不改。

他看著焦慮的我,握起我的手輕啄了一下「不要露出那麼令人擔心的臉,我會擔心」

「那哪天你對我膩了怎辦——」

他咯咯笑「妳真的很愛胡思亂想,不會的——」

他身體前傾臉靠我很近,看著我的雙眼「我愛妳,沒有妳我也活不下去」對於不善於表達的他,這是他當時對我說過最感動的話。

當然——後來他也說不少,但這是第一次感動。

我不想再去猜他會不會跟我結婚還是其他讓我不安的事情了,我只想要好好在他身邊陪伴他。

相關圖片

待續



在〈藍血情人(32)〉中有 7 則留言

  1. 別擔心(抱)
    我好多了😜
    也許再閉關一陣子
    我就會回去找你和姬無雙了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