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血情人(33)

相關圖片

那陣子感覺法蘭克想要安我的心,還是我透露太多我的不安,我們做愛次數比過去還頻繁。

他會在我已經入睡的時候,拉低我的內褲,然後將我拖向他,在我半睡半醒的時候,側身抱著我,撫摸我的雙峰,戳揉我的乳頭,接著把我的右腿往後抬起放在他的腰間,這時我已經被他吵醒了「嗯?」

他什麼都沒說,握著他的亢奮在我私處摩擦著,當我已滋潤,他抓著我腰挺進我「啊——」我側躺在枕頭上低吟著。

他拉緊我的頭髮,將我拉向他和他熱吻「捂嗯」他起身掐著我的臀,快速的推送。

他猛烈撞進低吼著「我快受不了——啊——呼」當我的呻吟聲變得更加緊湊高吟,他低吼聲加快「啊——啊——」然後快速抽出,將熱液散在我臀上。

「hot kiss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當下真希望他在做這件事情以前,先戴上保險套,因為半夜我還要走去洗澡,真的是累死人了——

當然我不是每次都會答應他這種”霸道“的請求,我會把他的亢奮壓回內褲裡,然後抱著他,拍著他的背,安撫他快睡覺,不過他沒有那麼好安撫,他會一直搖已沈睡的我。

之後隔天早上他一臉陽光換發,而我一臉已入半棺,然後還問我「昨晚舒服嗎?」

相關圖片

其實我跟法蘭克如果一起逛街買東西,雖然我們是同時去,店家都會分開問我們「請問你需要幫忙嗎?」

因為我們看起來不像情侶。

最讓我傷心的事情是,某次我們一起逛街,他先去排隊結帳,我在他結帳以前再看看有什麼要買的,之後當我走到他後面,後面排隊的非裔婦女開始罵我「中國人就是這樣,愛插隊。」

相關圖片

住在國外久了,不管他們是不是說中國人壞話,還是其他亞洲國家的壞話,我都會不開心,因為都是華人。

其實這種事情也會同樣發生在亞洲部分人群,看到外國人就說他是教英文的或者是直接說他是美國人。其實最好的方式是問他是來自哪一個國家,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那次我聽了好傷心,後來我拍了法蘭克的手臂,他微微笑伸出手攬住我的肩膀。我只是想暗示我是跟法蘭克一起來的,並沒有插隊的意思,他們才尷尬的閉上嘴。不過我受傷了——我不是會插隊的那種人。

相關圖片

法蘭克非常注重穿著打扮,就連到一樓大廳拿東西,他也無法邋遢的下樓,一定會打扮好再下去。他對自己要求非常的高,衣服肯定是燙的非常整齊,顏色品味質料都是高標準,包括鞋子,都是打理的很乾淨,我想與家教有關係,因為他父母也是如此。

在一開始跟他出門,我很隨性,也會帶眼鏡出門,後來我發現我需要給法蘭克面子,因為他會遇到客戶或著認識的人,我需要把自己打理的配得上他。

所以跟他在一起後,我開始很認真的研究化妝,時尚和各種服飾四季搭配,當然他也希望我這麼做,他說我需要打扮的很好,這樣表示我的男人有經濟能力可以把我打理的很好。

我跟法蘭克媽媽最合的地方在逛街,只要一逛街我們可以像姊妹一樣,拉勾手,我可以從她逛街的方式,知道他們的品味,所以我也可以跟著他們培養我的品味。

相關圖片


墨太太有某種焦慮症,她不敢搭計程車,和普通交通工具,包括坐法蘭克的車子,她都會很焦慮,還會哭,她會抓緊手把一直禱告。就算法蘭克開車技術很好,她也是一樣焦慮。

所以每次跟她出門,她都要求專業開賓士的司機來載我們逛街,可是對我來說,車子的牌子與技術無關,我也不知道她這個邏輯思維哪裡來的。她一上車就會說「安全帶!安全帶!」確認大家都系上才可以,不系上她會哭的。

就連我在家裡點蠟燭,她總覺得我會把我家給燒了————

有時候讓我覺得,很幸福的人都怕死,反倒是不幸的人,對死無懼。

法蘭克算是一個很高冷的男人,要他說非常撩人的話——很難,雖然他也盡力了。

就在某天晚上,我們兩個躺在床上聊天,他快睡著了,但他很想去上廁所「啊——真討厭我又要站起來上廁所,但是好急!」

我開玩笑的說 「那你可以射在我嘴裡——」

他很震驚,這句話從一個優雅的女士嘴裡講出來「妳怎麼可以說這種話——」

白眼「你幹嘛那麼認真嘛——我在跟你玩耶」

後來他又發現,他自己太過認真,應該偶爾跟我調情,所以身體靠過來抱我「那好——讓我想一下我要回什麼」

「……」無言——憋笑中

「……….」他還在想,然後他說「我真的想不到我可以接什麼——」

「好吧——沒關係,你先去廁所好了」

我如果在網上論壇看到,一些特別的性愛,我也會傳給他看,問他要不要。

例如某天,我看到“舔屁眼“我就傳給他卡通版圖示,他回傳「不用,謝謝妳」

真是有禮貌的拒絕我,之後我就一直說「拜託嘛——試試看啊,你沒試過怎麼知道你不喜歡」

他會說「好啦——我考慮看看」

但後來做愛的時候,我再次提議,他又說「不要啦——下次。」

要一個那麼正經八百的人,做出舔屁眼的舉動,我想也不容易。

待續


在〈藍血情人(33)〉中有 5 則留言

  1. 老東尼我可是看過不少大風大浪, 你還有秘密未上貢吧 -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