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樂絲—下篇 (迷你篇)

離婚了,我們離婚了。他憤怒的說休想拿他半毛錢,他僅留給我的是公寓,那間冷清清的公寓。

剛開始我沒有工作,所以也無法支付安琪拉薪水,不過她偶爾會來看看我。

過沒多久我在紐約火車站地下街的花店找到一份工作,所以生活開銷上,還算過得去。

現在自己除了是失戀狀態以外,我已經自由了。

其實都已經活了40年,已經不是第一次談戀愛了。無論萊恩有沒有拿那筆錢,結果都很清楚的是他不愛我了。愛一個人不會不想見到她。我每天都想聽到他的聲音,我想抱抱他,好多次的衝動讓我想去找他,但後來發現,原來真正在戀愛的人,一直都是我自己而已。

如果他愛我,不應該讓我等待,更不應該讓我難過。

下雪天,我坐在紐約的中央公園的板凳上發呆,人來人往,跑步的人,遛狗的人,遊客,一個一個在我身邊擦身而過,我在想難道我的人生就是這樣子了嗎?真希望現在有一個強盜過來搶我錢包,順便殺了我,我願意給他我的所有,請他用最準確的槍法正中我的已碎的心。

回到公寓,我拍掉身上的雪,把大衣掛起。

洗完澡,我坐在梳妝台,看著自己的容顏。

我用手推了推眼角「皺紋呢——」我用力擠笑眼又忽然板著臉「其實也還好,有點皺紋才有成熟女人的魅力。」

隔天花市

當我蹲在地上整理剛送到的蘭鈴花時,忽然一個溫柔的男士聲音從後面傳來「蘭鈴花啊」

我趕緊站起來拍拍手,轉身看著他,是一位穿著黑色大衣的紳士,我笑著說「早啊先生,請問你需要幫忙嗎?」

他對我露出燦爛的微笑「早,妳知道蘭鈴花的花語嗎?」

「花語?」我才剛進入這個職場,我確實對花不是很了解,我心裡一直想著蘭鈴花有花語嗎?

他笑著說「蘭鈴花的花語是幸福即將到來」

「噢!是這樣啊,我都不知道呢」我大笑著

「給我一束蘭鈴花吧」他說

「噢好的!需要緞帶嗎?」

他思考了一下「緞帶啊,妳喜歡什麼顏色的?」

「我嗎?我覺得蘭鈴花很適合透明的玻璃紙和白色的緞帶,可以嗎?」

他對我微微笑「可以」

當我把花綁好遞給他的時候,他微微笑說「這是給你的」

「我?」這忽然地獻殷情,讓我不知所措,我已經幾百年沒收到花了。我當下開始吱吱嗚嗚「這….這是什麼意思?」

他咯咯笑「剛不是跟你說了,蘭鈴花的意思?是『幸福的開始』」

當他這麼一說,我的臉害羞的泛紅「謝謝你」

「祝妳今天開心女士,明天我會再過來買花的,明天我會買红色天竺葵。」

红色天竺葵?」

「是的,明天見」他對我眨了一眼後,離開了花市

當他離開的時候,我快速拿起手機Google了紅色天竺葵的花語,當我看到花語的時候,我的心跳怦怦亂跳,因為花語是”你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

好久沒有被追求,這種感覺真好,到處都看到彩虹,期待明天再次遇見他。

隔天他真的又來了,買了紅色天竺葵。

他說「天竺葵的花語妳知道嗎?」

「嗯——」我害羞的點點頭

他又露出燦爛的笑容「是嗎 」

他的笑容充滿能量,只要看到他的笑容,我當天心情都特別好,還有他的聲音,在我腦海揮之不去,如果可以我真想每天都聽見他跟我說聲「早安」。

那盆花也是送給我的,他那天跟我自我介紹,他叫”艾立克”,在附近的辦公大樓工作,他說他常常經過門口看到我,但一直找不到買花的理由,所以他查了花語,這樣才能接近我。」

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他在餐桌上凝視著我「在妳心裡,結婚對象應該是什麼樣子?」

一想到我之前的婚姻,讓我不想談起有關婚姻的話題,所以我敷衍了他「不曉得呢,我很難想像自己還有辦法找到真正適合我的對象。你呢?」

他深情的凝視著我「我想找一個有趣的靈魂,我們可以大笑著聊著天,想像著我們都忘了去接孩子下課。」

我大笑著「這太夢幻了」

這時他伸出手握著我放在餐桌上的手「並不夢幻,如果那個人是妳。」

我好感動的同時也好悲傷「艾立克——我不年輕了,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給你孩子呢」

「那我們可以一起遛狗」

我噗滋的笑了出來「你真的是」

「我知道有你在的人生,我應該會很幸福。」

我好想說(我也是),但是我只給他一個微笑。

不過現在我知道我的心,已經準備好再愛一次。

這次的花語是木棉花「珍惜眼前的幸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