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 (15)

翩翩 (15)

「Rachel Brosnahan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走到他辦公室的門,敲了兩下後開門進去。

「老闆你有事需要我幫忙嗎?」

「今天妳值班。」

「蛤?」值班?什麼東西啦,秘書還有值班的?我服務他阿公三年也從未值班過。

「有問題?」他嚴肅的看著我

「可以問一下,什麼原因需要值班嗎?」

「最近公司剛替換新系統,我需要妳把所有客戶的資料都輸入進去。」

「咦?那是我的工作嗎?」

「我讓妳做就做」

「是——」無奈的答應下來啊

當我正要走出去的時候,又被他叫住了「等等——」

「在我辦公室完成」

「什麼?」

他眼神移向旁邊的小桌「妳到那邊做就可以了,不需要回妳的位子」

我看了一下那小桌子,他是在逞罰我嗎?要我一整個下午都跟他待在一起?

他看我一臉猶豫的樣子「怎麼?不願意?」

「沒有沒有——我這就去把資料拿過來。」

我邊走回自己的位子,邊咒罵他「根本就是欺人太甚!幾千個客戶是要我打到什麼時候!」

我把客戶資料抱起,回到他的辦公室,一臉不情願的坐下。

「Rachel Brosnahan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他嘴角微微上揚看著我「怎麼?不開心?」

「沒有啊——」我嘴上說沒有,但臉上卻是愁眉苦臉

「沒有?那幹嘛好像受我欺負的樣子?」

你還知道你自己在欺負我啊?分明是故意的!

「我怎敢這麼想呢」

「要不以後就都坐在這個位子吧,這樣我好方便調教妳。」

我忽然轉頭看著他「不好吧!」

他笑著說「為什麼不好?妳是我秘書,坐在我辦公室裡面聽我指令,應該的吧?」

這是沒錯啦——但是這樣就變成監督了,我的生活會開始變得很壓抑。

「嗯——你說的也是」

「那下週我就請人把辦公桌搬進來吧。」

「嗯——」我非常不願意的,沈默中

那天到下午六點,我都還沒結束工作,令我意外的是,威廉一樣沒走,他依然陪著我坐在辦公室裡面。

我看著他「你不回去先吃飯嗎?」

他看著電腦螢幕說「不需要——」

「那你需要我去幫你買晚餐?」

他看著我「妳快結束了?」

「還有一半呢——」我一臉哀傷的看著他

「那就別做了吧,明天繼續——我們去吃飯吧」

「我不用今天完成嗎?」

「我沒要妳一天完成全部,走吧——我們去吃飯」

又要一起吃飯啊,而且是晚餐。

「那我叫一下陳先生吧!不知道他回家沒」

「我已經叫他先回去了」

「蛤?那你怎回家?」

「妳載我回去不就好了」說完他馬上站起來「走吧——我餓了」

我載他回去?!他怎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呢?令人難測的男人。

當我們一上車,我問他「想吃什麼呢老闆」

「下班了,叫我威廉就好。」

「喔——那威廉先生,想吃什麼?」

「隨便妳想吃什麼」

這時我忽然想到開日本料理店的子瀠「我們去吃日本料理吧!我朋友開的」

「好啊——那就去那吧」說完他就系上了安全帶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一上車就可以入睡,他是有多累嗎?到日本料理的路上,他一直沈睡著,車內安靜到可以聽見他溫和的呼吸聲,我常在等紅綠燈的時候轉頭看他,然後看太久都忘了已經綠燈了,後面的車子老是忽然按喇巴嚇到我「啊!真糟糕!又忘記是綠燈了。」

到達日本料理停車上時,我本來想要馬上叫他起來,但看他好像很累的樣子,我坐在車內等了二十分鐘都沒有叫醒他,我在車上用手機看漫畫。

「嗯?我睡著了嗎?」

他突然出聲音,我轉頭看他「你醒啦」

他雙手磨蹭著臉「啊——坐妳的車好像比較容易入睡」

「我這台金龜車嗎?」我呵呵笑

「對啊——不知道為什麼」他笑了一下

然後他說「我們下車吧!」

當我們一進去,馬上就看到站在櫃檯的子瀠「嗨!子瀠!我來吃飯了囉」

她嚇了一跳「歡迎光臨!」她走出來抱我一下「好意外妳今天不是一個人來」

然後推了我的肩膀「終於交男朋友啦」

這句話一點都不是悄悄話,威廉已經聽到了。

我趕緊解釋「這位是我老闆啦——」

「喔!是老闆啊——歡迎歡迎,進來坐吧!」

我們跟隨她的腳步,子瀠特地給我們小日式包廂的位子。

我看著菜單「要吃什麼呢————」

子瀠說「今天有鰻魚飯喔!」

這時威廉直接說「那就給我一份鰻魚飯吧!」

「好的!那需要小菜還是燒酒嗎?」說完她馬上輸入點菜機

「我開車不能喝酒——超可惜的」

「那我喝吧——給我一瓶熱清酒」

「咦?你不是說喝酒會降低智商嗎?」

他看著我說「我不認為我會有這個問題,那只是針對某些人而已。」

「Rachel Brosnahan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嘟了嘴「嗻」一聲,然後看著子瀠「我吃鯖魚定食吧」

「又是鯖魚定食,我今天試做蛋捲,要吃看看嗎?」

「好啊!那就幫我加一份吧!」我合上菜單

「好的!那你們請稍等」她笑了一下,然後關上了門。

這時屋內只剩下我和威廉,不知不覺變得很緊張。我低頭握著手中的熱麥茶。

「怎麼?在想什麼?」他忽然開口

我抬頭看他「嗯?沒有啊」

「妳前天去哪裡了?」

我想了一下前天我到底在幹嘛,好像是——和王醫師的夜晚約會吧?

「跟朋友去吃晚餐啦」

「喔?哪個朋友?」

幹嘛問那麼多?老闆管道我私事來了嗎?「就——恰吉的獸醫啊」

「獸醫?他找你吃飯幹嘛?」

「沒什麼特別的啊,他就上次去我媽媽家吃飯,然後補請我一次晚餐而已」

他挑眉看著我「你們關係好到他已經去你媽媽家吃飯?」

「也沒有那麼好啦——我媽媽只是在幫我相親而已」

這時他噗滋的大笑出來「哈哈哈什麼年代了,還有相親!」

「對啊——好笑吧」我無奈的喝一口茶

「所以妳喜歡他嗎?」他的笑容忽然不見了,讓我又開始緊張了

「喜歡?他是不錯——但我沒有要交往的意思」

「那個吻痕是他用的嗎?」

我睜大眼睛摸了一下我的脖子「這——這不是吻痕啦」眼神開始避開他

「為什麼不跟他交往?」

「因為我已經習慣一個人生活了,感覺也不需要男朋友」

我想趕緊轉移話題,不讓他再繼續問我的私事「對了!你有其他家屬住在台灣嗎?」

「沒有——他們都是早期移民到美國了。」

「你的意思是——你在台灣沒有其他熟人?」

「應該是這樣」

喔——我的心,開始同情這位惡魔。

「那不無聊嗎?假日都在家?」

「怎麼?忽然關心我了」他嘴角上揚凝視著我

「我當然會關心你啊」

「為什麼?」他繼續問我

為什麼呢?我為什麼要關心他呢?理由好像也不是很明白,所以我說「因為你是我老闆啊」

「Rachel Brosnahan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他挑眉「就這樣?」

「應該吧?」

他好像露出有點失落的樣子,難道我說錯了嗎?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帶你出去走走」我弱弱的說

他直接說「好」

「你願意?」

「對啊——怎麼妳馬上反悔了嗎?」

「沒有沒有——我很樂意」我搔搔頭

叩叩!門外子瀠的聲音「餐來囉——」然後拉開門。子瀠跪坐在塔塔米上,一一遞上我們的菜。

當鰻魚飯遞上時,我驚呼了一聲「哇——那看起來好好吃」

威廉拿起筷子看著我「要吃一口?」

「喔!不用不用——」

接著子瀠把菜都遞上後說「請慢用——待會甜點就算我的吧」她對我們拋了媚眼

「謝謝妳子瀠」

「要常來喔——老闆」她笑著看著威廉

威廉露出燦爛的微笑「嗯!好的!謝謝妳」

子瀠收起端盤後,拉上門。

「她人挺好的——」威廉倒了一杯清酒說

「嗯——我也是不久以前才認識她。我們常一起運動」

「妳做什麼運動?」他問

「去健身房啊,有時候他們會有不同的課程,我下班就會過去」

話說完,我又拿起手機拍了一張美食照,然後一樣傳給Mr.M。

這時威廉的手機又響了,我皺眉看著他「怎每次都那麼巧,我傳簡訊後你手機同時就響了?」

威廉又將手機翻蓋「吃妳的——這是我的私事」

「喔」問問都不行喔,我低頭吃我的鯖魚飯。

我們一直沈默的吃飯,我心不在焉的吃,忽然間!我吃進一口魚刺,我咳了一聲「喀!」摀著嘴巴

他抬頭看我「怎麼了?」

我面有難色的摸著我的喉嚨。

待续


2 thoughts on “翩翩 (15)

  1. 覺得喝清酒的男人很有魅力呢,比起威士忌我覺得和清酒的男人我更喜歡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