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 (16)

翩翩 (16)

「girl choke food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面有難色的摸著我的喉嚨。

「是魚刺嗎?」

我一直點頭,然後伸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但那根刺依然再我的喉嚨,我焦急的拿起手機,用自拍模式照著我的喉嚨,試圖找出魚刺的位置,但是太裡面了。

「girl choke food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威廉起身走到我的面前蹲下「給我看看」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然後摀著嘴巴揮手,暗示他這樣很難為情,因為我嘴裡有食物的味道。

他用著命令的語氣「給我看!」

我放下手張開口看著他,用手指伸進我嘴裡暗示他位置。

他拿起手機開了閃光燈照了我的喉嚨「我看看」

當他專注看著我的口腔時,我凝視著他,他靠的我好近,我都能聞到他身上古龍水的味道。

他眼神忽然移到我的視線,嚇了我一跳!我害羞的馬上躲開。

他說「我好像有看到,我這就把他勾出來」當他正準備將手指伸進我嘴裡時

我抓住他的手「不要——太噁心了」

「又沒關係,不然妳要怎樣弄出來?」

「口香糖?黏在手指上,把它黏出來之類的」

「那更噁吧?我弄完再去洗手就好,嘴巴打開」他看著我說

「不好意思——那就——麻煩你了」我又張開口「啊——」看著他

他的手指不停的在我嘴裡攪動,讓我好害羞,我用喉嚨發出聲音「有嗎?」

「快了快了」

這時他忽然更深入壓到我的舌根,我馬上摀住我的嘴(天啊!我要吐了————)

我快速站起來,拉開門,跑去廁所。

幸運的是,那根刺在我嘔吐的時候,順著流出來了。我漲紅著臉喘著氣,在洗手台瘋狂的漱口。

我抽了幾張擦手紙,擦擦我的嘴巴,開門走出去。

我愣了一下,威廉站在女廁門口!「你怎麼在這?」

「我來確認妳有沒有好一點,對不起我深太進去了」

他剛講完這句話,剛好被正要進去女廁的客人聽到,看了我們一眼。

我顏面失禁(誤會大了!)

我急著離開趕緊說「不不——沒事,我已經把刺吐出來了。非常謝謝你」

「真的嗎?那太好了!」他鬆了一口氣

我們一起走回包廂。真是驚呼一場——

當他坐下的時候說「魚給我吧!」

「你要吃?」

「我幫妳把刺挑出來」

什麼?這麼貼心——我的心跳再次瘋狂跳起,這已經超出秘書與老闆的關係了吧?太曖昧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太麻煩你了」

「怎會?拿給我吧」他剛說完就直接伸手將我眼前的鯖魚端走

「謝謝你」

他邊用筷子挑刺邊說「妳先吃其他的吧,還是叫別的?」

「不用——剛剛的嘔吐讓我有點沒胃口」

「妳吃魚的時候,應該仔細點。」

「嗯——」

「好了拿去吧!」他將魚刺分離後,端到我眼前

我馬上接著「謝謝你」我看著眼前的鯖魚,這輩子還沒有被男人如此對待過呢,他真貼心。

「我是妳救命恩人,妳要補償我」

「嗯?補償?」我抬頭看著他

「是啊——妳以為我是免費的嗎?」他又露出高傲的樣子

「girl choke food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那你想要什麼?」

「假日我們去台北逛逛,爬象山還是去郊遊之類的」

「蛤——戶外活動啊,我討厭戶外活動」

「不然妳要來我家嗎?」

他忽然的邀約,讓我心揪了一下。

「你——你家?」

「對啊——妳不是不喜歡戶外?」

「這樣很奇怪吧?去你家幹嘛?」

「隨便妳想幹嘛啊」他說完後露出壞笑的眼神「怎麼怕我吃了妳?」

「怎…怎..怎麼可能會怕」我吱吱嗚嗚地說

「那就來我家吧,既然妳不想出門」

「嗯——好啊」我其實也想去他家看看,所以我答應了

總感覺經過今晚,我和我老闆的關係,變得有點模糊不清,感覺好像關係比以前更好,卻又不是曖昧的關係,也說不上是朋友,那到底是什麼關係?我腦子一片混亂。

睡前我一直在想,為什麼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的心總是不時的瘋狂跳動,難道是我喜歡他?

雖說我並不討厭他,但我又不想要改變我現在穩定的現狀,如果我戀愛了,表示我的日子即將陷入灰暗,我不想要這樣。

我伸手抱著枕頭,埋頭大叫「啊——————」這絕對不是戀愛!

那晚我失眠了,我帶著兩圈黑眼圈上班,有氣無力的走進威廉的辦公室「早啊老闆」然後打了哈欠

他抬頭瞧我一眼「沒睡好?」

我看了他一眼(還不都是你害的!)我呵呵笑「對啊——不知道為什麼」

我坐在他為我設的新辦公桌「這位子挺好的」我坐在那椅子上旋轉了一圈

他忽然說「今天妳打完剩下的資料,就先走吧」

「嗯?為什麼?」

「回家補眠,沒有精神如何認真工作?妳就回家吧」

「那你怎麼辦?」

他露齒一笑雙手交叉看著我「妳把妳自己看的挺重要的嘛——只是半天而已,我沒有妳在也沒關係,更何況明天我們有約不是嗎?」

有約?(啊!對了,我說過要去他家,真快——明天就是週六了。)

我搔搔頭「好吧!謝謝你老闆」

「嗯———」

「那我就先幫你訂中餐吧,吃完我再離開」

「嗯——可以」

好像至從昨晚,我和老闆的關係變得比較親近,讓我輕鬆不少。

至於這個已經和我發生關係的王醫師,似乎搞不清楚我那天的意思,他似乎以為我們正在交往,常常傳甜言蜜語以及關心的簡訊給我,尤其是睡前的晚安電話。我必須要把這段關係解釋清楚,如果他想交往的話,那就必須結束這段關係。

因為提早下班,所以順路經過了寵物診所,當他看見我的探班,高興的脫下口罩看著我「妳怎麼來了?」

「我提早下班阿,怎麼?不能來嗎?」我靠近他伸手在他胸口畫個圈

他抓住我的手「妳是因為想我了嗎?」說完凝視著我的唇

我抽出手「隨便你怎麼想」把診室門關起來鎖上

他笑了一下「妳幹嘛?我還在上班呢」

我淺笑了一下,走到他面前蹲下來,拉開他的拉鍊,抽出他的亢奮,我雙眼凝視著他,當我上下磨蹭著亢奮的時候,他興奮的微微張開口低吼著,輕撫我的頭髮「我想要妳」。

我嘴角上揚的看著他,然後把亢奮含在我的嘴裡,用著我的舌頭不停的來回挑撥著,在我一次又一次抽動,他忽然將我的頭壓制住,將熱液射進我的口中,我將熱液吞入,對他笑了一下,然後擦乾我的嘴角。

他笑著喘著氣「哇嗚--妳每天都會來嗎?」

這時我站起來,看著他「王醫師,有件事情我們需要搞清楚,就是…..我跟你的關係,就是這樣的關係,沒有別的。」

他聽到我這麼說,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什麼意思?]

我提起手提包看著他「我想我說的很清楚」說完我就離開了診間

「Rachel Brosnahan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待续

2 thoughts on “翩翩 (1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