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的開始 (下)

婚外情的開始 (下)

我和川燁做愛了,我無法去解釋那種感覺——幸福和痛苦交錯。

第一次做完當天,如果一想到他,心就會揪住,腦海中飄過我們做愛的每段情節。他溫柔的呵護,與我高潮的瞬間,只要一想到他,就使我熱血沸騰。

當然————不內疚是假的,原本對隆希的暴躁脾氣無法忍受,總是和他大吵,不過現在我會開始靜靜的看著他發洩怒氣,就包括做家事,我也不再抱怨,反倒是做的很開心,只要想到川燁,我做什麼都很開心。

矛盾的我,又會在洗澡的時候,偷偷哭泣,哭泣的原因是我依然卡在這令人窒息的婚姻,川燁的出現像一個拯救我生命的療癒師,我不要他對我的承諾,只想要他陪伴我度過這個悲慘的日子,所以我從來不管他的行蹤或者是跟其他人曖昧,或更深入的關係。

不曉得外遇的人,想法是否跟我一樣,我一直在替婚外情找藉口,明明知道這是錯的,但我找到合理的藉口讓我外遇的事情,變成理所當然。

就在某天,我經過了教堂⛪️,平時沒有空做禮拜的我,忽然有空了,從教堂門口瞄了一眼,看裡頭沒有人才走進去。

當我走進空蕩無人的教堂,我都能聽見我高跟鞋叩叩叩的腳步聲,我走進長椅上靜靜的在心裡懺悔。

(仁慈的天父,請原諒我的罪,我已無臉面對你,我別無所求……請你….) 我開始低頭落淚,啜泣著。

這時候有一雙溫柔的手,觸碰我的肩膀。

我趕緊抹去眼淚,抬頭看看是誰?

(是修女)

她慈顏善目,雖然她沒有說什麼,只說了一句「怎麼拉——孩子」

我開始痛哭失聲,她只有靜靜的坐在旁邊看著我哭,柔軟的手掌輕撫我的背。

當我靜下來後,我問「修女,做錯事都會下地獄嗎?這樣太難了,誰不做錯事。」

「妳要跟我談談嗎?」她拿了一張衛生紙給我

我接去衛生紙,微微笑拭淚「謝謝」,我低著頭雙手放在膝上捲著手中的衛生紙「修女——我一直不明白,如果說殺人放火下地獄很合理,但說謊要下地獄,離婚也不行,無性生活後外遇也會下地獄,那造成外遇的本身的人,就不需要負責任嗎?要當一個完美的好人,真的很難,與其說很難,不如說根本不可能!」我激動的胡言亂語

溫然的修女露出仁慈的笑容,輕輕說著「耶穌會原諒妳的,只要妳真心懺悔,不會下地獄的,孩子。」

「祂會原諒嗎?是真的嗎——我無法捨離,我同時愛著這兩個人」說完又一陣鼻酸

「他們同時出現必有原因,這也是耶穌安排讓你們遇見彼此,天父會愛妳,無論妳是什麼樣子,祂都愛妳的。愛人不是錯的——每一件事情都會有最終結果,不會讓妳在這問題糾結太久,順著神的安排,就會是最好的安排。」

「嗯….嗯….知道了」

這次一哭,真把我忍了很久的眼淚,一次爆發出來,第一次說出自己外遇的對象居然是教堂的修女,我想她應該不會說出去。

我也沒想過事情來的那麼快,就在早上聽修女說(順著神的安排,事情都會有最終的結果。)

但來的太快了————

耶穌帶走了我的丈夫,他當天下午出車禍了,我感覺得到我的心臟撕裂般的痛苦,每深吸一口氣都讓我窒息的想哭。

(停屍間)

我站在棺材旁邊,看著冰冷的老公靜靜的落淚,哽咽的說(天父,你搞錯了,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不是這樣的————)

原來我失去他後,我也不會選擇第二個。

我老公讓我生活無憂,讓我有閑時間能談戀愛,我自責的這麼想著。我原本想也許我可以跟他去看婚姻諮詢的,我都已經找好診所了,因為我還沒放棄這段婚姻,我相只要還有愛,我們都可以一起改變的。

無論我是怎麼想——到最後都不在重要了,他走了,就算我還想見他一面,都沒有辦法了。

(過兩年後…..)

當天下午,天氣溼冷。

我沒有想到我還能再遇見他(川燁),而且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書店。

他看我的眼神,一樣溫柔,他第一句話是「這是妳要找的書嗎?」

那個微笑依然燦爛。

我看了他手上的書“戀愛占卜”

我抿嘴笑了一下「我想這本比較適合我」我隨手抽出架上的一本書“孤獨也是一種享受”

他搔搔頭「這樣啊——那我可以就坐在你旁邊,安靜得不說話嗎?」

「不行——」我微微笑婉拒他,然後轉身離開

「等等!」

我回頭「還有事嗎?」

「我很想妳——」他的眼神令我心疼,那是多麼的悲傷。

他走靠近我,眼神深邃的凝視著我「我知道妳現在無法接受我,但是我的心跟妳一樣痛,妳失去他,我失去妳——我的心痛到快爆炸,妳知道嗎?」

聽到他這麼說,我一陣鼻酸,眼眶泛淚的點頭「嗯——嗯——我知道,我也沒想到會這樣。」

他伸手拭去我眼角的淚,說著「妳不用馬上答應我,但最少讓我接近妳,陪在妳身邊。讓我還能見到妳就好——」

「川燁——不能讓隆希得死促成我們的戀愛,這樣太卑鄙了。」

「那要等多久——」

「不要等了————我們沒有可能了,跟你在一起我就想到他。」我眼神憔悴的凝視著他

我伸手摸了川燁的臉頰「只是時間到了,緣份剛好結束了」

川燁閉上眼睛臉頰磨蹭著我的手掌「我不要結束——我好想你——」

我緩緩抽開手「川燁——」

他忽然抓著我的手「不要走——」

「我現在活著跟死一樣,我怎有感覺再去愛人」我低頭說著「放手吧——」

我不敢再抬起頭看著他,我怕我看到他受傷的雙眼我會捨不得離開,所以鬆開手後就離開書店。

我感受到孤獨,是我正走在這人潮擁擠的街上,留著淚,沒人在意我流淚的原因,大家都只是擦身而過的陌生人,包括那個曾經跟我在床上翻滾的男人,也是我人生旅途中的過客,最終他也會下車。

最後也是剩我一個人,努力的把我的人生過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