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 (26)

翩翩 (26)

「妳——」王靜吱吱嗚嗚的站在原地

我拉起威廉的手伸進我的深V襯衫內「這男人只想要我一個,難道妳看不出來嗎?」

我壞笑的看著王靜,然後在她面前和威廉熱吻。

我們忘情的熱吻,直到我聽到王靜用力的關上門,才緩緩地抬起頭看著威廉「你真是壞透了」

「妳才壞——」他隔著衣服輕撫我的乳頭

「這讓我嫉妒的要死」我聞著威廉的脖子

「妳有自信的樣子,讓我著迷」他撩起我的裙子,拉下我的內褲「我現在要妳」

我抬起腿跨坐在他身上,快速解開他的皮帶,掏出他早已腫脹的亢奮,然後坐入。

他捧著我的臀上下抽動著「啊——威廉」當他聽到我的呻吟聲,呼吸開始急促,將我抱起放在辦公桌上,他壓制我的雙腿,快速的推進「尢尢尢尢尢——」我雙腿興奮的夾緊在他的腰間,當高潮來襲時我拱起背大聲的呻吟著「啊——」我全身肌肉緊繃著,喘著氣雙手無力的攤在桌上。這時威廉壞笑的看著我,開始放慢速度,前俯舔著我的雙峰,緊接著他挺起身猛力撞進「啊!」低吼一聲將熱液射進我的身體裡。

他將我拉起,抱緊我「我愛妳」

我露出淡淡的笑容,輕撫他的臉「我也愛你」

是的——我愛著個男人,我第一次想要佔有一個男人,那個人就是威廉,我準備要愛了。

人家說嫉妒之火足以燒毀整座山,千算萬算我沒有想到王靜對威廉的愛,足以讓她有了殺機!也許這次我做的太過火了。

她趁著我要走到對面的咖啡廳的時候,快車穿梭的瞬間,她推了我一把「碰!」一聲!那瞬間我飛了起來,瞬間快速翻轉我看到了天空,接下聽到的是尖叫聲,我全身動彈不了,看著天空微微笑「我的人生結束了嗎?」眼前忽然暗了下來,我想著(媽媽,小梅,威廉,恰吉)。

我不知道我沈睡了多久,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看到我媽媽坐在我身邊,我輕輕的叫著「媽——」

媽媽忽然站了起來「翩翩!是媽媽!」我看著她笑了一下,然後她大聲叫著「醫生!」

我皺著眉輕聲說「媽——妳叫太大聲了!」

這時忽然有一個英俊的男子抓著我的手,我驚嚇的抽回手「你幹嘛——」我害羞的別過臉

「翩翩——是我!」

「你怎麼知道我叫翩翩?」我看著那男子

那男子在我面前流淚了「翩翩我是威廉」

「威廉?」我認識他嗎?該不會是我曾經上過的人吧?可是我通常對帥哥過目不忘的

我想了半天,認真的看著他「我們做過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一聽到我這麼說開始大哭了。

我焦急的看著他「你長那麼帥,哭就不好看了,別哭了好嗎?」

醫生和護士焦急的進來,檢查我的瞳孔和血壓。大概知道我出了一場車禍,好像是腦損傷,我的大腿和雙手骨折,醫生說半年就可以慢慢恢復,之後復健就可以了。

至於我的記憶,只記到喬納森退休後,我正準備去接新的總裁。

我慢慢坐起跟我媽媽說「媽媽鏡子給我」我真心祈禱我的臉依然美麗

我接上鏡子,看到我額頭右上角有一道疤痕,我開始眼眶泛淚「哪個王八蛋撞了我!」

那帥哥抓著我手「警察把推妳的人關起來了,不要擔心!」

我害羞的把手抽開「我不認識你,可以不要這樣碰我嗎?」

他又開始哭了。

我心裡想著,有人推我?我難道惹到誰了嗎?怎麼會有這麼邪惡的人。

這時我看到我媽媽抱著一個小女孩,我笑著看著她「媽!妳哪時候偷生的」

不知道我又說錯什麼了,我媽媽一聽到我這麼說也哭了。

「媽——幹嘛哭?」

她將那女孩抱到我面前「翩翩——妳喪失了一年多的記憶,我們可以慢慢找回來,但是妳絕對要記得她是妳女兒『小梅』名字叫利茲 邁克斯威爾」

我一聽到那女孩的姓氏,我驚訝的瞪大眼睛「我跟喬納森先生做愛了嗎?!」

這時旁邊男人大笑了「翩翩——這是我們兩個的孩子,喬納森是我爺爺」

我們的——孩子?我跟這英俊的男人做了?還生了孩子?怎麼可能?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的單身之旅已經結束了嗎?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