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 (27)

翩翩 (27)

「GIRL SHY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害羞的看著那男人「我們有結婚嗎?」

他露出溫柔的微笑「還沒——但我當時正準備要求婚的。」

「我錯過了嗎?」我看著那男人

「沒有——我這輩子只愛妳一人」他拉起我的手,輕啄了一下

「恰吉呢?」我四處瞻望這

「他在家等妳喔」

「家?我們有家嗎?那我的家呢?」我那可愛的公寓呢?

「我們住在一起喔,有一個很可愛的家,和小梅一起」

「可是——我記不起來你是誰」

「沒關係——我們慢慢來好嗎?」

我對他點點頭。然後我看向那小女孩「媽——我可以抱她嗎?」

當我抱著那女孩,我有種熟悉的溫暖,有種她是屬於我的一部分的感覺,我不知不覺的流下眼淚看著她「小梅——」

她的小手摸了我的眼睛「媽媽」

我抱緊她「天阿——我女兒是嬰兒屆的模特兒!好可愛」

「她剛出生的時候,妳也這麼說的喔」威廉看著我說

出院的時候,我跟著我媽媽走,我媽媽回頭看我「妳跟過來幹嘛?妳要回你家啊!」

我瞪了她一眼「媽——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他對我來說是陌生人」

「妳都幫人生孩子了,什麼陌生人!快回去」

這時威廉走到我旁邊攙扶我「翩翩——我們回家吧!」

然後他向我媽媽「翩翩媽媽,小梅先麻煩妳照顧了!」

「沒問題,你們趕快回家休息」媽媽把小梅放進嬰兒座上

一路上我都沒有說話,他長得太英俊了我不好意思看著他,我總是看著窗外。

「GIRL SHY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當司機為我開門的時候,我下車看著眼前的日式大宅「這是我家?」

威廉溫柔的攙扶我「是我們家!」

我像個陌生的客人進了家門,我站在原地瞻望四周,好陌生,我一點都想不起來。

他輕拍我的肩「怎麼了?進來吧——」他露出燦爛的微笑

「嗯——打擾了」

「口渴嗎?想喝什麼?」

我彆扭的坐在沙發上「水就可以了,謝謝」

在他去拿水的時候,我站起來拿起置物櫃上的相框,照片裡面是我們三個和恰吉哥,我們真的是家人,這時我聽到「喵——喵—」的聲音,我低下頭看到恰吉哥在我腳邊磨蹭著,我興奮的抱起他「小恰吉!我好想你喔」我用臉磨蹭著恰吉,怎感覺恰吉變胖了,抱起來變得很吃力。

我對著走向我的威廉說「你們給他吃了什麼?他變好胖」

「是妳喂他吃的,好像叫『高級皇家魚罐頭』,妳是這麼說的」

我把恰吉抱在我面前「吃那麼好喔!恰吉哥」

「來——妳的水」

「喔好——謝謝」

威廉帶我重新認識了“我們的家”,我跟在他的後面,他一一跟我解釋廚房在哪裡,小梅的房間,還有我的工作室,他的工作室,還有美麗的庭園,當我們走到臥室的時候,他說「這是我們的房間」

我吱吱嗚嗚地說「我能有自己的房間嗎?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妳不跟我睡在一起嗎?」

我害羞的別過臉「可是我不認識你」

「沒關係——我睡客房吧」

我趕緊抬頭「不不——我睡客房,我堅持睡客房!」我認真的看著他

「怎感覺妳車禍後,怎變得那麼害臊?」

「我以前不是這樣嗎?」

「完全不是」

「那是怎樣的呢?」

他沈默了一下「以前挺有主見的,很愛大笑」

「嗯——」會不會他不喜歡現在的我?

「妳要不要洗個澡,今天好好在家休息吧」

我問「我還在同一間公司嗎?」

「在啊,妳是我的秘書」

「咦?真的嗎?所以是——我勾引你嗎?」

他聽到我這麼說,大笑了「不是——是我被妳迷倒了」

「是這樣的嗎?」真讓我害羞

「不要擔心,妳隨時都可以回來上班。好嗎?」他雙手溫柔地搭在我肩上

「嗯——謝謝你」他好溫柔喔

當我打開衣櫃挑選睡衣的時候(怎麼每一件都那麼騷啊?我以前這麼騷嗎?還是這是威廉喜歡的類型?我現在沒辦法穿這樣的睡衣,太尷尬了)最後我挑了一件最樸素的細肩帶上衣和灰色棉質長褲。

「GIRL SHY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走到浴室準備脫衣服的時候,發現我的患側使我無法舉起手,所以我整個卡到一半。怎麼辦?我該叫他過來嗎?

這時浴室門「叩叩!」

我嚇了一跳問「怎麼了嗎?」

「需要幫忙嗎?」

「嗯——需要」

「那我進去囉」

當我打開門的時候,轉頭看他,他居然閉起眼睛走進來,挺正人君子的嘛。

我害羞的說「那個——我上衣沒辦法脫掉」

他為我脫去上衣的動作,非常的流利,可見他常常幫我脫衣服的樣子。

脫完上衣他又問「還有嗎?」

我轉身說「我內衣後面的扣子」然後我又回頭看他有沒有閉起眼睛

他嘴角上揚的將手往前伸解開我的內衣,這時他忽然抱著我!「翩翩——我好想你」

被他這一抱我嚇了一跳「威廉先生!不要這樣子」我用肩膀推了他一下

「抱歉——」他露出令人心疼的笑容,然後為我關上門

這是怎麼了?剛被他抱著的時候,我的心跳不停的砰砰跳,緊張的無法呼吸。

洗完澡後,在我走回客房的路上,看見威廉坐在客廳裡看書,當他聽見腳步聲的時候抬起頭「洗好了嗎?」

我點點頭「嗯——謝謝你」

「那妳要睡了嗎?」

「嗯——我要睡了」

他露出溫柔的笑容「晚安」

我對他微微笑「嗯——晚安」

那晚我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著,我一直努力想起過去,在喬納森先生退休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