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 (30)

翩翩 (30)

我一臉無辜的看著他「裝?裝什麼?」

「妳全部都想起來了吧」他嘴角上揚看著我

繼續裝無辜「什麼意思?我什麼都記不得了」

「是這樣嗎?」

「嗯——」

「那我就幫妳想起來吧」

「什麼?」我睜大眼睛看著他

他一臉壞笑的看著我,快速將我褲子拉下。

我緊張的夾緊雙腿「你要幹嘛啦,幹嘛脫我褲子!」

「逞罰妳」

他敞開我的雙腿,將頭埋向我的私處,開始吸允著,我叫了一聲「啊!」閉上眼睛

(天阿——好久沒有做愛了!他好棒——)

我輕撫他的頭髮,他抬頭看著我「想起來了嗎?」

我笑著看著他「還沒——可能還要更多」

在他起身忽然挺入瞬間,我們一起閉上眼睛「天啊——我好想你(妳)」

這次的意外,很慶幸恢復了記憶,但常常出現偏頭痛的症狀,我手部的關節常常因為天氣變化感到痠痛,或者是無法提重物,不過——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的好友丹尼爾常常用我失憶的故事來取笑我。

那天我們約在酒吧

「妳應該已經忘了,妳自己把性愛影片上傳的事情了吧?」

我驚慌的說「什麼!有這種事!是跟誰的!」

他大笑拍桌「騙你的啦!」

「你很可惡耶——怎麼可以騙我」

「好啦——我認真的跟妳說,妳有一次偷偷告訴我,小梅爸爸是王醫師的。」

「最好是——」

這時丹尼爾認真的看著我「我就知道妳不相信——」

我瞪大眼「是真的?」

「也是騙妳的啦」他又大笑了

「你真的很賤——我怎把你給忘了」

我跟丹尼爾從高一開始就是好朋友,因為我們不想早上站在大太陽下聽演講,所以我們一起參加樂隊,可以一直在屋簷下彈奏著頒獎樂曲。

他喝了一口威士忌看著我「我還在想妳會不會死掉」

「我如果死了,記得偶爾幫我看看我媽媽還有小梅」

「好的!沒問題,還有什麼心願?」

拳頭硬了看著他「這樣而已還有什麼?」

「例如跟帥哥做愛之類的?」

我翻了白眼「我都死了跟誰做愛」

「妳能過來上我的身,我幫你去跟他們做愛」

憋笑看著他「你來亂的嗎?」

他大笑著「神交的意思!」

後來我們沈默了一會,他問我「所以你現在跟那個威廉是什麼關係?」

「我也不怎清楚——我好像愛他,但我又想我也許只是習慣而已。」

「妳失憶的時候,他一直在妳身邊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啊」我搖了手中的馬丁尼「可是我總想著我過去一個人自在的生活」

「難免的——他也沒有綁著妳的生活,妳現在也挺自由的啊」

「也是——我發現就算有了小梅,我好像也過的挺自在的。我媽媽帶小梅帶的很開心」

「所以是什麼問題?」

「我覺得是———我不安於室」

「那妳就別結婚了」

「嗯——我也這麼想,我覺得現在的感情狀態挺好的」

「妳不怕威廉愛上其他人?」

「如果真的如此就讓他走,我能怎樣?」

「妳看的挺開的嘛」

這時我發現有一個餘光一直盯著我,我看了過去(是酒吧裡面的酒保,在一開始進來的時候他一直對我拋媚眼,看來他餓了。)

我把頭移到丹尼爾耳邊「那個酒保,從剛剛一直在看我」

丹尼爾挑了眉「嗯?是嗎?我以為他在看我」

我大笑了「哈哈哈哈——好吧,那可能我會錯意了」

「妳真的很多情——」

「是吧——我享受被追求的感覺,但心只給一個人」

不得不說,我依然想念屬於我一個人的舊家,我懷念獨處的日子。

那晚回到家,我看到威廉睡著在沙發上,他應該在等我回家吧。我靜悄悄的坐到他身邊,看著他的睡臉,伸手摸了他濃密的眉毛,還有嘴唇。

他緩緩睜開眼「妳回來啦」

我點點頭「你在等我嗎?」

他打了呵欠「嗯——」

「進去房間睡吧」

有人總是都會等你回家的感覺,是幸福的。

「couple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隔年媽媽肝硬化加重,開始出現腹水,進了醫院,那次進去後,就再也唸不了我了。她走了——那次我深深感覺得到,我是一個人,我站在她冰冷的身體旁邊發呆著,我真心希望躺在上面的是我。

到出殯結束,我沒有滴過半滴眼淚,一切來的太快,喪事常常出現的都是你從來沒看過的“親戚”,過來指指點點的,給了一大堆喪禮的建議,順便罵妳幾句「不孝」,他們又是誰了?我們在母女在最辛苦的時候,誰來幫助我們,沒有任何一個人幫助我們。

不流淚不代表不難過——因為我的人生沒辦法完全的快樂起來,像一道彩虹少了一個顏色,不再美麗。

當初我們被父親在凌晨趕出家門,媽媽在大雨中騎著50cc.的機車上山找我外婆,外婆不想收留我們,逼我們回父親家,她覺得我們很丟人,後來讓我們待了一週,我舅媽不給我們用她的洗衣機,把我們的衣服拿起來放在旁邊。

媽媽把我寄放在外婆家的時候,她去找工作,跟我姨婆的老公借了三十萬,我們租了一間十坪大小的套房,媽媽從早到晚兼職工作,很快的還完貸款,也買下了套房。

一路走來,我們相依為命,我愛我的媽媽也恨我的媽媽。我不喜歡她後來帶男朋友回家,在我睡著的時候,在旁邊做愛。雖然中間隔著一台鋼琴,但我一聽到她的呻吟聲,我好痛苦。

我記得我早上起床看到那男人坐在床上,我跟他說「昨天很吵」

他說是這個聲音嗎?他學媽媽呻吟聲給我聽。

我很想哭——我恨這個男人。

我討厭看他裸體在家裡走來走去的樣子,看著他令人作噁的下體一直晃來晃起的,讓我好受傷。

我跟媽媽說過幾次「我不想聽到妳做愛的聲音」

她說「那有什麼,以前我小時候也常聽見自己爸媽在做愛的聲音」

她把一切都當作是正常來跟我解釋。她也許覺得這樣說我就不會有陰影

直到有一次,她男朋友假借說夢遊,把我看成媽媽,在我睡夢中的時候吻了我,我打了他一巴掌,當時我大概12歲吧,他猙獰的臉看著我,我跑到媽媽身邊睡。

隔天早上媽媽解決方式是,要那男人給我兩千塊零用錢,安撫我的怒氣,她還覺得好笑,但這——一點都不好笑,我昨晚被侵犯了,我的母親。

後來媽媽因為覺得她辛苦做的一切以及犧牲都是為了我,所以開始親情勒索,她覺得我應該要回報她,她說她到現在還是一個人都是我害的,什麼都是我害的。

我現在想起如果當初她如果不找上已婚的男人,現在也不會單身一個人。我都依然記得對方老婆帶著兒子半夜來敲門找回自己的父親。

我的陰影都與她無關

這樣的場景不只有一次,有一次是同時有兩個男人出現在家門外,我害怕的躲在被子裡,他們兩個都要找媽媽問清楚「這男人是誰?」

老實說現在如果我身邊出現了第三者,我一點都不討厭她,因為看到她就像看到媽媽,我只是覺得她很可憐,我完全不恨她。

也許因為這樣的成長背景,讓我恐懼婚姻,我害怕自己不會有幸福的婚姻,我寧願自己一個人。

「lonely GIF」的圖片搜尋結果


待續

5 thoughts on “翩翩 (3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