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33)

翩翩(33)

當我正要出門的時候,下起大雨,看來天永遠不從人願,我坐在餐桌上發呆晃著腳,不知道我現在該做甚麼。

我在家裡晃來晃去,看著鞋櫃上小梅的小鞋子和威廉的大鞋子(我曾經以為我比媽媽更懂的生活,想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簡單,我後悔當初責備媽媽沒有來我的家長會,更沒有為我找到一個適合我的爸爸。)

想到媽媽我的眼淚就無法停止的流下,我想跟媽媽說聲對不起,其實她比我更好,現在的我好差勁,甚至我曾想過丟下小梅,離開…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她曾經多次提到,要不是我她早就自殺了,是因為我讓她想繼續活下去,對她來說我是天使。

為什麼我要離開兩個愛我的人…

我坐在沙發上懊惱著這個問題,拿起手機搜索(為什麼無法維持親密關係?)

馬上跳出來第一個連接“親密恐懼症“標題吸引了我“我不曾走進你,就不怕失去你“。

(這!不就是我嗎?!)我馬上點進去這間心理整所的連接。

裡面的夏綠特醫生寫道「親密恐懼症,不是心理疾病。某些人為了避免自己受傷痛苦,選擇迴避和人深交,甚至無法維持感情包括友情也是如此,讓自己無法接受別人的愛甚至愛人。其實這是可以改變的,可以透過諮詢來自我察覺和成長,慢慢找出原因,然後學習愛人與被愛。」

這就是我!這就是我改變的機會,也許我並不是真的想一個人過一輩子?

我快速記下診所的名字Amoury商業大樓“1025室“,我馬上打電話預約了隔天早上,瞬間我像是充滿希望,抓緊手機閉上眼睛(夏綠特醫生,我的人生就靠妳拯救了!)。

隔天我自己一個人到診所,一進去就飄來一陣淡淡的檸檬草的味道,感覺走進一間SPA裡面,我坐在等候的沙發上,一位優雅的男士為我端上茶,露出溫柔的「請稍等一下」

我對他微笑,禮貌點個頭。

這時有個人女人衝衝開門進來,喊著「我的天——外面居然下起大雨!」她一進來馬上拍掉身上的雨水

當我正在看著她的時候,她忽然回頭看我露出充滿精力的微笑「不好意思!妳是預約十點的翩翩小姐嗎?」

我馬上站起來「嗯嗯!是的」

「趕快進來吧!」她暗示我跟上她

她推開白色木門,我隨著她進去。她快速將她的風衣吊在牆上的木製掛鉤,然後嘴裡說著「妳找個舒適的地方坐吧」

「喔喔好!」我環顧四周,有綠色的鵝絨長沙發,在靠窗的位置有單人座咖啡桌,靠壁爐邊還有一張躺椅,當我看到一個單人咖啡色沙發,我就決定那個位子,朝那位子坐下。

這時夏醫師大笑「那是我的位子親愛的——」

我緊張的站了起來「喔喔!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我開玩笑的,妳坐吧!我偶爾也想坐長沙發。」她走到綠色的長沙發坐了下來,自然的翹起腳,將手中的筆記本放在腿上。

我心裡開始打量著(心理諮詢都那麼隨性的啊,看這諮詢師挺有自信的,她身材真好,穿著白色的西裝套裝,還有一個長形的小型白珍珠項鍊,真優雅。)

當我看著她像是等待著我開口的樣子,我就先說了「我昨天在網上看到妳談論有關“親密恐懼症“的問題,我想我也許有這個問題。」

「也許?妳從哪一點覺得自己有親密恐懼症」

我低著頭,摸了我的眉毛,思考著我該如何開始敘述「我恐懼長期的戀愛關係,我毫無理由地想要結束,雖然對方沒有做錯任何事情,甚至深愛著我,我感到束縛是我第一個感受。」

「那他是否做了什麼讓妳感到束縛?」

我內疚的皺眉「沒有——他沒有給我任何束縛。」

「那這束縛的感覺是從哪裡來的?」

「我恐懼他想要婚姻,這一直在我腦海裡想著。」

夏醫師問「他有強迫妳結婚?」

「沒有——」

「妳感受到親密恐懼,是只有在愛情上面遇到這個問題?」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這個問題讓我思考了「其實…在交友上也是如此,朋友太愛我對我太好,我都會忽然離開對方,讓他們傷透心。」

「他們…妳感到不舒服的地方來自哪裡?」

像這樣的一問一答,慢慢的讓我感覺像是一種催眠,我好像只聽得見她的聲音。

「我感覺有壓力,感覺我需要為他們做什麼或者是沒有我自己的時間了。」

「妳是否對他們表達你的想法?告訴他們你需要空間?我的意思是其實妳好好說你想要做的,我想他們是你朋友,就會理解的。我覺得忽然離開並沒有把問題解決。」

「知道的——其實我都知道的,就是當下的情緒,沒辦法很理智地做選擇,所以我寧願沒有朋友,也不想要傷害任何人。」原來我的問題,不只是愛情啊!

「跟我談談你的家人吧」我看了她交換腳翹起,臉色依然輕鬆自在,讓我覺得我的問題好像也不太嚴重。

「我唯一的家人,我的母親五年前過世了。」

我以為她會跟我說“我真的很抱歉“之類的話來安慰我,但她沒有。

她淡淡的微笑,像是安慰一樣溫暖「跟我說說妳媽媽吧」

「我跟媽媽相依為命,就我們兩個人。」

「媽媽過去有交往的對象?」

當她問到這點時候,我腦海中飄過好多曾經跟媽媽交往過的男人,他們的樣子,還有片段的回憶。

我點點頭「有的,很多。」

「從你的角度來看,你覺得她的戀情對你有任何影響?或者說妳有什麼觀點?」

「觀點…我總覺得她的對象早晚都會離開她,到最後也是證明如此。每個人都會離開。」

不曉得為什麼…我哭了,覺得媽媽好可憐,一直那麼孤單。

夏醫師為我遞上衛生紙「怎麼哭了呢?」

我感到不好意思,擤鼻涕「我覺得她好可憐,我後半輩子也會如此。」

「妳認為妳的另一伴也會離開妳是嗎?所以妳選擇自己先離開?」

我哽咽地點頭「嗯—」

「父母的原因,也是出現親密恐懼症的原因之一,通常還有可能在婚姻中外遇,為了只是防止自己被傷害,所以先傷害了對方,尋求感情的空間,這是一種發洩的表現。」

「外遇嗎,這倒是不會——」我至從跟威廉在一起,我沒有想過要跟其他人在一起。

「其實要克服親密恐懼症不難,最需要的是溝通,試著好好表達妳的需求和感受,與其一個人面對,兩個人一起面對。」

「問題是…我現在連想溝通都不想,就想一個人。好傷心的感覺…」

「妳以前是這個樣子?」她問

「不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總拿現在和以前相比,我更喜歡單身的生活。」

「嗯嗯」不知道為什麼夏醫師露出認可的微笑

我笑了一下「怎麼了嗎?」

「我大概能了解妳的感受,現在的妳正是一個可以探索自己時機,這並不是壞事,把自己真的想要的或者真的刻意排斥親密感做區分。」

「妳呢?」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這樣問她

「我?」她挑了眉看著我

「對啊——妳喜歡單身嗎?」

她露出微笑「通常我不談自己的私事的——但我確實喜歡單身,我很早就知道了。我不認為是個壞事——認清真正的自己,比什麼還重要,了解自己後,才有辦法與另一個人相處,最少妳會找對人,一個能配合妳生活模式的人。」

這時候我想起威廉,他確實能配合我這種個性——也許事情並不是那麼壞。

當我在思考的時候,夏醫師合上筆記本「今天就先到這裡,下次我們再約?」

「啊!已經一個小時了嗎?真快!」我看了手機的時間

「對啊——妳可以跟前台的王秘書預約下週或者任何時間,只要妳需要談談,我都會聽妳說。」她對我眨了一眼

這…心理咨詢師,還真…特別?我總感覺我經過一次的性愛服務,心靈得到安慰了。

當我剛出了辦公大樓,我看到遠方一個很像威廉的人,然後…旁邊…是女人?!她是誰?

我怕自己看不清楚,我用了手機相機,放大影像,為了看清楚那個正要上車的人是不是威廉,那個人…確實是威廉,那台車是小陳司機的車,那…那個女人是誰?

我才剛經過心靈療癒,現在又是什麼狗血劇?

我很想馬上打給威廉,問他在哪裡——但我內心出現了恐懼,如果他騙我怎麼辦?

他不是說他愛我?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