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有 (迷你篇)- 2

佔有 (迷你篇)- 2

回顧上篇(佔有1)

當男人提出要女人辭職的時候,女人有點反應不過來「為什麼要辭職?」

「我不想妳那麼辛苦工作,我有能力照顧你的。」男人伸手攬著女人的肩膀

女人猶豫了「我能考慮看看嗎?」

「考慮?有哪裡不妥嗎?」男人問

「我只是不知道辭職後我要幹嘛——我想要想一下」

「不用擔心啊,妳可以待在家,中午也可以過來公司跟我吃飯。」男人拿出皮夾裡面的信用卡副卡「以後妳就用這張卡,我不怕妳刷。」

女人看到這慷慨的大禮,高興地抱著男人「你對我太好了!我好幸福!」

沒過多久,女人就向公司提出辭呈。

事情往往和她預期中不同,她幾乎每天都在家,只要她一出門,男人就瘋狂打電話,要她趕快回家,男人GPS女人的手機,只要女人一出門,手機都會收到提醒。

漸漸的女人出現了憂鬱的症狀,她自己也不清楚憂鬱的理由,就是高興不起來,做任何事情都沒有動力,她開始恐懼男人對她的控制。

就在某天晚上,女人睡前跟男人提出「我想明天去我媽媽家一趟」

「媽媽家?妳媽媽怎麼了嗎?」男人問

「沒有——我就想回家一趟。」

「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只是感覺很久沒回家了。可以嗎?」女人已經習慣做任何事都需要男人的同意

「要不讓妳媽媽過來就好了?晚上我下班,我請她吃飯。」

女人發現男人完全不想女人出門,所以她更堅決自己必須出去「謝謝你——但是我就想回家一趟。」可能太恐懼他,女人忽然落淚。

男人被她的眼淚嚇了一跳「怎麼哭了」他摸摸女人的頭「想回家就回家吧——」

女人哽咽的說「謝謝」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跟他說謝謝

回家那天,女人找了好友到家裡來,把事情全部經過都告訴她。

她朋友不敢相信,這一年她的失聯是因為她談戀愛了,並且跟一個恐怖情人戀愛。

她認真地抓住女人的手「我對不起告訴妳這件事,但是他正在囚禁妳!」

女人憋著哭聲點點頭「嗯——」

「接下來怎麼辦?」

「我不知道——我想到要回去那個家,我好害怕。怎麼辦?」女人害怕得發抖

「我覺得跟恐怖情人談分手,不要在家裡談,選在白天公共場所。」朋友給了建議

「我不敢….」

就在此時女人電話響了,她看了朋友一眼,接起了電話「喂——」

電話的另一端,是男人打來的「妳怎沒告訴我妳到你媽媽家了?」

「我想說——你一直知道我的位置,所以沒說。」

男人大聲斥責「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我會擔心!」

「嗯——我知道,對不起。」

「不準再犯第二次,聽到了嗎?」男人說

「知道了!」

「我下班後就去你媽媽家接你」

女人看了朋友一眼「我…我今晚想住在媽媽家可以嗎?」

男人什麼都沒說就掛了電話。

當電話掛斷後,朋友馬上問「他說什麼?」

「他什麼都沒說——掛我電話。」

「天阿——他脾氣真的很糟糕!」

「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其實對我很好,真的很好。」女人開始幫男人說話

「他對妳一點都不好!!醒醒吧!對妳好——你不會憂鬱的,也不會痛苦。」

女人沈默地低下頭,其實她都知道的,只是太過依賴男人,恐懼沒有他的生活自己該怎麼辦。

朋友說「妳回家先順著他的意思,但妳要有準備離開他,不要動任何聲色,如果他做得太過分,到警察局申請保護令。」

「保護令?會不會太嚴重了!」

「妳真的很笨耶!妳現在是家暴受害者,妳保護他幹嘛!」朋友氣憤的說

「知道了」

等到晚上六點半,男人就把車子停在女人媽媽家門口,傳了簡訊給女人「我在門口,妳可以出來了。」

女人看著手機螢幕,面目猙獰「他來了!怎麼辦?在外面。」

「不要怕——我跟妳一起出去!」

當朋友陪著女人一起出門的時候,她向車子裡面的男人點個頭打招呼。

女人一上車,男人就問「她是誰?」

「我大學同學」女人弱弱的說

「大學同學?妳怎麼沒告訴我有其他人跟你在一起?」

「她是女的應該沒關係吧?」女人看著他

「女的也一樣,如果妳沒辦法遵守規則,以後妳就不要回家了,我覺得妳這樣在騙我。」

女人忽然鼓起勇氣,氣沖沖的說「什麼規則?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我受夠了!」

男人第一次看到女人如此焦躁,更加憤怒「妳那麼大聲說話幹什麼!妳最好跟我道歉!!」

「我不喜歡這樣!我不要回去!!」她完全忘了,剛剛朋友的提醒。

男人泛紅了眼,馬上開了快車回家。

一下車,他跩著女人的手挽進屋。

女人哭著「不要這樣拉我——好痛!」然後用力的推開他

「妳怎麼變成這樣!以前你不是這樣的!是不是你那朋友教壞你了!」男人大聲說著

「跟我朋友有什麼關係!你以前也不是這個樣子的。」女人哭著說

男人大力地抓著女人的肩膀晃動「妳哭什麼哭!!跟妳說——以後不准在跟那個朋友聯絡!」

「你不要這樣抓我!放開我!」女人試著掙脫

她越掙脫男人越大力的抓著她,接著他開始失控的將女人摔到地上,氣憤的用腳踢了女人的肚子「今天如果不教訓妳!看妳還敢不敢再犯!」

女人痛到抱著肚子哭「不要踢我——好痛——」然後全身縮起倒在地上

男人踢到他無力喘氣,攤坐在沙發上看著地上的女人「看看妳把我變成什麼樣子了」

當晚他要求女人睡在沙發上,不准進房間,女人半夜冷到全身發抖。

隔天早上男人又變得像過去一樣溫柔,將睡在沙發上的女人抱回床上睡,接著他在廚房做早餐給女人吃,特地端到床上給女人。

女人聞到早餐的味道,睡眼惺忪的坐起,一睜開眼看到男人,她有點驚恐,接著她看到男人把餐盤,端到她面前,露出燦爛的微笑「早安!我做了早餐給妳」。

這樣反差的改變使女人害怕——她愣住了。

「怎麼?不餓嗎?」

「嗯嗯——謝謝」她的手顫抖著拿起叉子

當她在吃的時候,男人忽然在床邊跪了下來「對不起——昨晚失控了,對不起,原諒我好嗎?」

女人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趕緊說「沒事的——你起來吧!」

男人眼眶泛淚的說「那妳願意原諒我嗎?」

女人遲疑了一下,點點頭「嗯!我原諒你」

吃完早餐後,男人溫柔親吻女人,性愛比過去更加溫柔。

激情結束後,女人在淋浴間看到自己的肚子都是瘀青,忽然全身顫抖,瞬間又清醒了(我一定要離開他!)。

她趁男人去上班的時候,把手機留在家裡,趕緊跑到醫院,做驗傷。

拿到驗傷單後,女人趕緊跑到警察局,申請保護令。

進了警察局,她開始崩潰哭泣,她以為跟他在一起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她甚至恐懼警察會對男人做什麼,她不知道。

那天後女人再也沒有回男人家,她想要離他遠遠的,讓他找不到她。

雖然這件事情已經過了一年,男人像是已經消失了,但是她還是每天緊張兮兮的,出門總是左看右看,就怕被跟蹤,更不可能用社交軟體,她怕男人會找到她在哪裏,就連作夢她都會夢到男人在夢中威脅她。

因為長期睡眠品質不好,經過朋友建議,才開始做心理諮詢,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她才開始把男人在她心裡面的陰影忘掉。

她重新開始找工作,慢慢走入社交活動,並嘗試認識新的對象,但她還會恐懼剛開始熱烈追求和熱情討好她的男人,不敢認真的投入一段感情。

她不像過去那樣活潑,上班總是安安靜靜的,下班也是獨來獨往。

就在有天下班時間,下起大雨,她站在公司大廳裡等雨停,看著天空(哎——應該帶傘的,早上明明是好天氣。)

就在這時候,一個男人站到她旁邊「哎呀!下雨了呢」

忽然的聲音,讓她嚇了一跳,她沒有回應他,又往旁邊站了點,試圖保持距離。

「沒帶傘嗎?」男人又開口了

女人恐懼和男人對談,所以二話不說,衝出大樓,不管現在有沒有正在下雨。

她依然聽見男人從後面喊著「喂!!」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