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Summer Diary (試讀)P.1-2

Alfa’s Summer Diary (試讀)P.1-2


音樂🎵


2020,七月十五日 天氣晴

今年32歲又7個月的我,正在走上失婚的道路。

從家裡到機場的路上,我們是多麼的傷心,出門前我們明明說好「不要哭」,但我們還是哭了。

他帶著帽子和口罩,右邊的褲袋裡面還有一包衛生紙,因為他知道到機場肯定會哭。

原本法蘭克要陪我進去機場,被我阻止了「我自己可以的」。

他雙手抓緊我的行李,像是堅持陪我進去,但我堅定的眼神告訴他(放手!)

他紅了眼眶抱緊我「一定要給我打電話,一定要跟我視訊,我會等你回來,一定要回來,我真的好愛你。」

我鼻酸的輕撫他的背「會的,我會打給你,我進去就打給你,開車注意安全,不要哭了。」

他還是抱緊我不放開「我不想妳走…」

他抱得越緊,我越想分開,我用雙掌將他與我分離「好了,我要進去了。」

我看他進了車內,向他揮揮手後,我就自己進了機場。

這樣悲傷的情緒沒有持續太久,直到我進了閘口,我的內心,像剛移開一顆大石頭,好輕鬆,我真想在閘口大喊「我自由了!!YAHOOO~~~~」然後來個旋轉跳躍。

大女人說到做到,現在一定要馬上打電話給法蘭克。

他馬上接起來「一切順利嗎?」

「順利阿,你還好嗎?還在哭嗎?」

「真的,還在哭,我還在機場的停車場。我覺得妳不會想再見到我了。」他說

「怎會?我答應你每三個月我都會回來見你的。」

「我是說妳是因為愛我,想看到我。」

「我當然愛你,所以才想見你。」我是這麼說的

「你記得洗手戴口罩,不要拔口罩。」神經質的他總是擔心這擔心那的

「知道啦」

其實法蘭克之後事情處理完,也會跟著我搬回紐約,他決定買下尚恩的房子,待在那邊,他說等我回去裝潢家裡,裝潢阿——可以裝潢就好不要住嗎?

現在我才不想煩惱那些不關我的事的事情。

掛完電話後,我露出第一個笑容,自由的笑容(感謝神!聽見我的禱告,阿們!)

接下來要打給誰呢? 班傑明?還是…….誰?

當我自由後班傑明依然會是我想要繼續關係的對象嗎?

當然啦~人家都等了一年,要跟人家見面的,不過回去我需要先隔離兩周,確定我自己沒有病毒才能跟人見面,不過真正有病毒應該不會是我,會是紐約本地人。

在JFK機場降落的時候(可憐的紐約,我回來了!),我在接機樓4號出口等待我媽來接我。

遠看一輛銀色小客車向我開過來,看到下車的人,真想轉頭就走。

因為媽媽穿得有點誇張,她穿著黃色輕便雨衣,手裡拿著一瓶裝了噴霧器的酒精罐,像是毫無防備的游擊隊戰士,就差防彈衣了。

我大笑看著她「天啊!!這太誇張了啦」

她快速走過來,瘋狂噴我酒精「哎呀!小心一點,有備無患。」

紐約此刻因為肺炎疫情,像個死城,窗外沒有那麼美麗,大家就像僵屍電影一樣的狀態,神秘兮兮就怕我們是感染帶原者。

回到家後,我深吸一口氣「我終於到家了,這才是家阿!」

游擊戰士站在我後面「妳趕快先去洗澡,衣服待回放在塑膠袋。」

「放在塑膠袋幹嘛?」

「分開洗阿,我超過六十歲了,高危人群要小心。」

回家後,就連洗澡我都覺得感動,花灑下來的熱水就像是聖水般的清洗我「感謝我的天使帶我回家」

洗澡完,我穿上以前大學時期的舊睡衣,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時看見游擊戰士,戴著口罩拿起拖把一直狂拖地「這麼誇張!」

「妳不知道紐約機場是最危險的,妳在家還是戴著口罩。」戰士下了命令

在我收拾行李的時候法蘭克電話馬上打了過來。

「到家了嗎?」他問

「到了阿!剛洗完澡」我笑著說

「開視訊,讓我看妳」

我露出久違的微笑「Hey, My Love!」

「開心嗎?」他露出臭臉

「還行阿」這個時候最好不要說自己很爽,因為他會不爽。

「還行?妳不是一直想要回家,應該要很開心阿。」

「嗯啊~但我也很捨不得你啊。」

「真的嗎?」他露出笑臉

「是真的」

通話過程忽然來了一通插撥!我的小情人(班傑明醬!)

我視訊中眼神堅定,不急不緩的和法蘭克說完。

掛完電話後,我又回撥給班傑明「我到家了!」

一次要報備給兩個人,真的很累,發現我很適合當立法委員,說謊面色不改,和藹可親的說謊,不過我更好一點,發自內心的愛每一個人。

激情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