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Summer Diary p.15-16

Alfa’s Summer Diary p.15-16

見面?我好害怕跟他見面,不曉得為什麼….可能害怕我自己又再愛上他,不需要再去傷害彼此一次?當初好不容易離開了。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一直看著那個問題發呆….後來Ipad提示班傑明的IMessages來了,讓我馬上回神點開“我想妳,好期待晚點見到妳。“

(嗯…現在是該怎麼做呢?)

我腦海中忽然出現正在開會的小精靈們:

精靈a:妳不是跟我們說人生無常把握當下!當然要跟野獸先生見面!(有道理)

機靈b:妳要專一啊,班傑明都等你一年多了,你現在去見其他男人,不就是渣女?(點頭,有道理)

精靈c:你們兩個會不會想太多了?跟野獸見面不代表要發生關係啊?只是老朋友見面而已。(非常有道理,雖然我也想發關係。)

這時….我都忘了,法蘭克一直在看著我,他忽然出聲音“妳在笑什麼?“

嚇了我一跳!

我看著手機螢幕微笑“沒有啊,就吃麵看電視而已。你開會如何?要吃什麼中餐呢?“

他回“我應該叫墨西哥菜吧!“

“好啊!“

“下午睡一下,晚上還要開會。“

“好的好的“

我跟他說我手機好燙,需要關一下,待會再打過去,而這是事實,手機真的要爆掉了,如果長時間視訊,會很燙。

我雙腳抬起,抱膝看著野獸的訊息,我下了決定,我想告訴他我為他寫書的事情,還有好多好多事情,我想跟他分享,我立馬放下雙腿,挺起身回“可以“。

我想見他

他很快回“okay!下週四,一樣的咖啡廳“

咦?我瞬間好像忘記我還在隔離中

我馬上回“等等!我還在隔離中,要兩個禮拜後才能見面,可以嗎?“

“隔離?“

“嗯啊,剛回來隔離兩週比較保險。“

“妳在家隔離?“

“是的“

“妳媽媽家?“

“是的“

“好的,那我到時候跟妳約吧,妳電話沒變吧?“

“沒有的“

“好的“

這就是我和前任的對話,明明過去愛得如此強烈,現在可以像老朋友般的對談,現在的他35歲,我已經33歲了,當初我們相愛的時候是我26歲他28歲,我們肯定都變了⋯⋯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

現在的我可以保證我愛你,但也許不只愛你一個,我覺得對男人專情,好像很沒意義。我可以把這個怪理論,推給“女權“嗎?(傻笑搔搔頭)

我必須承認,我和他見面無非就是在和他再做一次——但並不是想再跟他有感情的糾葛。

女人一到30歲,就會好像開始認真的想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很多都開始迷茫,一直問超過30歲的人“你現在有感覺到什麼變化嗎?“

讓我回答“沒有變化!你還是你,年齡真的不重要,我們的心一條皺紋也沒有。“

不過30歲確實是一個探索自己的年紀,工作確定,喜好確定,想結婚不結婚,想生孩子不生孩子,因為再過十年,你可能沒辦法想生孩子還是不生孩子,雖然不是不可能,但確實困難些。

沒有什麼比發現真正的自己還開心了,就像是“原來我根本不想結婚!“,“原來我喜歡的是大叔“,“原來我對畫畫有天份“….這些通常會在30後慢慢發現。真的不要去問別人,因為你的人生和別人不同,我們的恐懼會影響判斷力,可以經由心靈諮詢或者參加不同類型的活動,探討自己的興趣。

我個人探索自己的方式,就是用我的青春投注,體驗失敗後才知道真正的自己喜歡什麼,這是最實際又是最痛苦的方法。至從我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人後,我決定照我想要的生活來過日子,就算那會讓我成為一個“被討厭“的人。

居家隔離….又不是第一次,我在天堂島居家隔離可是創下88天記錄,14天算什麼。

我在這依然無法說出法蘭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只能說那是足以毀掉我的人生或者下一個人,不離婚的想法,也是我不想他再找下一個受害者,我只能把這件事情留給心理醫師,保留他的名譽,這個秘密我也會保留直到我進入墳墓,因為我愛他,如果他也愛我,應該也要放手,也許沒辦法忽然結束,分手是需要練習的。

通常跟媽媽住在一起,蜜月期只有兩天,很快的她會碎碎念,她始終沒辦法接受我有駝背的時候,我有摸嘴的習慣,總是立馬斥責我,順便用她的鐵沙掌從我背後大力地打下去。

寄人籬下沒辦法,她一回來我肯定要向前做作的提東西「我來就好~我來就好~」盡量又乖又安靜。

她嘴裡開始撈叨著「妳回醫院工作,問問你同學。」

「我現在還沒有打算要做什麼」

「還是妳去學東西,找事情做。」她超怕我賴在家裡

「會啦——不是在寫作了。」

媽媽對我寫作沒有任何意見,反而是支持的,很愛給我意見,可是她完全不知道我在寫什麼,所以通常意見都是我不需要的,她甚至還傳給我“弟子規“當靈感,下一個不曉得是不是金剛經。

待在家寫作的時間,她還會做水果拼盤,讓我受寵若驚,虛心的端著「幹嘛那麼好?叫我就好了啊,我自己會拿。」這就是媽媽的愛吧!

不曉得今晚班傑明還能不能再來,昨天太心急跟他見面了,都忘了要防疫,他應該先洗澡,換乾淨的衣服。腦中的精靈又飄出來「應該是根本不能見面吧?」

我點點頭(嗯嗯——我知道,真的很難拒絕~~我們等待好久了,萬事還是小心點好了!)

昨晚好像太心急做愛,忘記跟他談情說愛了,還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他說,今晚應該要好好聊天。

班傑明吸引我的除了身體,還有一點是他佔有慾不強,尊重對方,很好溝通,他完全能接受我說的”分房睡”,我個人認為兩人在一起久了,本來就要有各自的空間,不一定都膩在一起,況且他打呼真的很大聲,如雷貫耳不是開玩笑,會想把他“巴醒“的衝動。

晚上一樣跟法蘭克視訊完,等媽媽睡著後,才讓班傑明偷偷溜過來。

這次他全副武裝,一進門狂噴酒精,髒衣服分開裝,先洗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噴灑酒精過程中他還在笑,還心急著低頭想吻我,被我用酒精噴霧回擊了。(錯誤示範,千萬別用酒精噴臉。)

班傑明從來不問法蘭克的事情,除非我想說。

他不說話的側躺在床上,對我露出微笑後拍拍旁邊的位子(過來這邊),我爬向他,躺在他的手臂上,我們四眼相對,我小聲說「你好香」,撥了他濕濕的頭髮。

他拉起我的手,輕啄一下,說「我今天好想妳」接著吻了我,我自然的將左腳跨在他腰上,他右手貼在我的臀上輕撫著,我們熱吻著,貼近彼此的身體,感受他已經興奮的亢奮正在前後磨蹭著我。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