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Summer Diary p.23-24

Alfa’s Summer Diary p.23-24

今天的計畫是上瑜伽課,因為疫情的關係,現在瑜伽課都是視訊授課,我穿著瑜珈服把瑜珈墊放在房間的地板上,還點了蠟燭。

放了963hz的瑜伽音樂,跟著瑜伽老師的聲音,進行冥想十五分鐘,很久沒有冥想的我,中間身體不由自主地搖晃,有種繞圈旋轉的晃動。

後來瑜伽課結束後,我上網搜查了一下,網上說這是“靈動“的表現,或者是氣阻礙的感覺,表示我身體有問題?

我在天堂島的有察覺到身體腹部下有不適感,排便有點不規律,我剛開始懷疑是不是跟我子宮有關係,因為一直有負重感,半夜上了好幾趟廁所,頻尿嚴重,有可能是子宮肌瘤。天堂島的醫療資源沒有美國的好,所以我一直想找機會檢查一下我的子宮。

不舒服的那幾天,打電話給其他科室的朋友,問他們覺得我有可能是什麼情況,聽看看他們的判斷,哪知道勒——我朋友都是大嘴巴啊,只要一人得病,全班知道。我先問了安格斯,我想說安格斯內科醫生應該知道一點,結果安格斯不確定,又問了A男「琳恩說她腹部…..」,在家醫科的A男,只講了大家都知道的「需要做檢查,子宮肌瘤如果長在肌層上,有可能無症狀。」

因為我沒有月經量過多也沒有腹痛的症狀,很難確定是不是子宮肌瘤。

不過呢,等到我回來後,那個症狀好像沒了,負重感不見了,排便也正常,一切好像恢復正常,原來我只是得了憂鬱症或躁鬱症會常出現的“腸躁症“。

我想說我都還沒生呢,就得子宮肌瘤,這樣會不會太捉弄人了。

不過當時懷疑是子宮肌瘤的時候,班傑明說「不用擔心,沒有孩子,我們也可以認養。我不想妳辛苦,生的不是我,妳好好照顧自己比較重要。」有感動到

做完瑜伽洗完澡後,我拿起Ipad打開書架,打算看完我還沒看完的“海奧華的預言“,這本書需要全身灌注,因爲每一句話都需要看想像力,不然很難看懂。

這時手機簡訊音響了,我滑開螢幕。

“嗨!是我,這是我的新手機!隔離結束了嗎?“

這有可能是野獸先生,我回“對,隔離結束了。“

“太好了!那要約嗎?“

“哪時候?“我問

“現在可以啊“他說

“現在?!“有必要這麼趕嗎?我看了一下時間,現在男主與男二都在工作,所以現在確實正是好時機。

我回“行,但要給我半小時的時間“

“需要去接你嗎?“

接我?他還騎著以前的重型機車嗎?被看到不好吧,無論是有家室還是有男友,這樣近距離的坐姿不適合,所以我回“跟我說地點就好,我會搭地鐵過去。“

他居然跟我約了,那間星巴克,對——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星巴克。

“好,待會見。“

(什麼!我待會要跟野獸先生見面!!我怎麼那麼鎮定!我以為我永遠都見不到他,以為他恨我,不會再見我了。)

應該有五年多沒見了吧?我也記不清楚上一次結束是什麼時候。

我趕緊照了鏡子,畫上淡妝,不想畫太濃。

我穿著黑色無袖長過膝連身裙,還有西班牙的包頭黑色麻繩鞋,非常簡單輕鬆的樣子,穿太緊我怕我太緊張,衣服撐破了。

走去地鐵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的模樣,我居然想不起來了,好像很清楚,但是五官又有點不確定,快忘記他的模樣了。

當我快到的時候,遠遠看到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身穿卡其褲和白色短袖T-shirt,站在門口(是他嗎?),當我想確認的時候,對方往我這邊看過來跟我揮手了。

這時候的我才開始緊張,手開始流汗了。

雖然他戴著口罩,我看著他的眼睛馬上認出他,還是那麼的“可口“,怎麼身材還是那麼好,都35歲了吧。

我走到他面前,說“嗨!好久不見“

本來我們要來個禮貌性的擁抱,但兩人身體又停止了,他說「現在疫情期好像不能擁抱」眼睛笑瞇瞇的凝視著我,依然迷人,就算口罩遮住了他的俊顏,還是會被他深邃的雙眼迷倒。

我尷尬的退回「嗯!好像是」

他說「咖啡廳只能外帶,不能內用,要不…我們散步吧!」他伸出手將我引導到比較安全的方向

「好的!」

在一開始都沒有說話,不是尷尬,只是感覺很奇怪,好像太多話要說了,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

後來他先開口了,看著我說「妳還好嗎?」

我本來要說”還不錯”,不知為什麼我哭了,嚇到他,好像不想對他忍住痛苦的感覺。

他嚇了一跳環抱著我的肩膀「怎麼了!不哭不哭,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只是搖搖頭說「沒事的」

「琳恩,我們可以當朋友吧?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他這麼說的

我啜泣著,鼻涕都黏到裡面的口罩了,我希望我不要衝動拿下口罩。

我拿起衛生紙,擦拭著我的眼角,笑著說「可能很開心看到你吧,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哭了。」

「他對妳不好嗎?」他問了法蘭克

我搖搖頭「他很好的,但發生一些事情,我們兩必須分開。」

「什麼事情?」

「我不能說,對不起….」

「那現在呢?」他問

「現在我們正在試著分開,可能沒辦法馬上結束,需要練習。」

他雙眼看著我,什麼都沒說的點點頭。

我用衛生紙擦乾眼淚,笑著說「你呢?不是訂婚了?」

他終於露出微笑「對啊!不過後來又不歡而散」

「我能問原因嗎?」

「原因啊——應該是我的錯吧,我想婚姻可能不適合我。」他嗤笑自己

「好像也不適合我」我也笑了

他摸了我的頭「我常在想,如果當初妳沒離開,我沒調職,我們會不會更幸福。」他忽然紅了眼

感覺就算我什麼都不說,只看著他,也能感受得到他當下對我的感覺。

待續

下集預告:要來我家嗎?

2 thoughts on “Alfa’s Summer Diary p.23-2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