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

11月8日

這幾天腰痠背痛的,撐了好久,今天才決定找按摩師來按摩。

這次來的是比上一個年長些的姊姊,大概五六十歲,因為一直戴口罩,所以我根本忘記我曾經也給她做過。

上一次整個療程,我也都沒有和她聊天過。

她當天身穿黑色短裙,桃紅色Polo衫,髮色不均的用鯊魚夾著頭髮,但還是很多頭髮前後散落下來。

她是華裔,她懂的刮痧,當她在刮我的背的時候,我才開口「我好久沒刮痧了,但我感覺我好像給妳做過。」

「我也好像有印象,我記得妳的拖鞋!」

(用拖鞋來記人?這還是第一次知道。)我心想

「妳的拖鞋是Tory Burch 的,我也很喜歡這個牌子。」她邊按邊說著

「真的啊!眼光不錯啊!」我趴按摩床上說著

「我妹妹在紐約待產的時候,我去幫她帶孩子,因為我媽媽生病了,剩下我可以幫忙。剛好她家對面是百貨公司,我每天都去逛街,我很喜歡美國這個牌子。」

後來了解她後,發現她與上一位姊姊一樣都是很棒的人。這位姊姊她都會自己手工做肥皂,精油…我跟她討教了很久。

她非常以自己的妹妹為榮,說了很多她妹妹的事,說她是美國會計師,在非常有名的公司工作。

又說自己住在很簡陋的公寓裡,房租很便宜,可以養狗。

當我站起身拿包包裡面的護手霜時,她又看到我的化妝包是歐舒丹的組合包,她又說了「歐舒丹?我買歐舒丹都六折!」

「哇!打那麼多折扣!」

「我以前是歐舒丹的經理啊!」

(登登登!什麼!我非常想問她“為什麼會變成按摩的師傅?“這轉變也太大了!)

雖然想問,但沒有開口,我怕她有苦衷也不想說,我不需要去挖人隱私。

我在猜想,難怪一開始本來想只按腳的我,她建議我按全身,我想可能是尊嚴問題,她曾經是如此的高高在上。

她什麼都沒有解釋,只說「給別人請,總比自己開工作室輕鬆很多,真的會累死。」

「說的也是」

結束後跟她交換了電話,希望往後再繼續跟她討教芳香療法的製作心得。

她興奮的確認我有加她後,馬上傳給我她的食譜,還送我她做的檸檬馬鞭草的香膏。

感覺最近身邊都遇到好多天使,人類天使,他們可能走在路上不起眼,低調的生活著,私底下卻是高格調的品味,不論對吃,對書,對品味,都是如此講究。這讓我越來越想接觸陌生人,想了解大家的故事,因為每個人的故事對我來說,是多麼的珍貴。

當天晚上….

我露出我的背給班傑明看,紅紫色的刮痧痕跡「怎麼樣,我性感不…」

「這太可怕了吧?這是鞭刑嗎?不會痛嗎?」他瞪大眼睛看著我的背

班傑明沒有刮痧過,更別說拔罐。

「不會痛啊,通常中暑的時候,會用這個民俗療法。」

他皺眉頭吞嚥了一口「我這輩子都不可能這樣虐待我自己」

「弄完很舒服耶」

「是嗎?那妳虐待我好了」他靠過來依偎在我的背上,吻了我的肩膀

曾幾何時,我在剛結婚沒多久,曾替法蘭克刮痧過,當時從他的脖子刮到腰部,整個背紅通通的。

隔天去了教會,大家很震驚!以為本人吸星大法的吻技,將法蘭克全身種滿草莓。

墨先生當時有點不悅的靠到法蘭克的耳旁「下次遮一遮,很難看!」

尷尬的我——還解釋了那是“刮痧“,也對墨先生說「下次我也可以幫你弄」

他驚訝的抬起眉毛看著我「嗯!!」

(不是吻痕,是“刮痧“我親愛的公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