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Summer Diary p.39-40

Alfa’s Summer Diary p.39-40

他將我從前往後拉起,他環抱著我和我舌吻,右手抓著我的左胸,他結實的臀快速抽動,那快感讓我高潮感來的很快,我喘著氣說「來了——快一點」

我皺緊眉間,縮緊我的雙腿,他將我的背順勢壓低,做最後衝刺,直到他快速抽出熱液。

他趴在我的背上喘息著,翻身躺在床上笑著看著我「故事接下去呢?」

「我不說了」攤在床上抱著枕頭

「我想聽耶」

「嗯哼,是喔——下集待續,我要睡了。」我抓起被子馬上側身睡,閉上眼睛

我必須比他先睡著,因為他打呼很大聲,真的很大聲。

班傑明幻想很多,常常幻想以後我們家是什麼樣子,我們的孩子要叫什麼,上哪一間小學,每當他這樣,我都會打斷他美麗又不實際的幻想,他都說「我連幻想都不行嗎?我就喜歡幻想我們未來的樣子。」

每當他幻想時我的心裡就好難過,因為我非常害怕又進入另一個新的家庭,我害怕事情又會重蹈覆徹,我寧願我們長久在一起,可以有個孩子,但不會用婚姻干涉彼此的生活以及自由。

婚姻就像兩個人,為了彼此放棄自由,這是多麼偉大的誓言。

錯覺是什麼?以為結了婚就等於擁有他了,錯誤觀念——結了婚想愛上別人還是會愛上別人,當他愛上別人,在婚姻裡面就變成囚禁。我們總說別人是第三者,誰才是真正第三者?“不愛“的那位才是第三者。

為了不讓兩人的感情太快膩,我沒有每天都去班傑明公寓,不想重蹈覆徹,我還是喜歡待在屬於自己的空間。

雖然我還不知道我接下來該做什麼,但我把自己的生活安排規律,早上會在家做瑜珈或有氧運動,再來是冥想30分鐘,不過媽媽總是在我冥想的時候煮飯,干擾我的思緒,無法安定,會聞到控肉的味道,後來我會在房間點精油,那就是精油和控肉混合的味道。

也許這樣想很壞,但是我還是喜歡我一個人的生活,雖然男人也是有存在的必要,他使我開心,讓生活充滿熱情。

我老是跟班傑明說他想走可以走,因為我不想結婚,不想耽誤他的時間。他每次聽到我這麼說都會不開心「我是自願的!不結婚就不結婚,但我要跟你在一起一輩子。」

我和法蘭克的關係,還是跟過去一樣,在精神上他很依賴,常常要視訊,他還是像木頭人一樣。

我看著螢幕的他,拿起手邊的充電線一直左右搖晃「看著我法蘭克~看著我~」

他笑了「你要催眠我嗎?」

我繼續晃動著「法蘭克看著這條線,你現在是一隻狗。」

這次法蘭克很配合,他開始旺旺叫。

後來我大笑,又搖晃線說「好的,那現在你是以為是狗的貓。」

頓時他無法反應過來,不知道怎麼演,就笑著「好啦——別晃了,讓我看妳。」

他偶爾會叫Uber eat 給我吃,感覺像是他還會繼續照顧我的感覺,為了讓他安心,我會跟他一起看菜單,吃給他看。

他說「等下次天堂島國際線再開時,我就回紐約,搬到尚恩的家裡,希望妳能來,我會等妳。妳會來的對嗎?」

「嗯——會的」

「我的意思是回到我身邊」

「法蘭克別忘記,我們還是要做婚姻諮商再決定。」

「知道啊,我在等你找,妳不是說你要找的嗎?」他問

剛回來一時太幸福,忘記還有很多事情該處理。

「喔!我會找~我會找~」

回到家裡總是會看到很多以前小時候的東西,原本是十年前就該整理的舊衣服和舊文具,到現在都還沒整理,總感覺等到我才打算要開始整理舊回憶的時候,人生也差不多到盡頭了,因為我們總是沒有時間去整理那些雜物。

我坐在地上打開櫃子,裡面有很多小時候的日記,我從小就愛寫日記,有很多日記,但幾乎只有寫幾頁而已,小學的日記比較好笑,大部分都在寫弟弟的壞話,其中有一頁說弟弟半夜都會踢被子,很愛打小報告,很愛吃麥當勞。

忽然看到一頁是我高中的日記,我寫了我的未來老公條件,好像都有達成耶,但怎會還是這樣?忘記加上精神需要是正常人。(冷笑)

我記得當時很愛看唐立淇的星座運勢,她有說哪天幾點幾分可以許願,我就準時那個時候,寫下我未來老公的條件。

我的條件當時是這樣的:身高一定要超過185公分,性能力跟我合,工作能力強,很照顧我,很愛我,長得不錯,智商高,聲音好聽。

其實我寫完後有點覺得自己太貪心了,哪有條件這麼好的對象,本來想重寫的,後來想也不可能實現,隨手將那張紙塞進日記本裡。

不說是不是因為許願的關係,我感覺這就是吸引力法則或量子力學,我們靠著自己的意志力和夢想,去讓這件事情發生。

所以勇敢去想像自己想要的未來,別覺得自己貪心,越仔細越好,別漏了。

我弟弟說他從來沒有幻想過自己會結婚或者有另一半,這是不是也是吸引力法則?他連想都不敢想,怎會出現呢?

他曾經交往一個英國女人,在歐盟工作,從事修正法條的人,當時好像一起在英國讀書,對方比我弟弟大六歲左右。

他們精神上非常契合,當時弟弟以為她就是真命天女。他們感情出現變化,是他們開始約會,再邀請到她家作客的時候發生改變。

其實她並沒有錯,只是“個性不合“,弟弟喜歡以禮相待,覺得愛情應該是互相,但是對方非常的吝嗇,一毛不拔,讓弟弟感覺她就像個公主一樣。

弟弟第一次到她家的時候,發現她馬桶沒有沖,就說「妳馬桶忘記沖了」

她說「除非真的很臭,才沖,省水。」弟弟表示驚訝!(這麼省!)

後來她煮了義大利麵,她家只有一副銀刀叉,給了我弟弟外賣用的塑膠餐盤和刀叉。

接著她開始禁止弟弟去麵包店買麵包,覺得自己做就好,那是奢侈品。

弟弟內心表示(天阿!這也不行?我就想吃麵包!)他沒有直接反應出來。

後來弟弟常常找不到她,因為她很少開手機,她認為手機只有在需要打電話的時候才用,所以基本上都是關機的,更不可能去買蘋果系列的產品,是的她還是用笨蛋手機。

其實弟弟不怪她,只覺得這是個性不合,他還是喜歡她的善良關心弱勢團體。

記得當時分手的時候,那女孩瘦了至少十公斤,她覺得是弟弟嫌她胖,可是她原本一點都不胖。

後來他們還是有保持聯絡,那女孩找到另一個可以和她相處的另一半,他們倆還特地到台灣找弟弟,聽說還去台北行天宮拜拜了。

最近聽說女孩流產了,他也很傷心。她和弟弟視訊的時候,依然表現愉悅,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流產的事情,也是隨口提到而已。

要不是因為疫情的關係,她預計還想再去台灣找弟弟,這次去就是第四次去台灣了。

我老問「她男朋友都不會怎樣?」

好像對方是一個非常豁達的人,好像也愛屋及烏,你去哪我就去哪。

其實如果和前任能維持這樣的關係,也是挺好的。

我就無法和前任保持這樣的關係,一見面就為了性而已,好像前任常常會變成分手後的“床伴“,比起跟陌生人好像安全一點。

這次回來還見了一個我的高中老朋友“諾門“,他是我見過最善良的男人,非常講義氣,非常尊重女性。

諾門是一個產品設計師,他設計的東西非常高檔,連我都買不起,我常常嫌他的東西很貴,不過我老是拿他的試用產品。

因為他太過信任人,常常被騙,他不懂的看人,他老是以為只要寬以待人,熱心助人,也會得到同等回報。

他事業一路上非常的坎坷,被倒債的經驗也有,被利用也多,我記得當我大學畢業後那段期間,他接了很多設計,常常打電話問我「我是不是被騙了?」,看來他覺得我比較奸詐狡猾,問我的話,也許可以幫助他逃過一劫。

結婚後法蘭克一點都不介意我和諾門聯絡,因為法蘭克知道諾門是正人君子,法蘭克也喜歡他的設計。

諾門家離我家非常的近,雖然我可以自己去找他,但身為紳士的他,老是開車來接我到他的工作室。

他是我在這裡的姐妹之一,我說姐妹的意思,我們會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運動,我們常常一起去打羽毛球。

我跟他的關係和B男又不同。B男就是個花花公子,而他只有在單身的時候才會聯絡我,其他時間就是消失了。

諾門是一個專情的男人,愛情只能一對一,反對劈腿,他跟我說劈腿會下地獄之說,害我心裡震盪了一下。

他對我完全沒興趣,我也對他完全沒興趣,某種程度我們把彼此當同性對待。

諾門不高大概174公分,白白的戴眼鏡,感覺像IT男,有酒窩,很愛大笑,無論我講的好不好笑,他都可以笑得很大聲,讓我很有成就感,甚至懷疑他的笑點有問題。

今天和諾門約在高中同學開的咖啡廳吃飯。

他的外型有點改變了,整個背部刺青,還開始抽菸了,我個人覺得是不是他想要變男性化一點,這樣就不會被欺負了。

我看著他問「你那個刺青是泰國那種刺青嗎?」

「對啊!有經文的那種,有一個泰國的大師特地來刺青的。」

「該不會是那個…屍油刺青吧?」

我之前聽說泰國就是有這種念咒用屍油刺青,而且我超愛看泰國的鬼片,對那種巫術,還有點了解。

「不是啦!不是那種的」他堅決否認

「是這樣嗎…」我懷疑的看著他

「這是為了事業,不能為非作歹,也不能外遇。」他說

「是喔——那你感覺事業有真的比較好嗎?」

他大笑「好像沒有,好像更差了。」

我也大笑了

其實諾門不需要白手起家,他的家境其實還算不錯,好像是做進口歐洲重型機車的工廠。他跟我說他是男子漢,要靠自己努力,話是這麼說,但他還是讓他爸爸幫他買房子,還精裝他的工作室。

當我們吃飽飯準備付錢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身上沒有現金,我看著他「我沒有錢」本來今天出來說好,是我請客。

他咧嘴笑「算了—我請你吃」

「我可以去領錢,你在這裡等我。」我大女人說到做到,明明說要請客的。

「不用不用——下次給你請。」

後來——我們又從這間咖啡廳,轉移到下一間咖啡廳,我特地去隔壁超市領錢,請他喝咖啡。

本來想過如果真的離婚後,我要幹嘛?

諾門說,我可以當他的合作夥伴,他願意跟我分享盈利。他就是如此講義氣的朋友,我都還不知道我能幫助他什麼….像他如此重感情講義氣的人,我真心祈禱他能事業順利,一定會成功。

法蘭克跟我說,我不需要找任何工作,只要做我現在開心想做的事情就好,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我很感激他,不過像我如此獨立的人,當然希望我自己能靠自己。

我捨不得法蘭克,因為他在我離別以前說了一句話「無論你在哪裡,只要我知道你健康快樂的活著,這樣就足夠了。」我很感動,他並不想放手卻為了我的人生和理想,放我自由。他說「我不想妳的人生有後悔」

現在我忽然想起蒂蒂阿姨的話,她要我不要太過驕傲,想要獨立自主,不讓法蘭克金援我。既然法蘭克與我是夫妻,就算離婚,我也有資格擁有他財產的一半。我當時跟蒂蒂阿姨說「這樣不會顯得我很卑鄙?」

她跟我說「你為他犧牲的一切,那些犧牲足以讓妳自己賺很多錢,他必須也要為你的犧牲承擔責任,妳跟他是夫妻,就算分開了,他也有義務贍養妳。」

所以我拋下我高傲的態度,決定接受讓法蘭克繼續照顧我。

其實我現在最想要的生活計畫是回到台灣,一個人或不是一個人都無所謂,如果等到我們都七老八十了,法蘭克依然一個人,我跟他說「到時候跟我一起在台灣,我們在台灣養老。」

他說「我沒去過台灣,到時候妳會來紐約接我嗎?」

「會的,再遠我都會去接你。」

班傑明知道我和法蘭克的關係,他不介意我們還保持聯絡,如果需要回去看法蘭克,他說他也會跟著去。(我才不會給他跟)

我本來以為他是一個很大方開明的人,脾氣又好,天生樂觀,不過經過一次的突發事件,我個人認為班傑明有隱藏性暴力傾向。

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不過我想與他的父親曾經家暴多少有隱性家族遺傳。

要認識一個人,是要花時間的,別說怎老是吸引到這些人,你們知道的,剛開始他們絕對不是這樣的。

事情發生是在某天晚上,班傑明趁我不注意看了我的手機,看來聰明的他把我複雜的密碼熟記了。

他皺眉拿著我的手機,看著我「誰是野獸先生?」

「你看我手機?」我憤怒的凝視著他

「他幹嘛問妳要不要出去?他是誰?」

「前任」我誠實的說

「蛤!前任!找妳幹嘛!」他好生氣,第一次看他那麼生氣。

「他只是想說我已經回來,可以見個面之類的。」

「那妳跟他見面了嗎?」

「有一次,約在外面咖啡廳。」我不會承認我還去他家的事情

反正我手機簡訊裡面並沒有提到,我去了他家,早知道簡訊應該刪掉的?

「妳都不用跟我說一聲嗎?」他抓緊我的手機憤怒地指著我的臉

「我覺得沒什麼啊,那也是剛開始回來的時候。很久沒見了,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講的好像一件平凡的事情

這時候他開始情緒失控,對我大聲說話「妳很不尊重我,你知道嗎!妳老是把我當弟弟對待,我已經25歲了!告訴妳!!我超討厭那樣!!我是男人!我不想任何人碰妳!!我要他消失!」才剛說完,他轉身打開床邊的床戶,把我手機丟了下去!!!

(林阿罵勒)待續

9 thoughts on “Alfa’s Summer Diary p.39-40

  1. 要電話的那位啊…沒有下文😂但就維持點頭之交。你跟野獸先生…😍😍但是看起來野獸先生想拉你,而你依偎著班傑明,法蘭克先生的狀況原地踏步…感覺上你好像在熬一鍋粥,而這三位是你粥裡的配料,你呢則是在瓦斯爐上攪拌著這鍋粥的主人,深怕快了一點粥不夠稠、慢了一些又沾鍋…細火慢燉著!

    話說,如果你沒有靈感時,可以寫一篇小熊的文啊,他長大速度應該很快,紀錄小熊的成長我也很想看耶 哈哈 他是跟著你一起睡嗎?法蘭克喜歡小熊嗎?班傑明會跟小熊吃醋嗎?我對小熊的興趣已經超越野獸先生?😂😂

    1. 小熊🐻睡房間門口,我媽所以狗毛不要在房間😅😅😅班傑明吃醋呀,法蘭克對小熊很好,野獸很喜歡狗。 我會想想再寫個什麼🤔最近有點心力交瘁 累累的

  2. 阿花新年快樂🎉希望你一切順心、平安~心想事成😜有空記得分享一下小熊的近況!我也好喜歡柴犬!小熊已經會定點尿尿了?感覺還蠻穩定的?柴犬不太好教,都很皮呀😂但是好可愛!我看到班傑明把你手機丟出去…你罵了…林阿罵勒…我笑好久😂還分享給朋友看了 哈哈哈哈 大家都覺得很有畫面!你的心境,我真的感同身受,我懂!

    1. 新年快樂🎈🍾️ 阿美~你跟那要電話的有下文嗎?希望一切安好。 小熊喔~最近很愛咬人,感覺像帶武器出門,嚴格管教中~~~ 不過已經會定點上廁所了🚽很感動。真的不好教~~~當修行~

  3. 親愛的Alfa, 新年快樂♥️ 新的一年希望妳越來越快樂,一切平安

  4. 吼! 怎麼可以偷看手機~ 是說以愛之名佔正是小孩子會做的事哩,
    班班這集太讓我失望惹…

      1. 我也愛關注唐老師,網路上很多星座知識,但最終都會選擇性的聽唐老師XD,一種星象運勢各自解讀,唐老師的很暖心正向,會有令人安心的感受。
        從沒認真面對許願這件事,使我聯想到曾在IG滑到一句勵志話語:你將會得到你有勇氣索取的。
        也許真可以嘗試dream big,嘿嘿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