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Summer Diary p.43-44

Alfa’s Summer Diary p.43-44

富白人之間也會歧視,他們會看吃飯的體態,說話的方式,他們再分類至相見如賓或者可以當朋友。

要跟上流社會的白人當朋友,那要看他是從事什麼行業的,從事商業的,他們會希望跟人交流是有互利共生,你那邊有我想要的,我這邊也能提供給你。

他甚至問了你參加了哪種俱樂部,來分類你是不是跟他同一類,高爾夫球俱樂部,還是網球俱樂部…等等。

打一次絕對是700美金起跳,對他們來說是小錢,那要看誰才花得起,如果年紀輕輕就出現在那種俱樂部,他們會問「你是來自哪一個家庭的?」

這樣的交友圈,令我作噁,所以我討厭他們全部,尤其是那種虛偽的假象,他們真的有真心朋友嗎?

我想在他們眼裡,我就是一個沒禮貌高傲的華人,我老是板著臉,不搭理任何人。

種族不平等,就是我必須要說出「我是醫生」,像是我黃種人,我如果講出自己的身份,別人才會同等看我——那我又何必跟他們當朋友,我也不希罕。

想起墨太太——也許她真的是為我好,不想我被人瞧不起,因為我的行為舉止太過隨性,沒有高格調淑女的樣子。

有時候看著班傑明,好像在看以前的我,那個隨心所欲的我,不受拘束的自己。

我有晚看著班傑明的臉「你真年輕」

「妳也很年輕」他摸著我的臉

「我很快就變老了,變老奶奶你也要跟我做愛嗎?」

「要啊——妳還是妳,我愛妳的靈魂。」

班傑明讓我欣賞的一點是,他讀的書比我多,我指的是專業領域以外的書,他懂的真的比我多,從他身上我也學習不少文學。

我們會一起批判歌德—少年維特煩惱裡面的夏綠蒂,班傑明認為夏綠蒂應該選擇愛情,不應該在沒有預警下決定嫁給別人,但是現在的我,了解夏綠蒂的苦衷,她家裡還有五六個小弟妹,家裡沒有錢,她必須嫁給有錢一點的人,才能照顧家人。

某天晚上他深情款款的看著我「我把我這輩子的愛情給了妳,就夠了,我這輩子終於擁有過愛情。」

我微微笑看著他的眼睛「我有什麼讓你如此執著?我認為自己沒有好到讓你如次愛我。」

「我從妳身上看到我自己面對愛情的樣子,妳像一面鏡子,讓我了解我自己,而對我想給妳得愛情只有“真善美“,沒有束縛。」

雖然我當下真想潑他冷水,問他又是在哪抄過來的愛情甜言蜜語,不過那也算是他想表達給我的想法吧!

他說「我曾想過我會不會想柴可夫斯基一樣,一輩子不婚,都在和一個貴族的太太“梅克夫人“私信,但一輩子都見不到對方。」

我從來不知道柴可夫斯基還有這段情史,光看照片,他像極了普通的嚴肅老爺爺,原來他也有浪漫情史。

他的故事讓我好奇,我問「都沒見過?」

「是啊——好像那位貴婦人一直在默默支持他,直到她破產那天才停止贊助他,貴婦人的女兒也不諒解媽媽如此瘋狂。其實…他們也不是沒有見過面,有一次柴可夫斯基在一場晚宴上彈琴,貴婦人那晚去了,但是她沒有跟他見面。」

「是她長得不好看嗎?」

「這我怎麼會知道…」

「不過至從梅克夫人停止通信,柴可夫斯基開始有憂鬱症,過三年後也去世了。」

「這是愛情吧!」忽然被這浪漫的故事感動了

「應該吧,因為柴可夫斯基一輩子沒娶,當時很多人說他是同性戀。」

「專情使他們愛情更加美麗」

聽完班傑明說的愛情故事,我就拿起手機搜索有關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的故事,為了查證以外,我也想吃到有沒有他們的電影,後來我並沒有發現有關他們愛情的電影。

班傑明看著我說「我有想過,如果妳這輩子都沒辦法跟我在一起,我也可以繼續像之前那樣,每天陪伴著妳。我只擔心妳哪天消失了怎麼辦…其實有沒有性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我只想跟我愛的人做愛。」

「這樣對你來說一點都不公平,我不會讓你一直等下去的。」

「有時候我就覺得妳很自私,妳總是先做決定,然後要我接受不然就是走人。」

「嗯…我知道,但我有問你的感受,你從來不說。」我說

「因為我並不想要說錯任何話,我怕妳會生氣離開我。」

「我並不會那麼意氣用事,你如果有不開心的事情,應該直接跟我說。」

我看著他的眼睛嘆了一口氣,忽然一句「哎——你如果是GAY那該有多好。」

「蛤!」他非常震驚我這麼說

「我就想要一輩子跟你在一起啊,如果是情侶感覺早晚會分手,假如你是忽然是同性戀,我們還能當姐妹之類的。」

「姐妹你的大頭鬼!」他被我的話氣的變臉

我看他生氣的樣子,就想笑「哎呦呦——生氣了喔,來親親我。」我嘟起我的嘴

「我才不要!」他冷眼看我,像是討厭我這麼有自信的樣子。

「親我嘛~」

他還是無法生氣太久,露出笑容,給我一個吻「妳真的很討厭」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