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Summer Diary p.45-46

Alfa’s Summer Diary p.45-46


原本我很恐懼待在家裡,怕媽媽會成天唸我,要我去醫院工作或者找其他好對象之類的話,過去的我會跟她吵架,也許會大聲的說「不要管我!」,我覺得這並不會讓媽媽放心,也會讓她受傷。

這次我想用不一樣的方式,表達我內心的想法。

當她開著車說著「妳要不回台灣,到台北找看看有沒有好對象,女人時間有限,妳最好36歲以前能有個孩子,而且台北比較安全。」

我輕輕深呼吸,說著「媽媽,我過去可以很快找到對象,要生孩子其實不是難題,問題是我現在還在處理婚姻的事情,我沒辦法馬上進入一段感情或者找一個人跟我生孩子,還有…我真的不想什麼都按造你的想法去做,我不想之後失敗了,我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你,而你已經不在我身邊了。」

媽媽沒有像過去會跟我對罵,反倒是和氣地說「我知道,我知道你有自己想要的人生,但是我只想說些作為媽媽該提醒的事情,你不需要按造我說的去做,我只想要做我的本分而已,要不要聽其實不重要的。我就是愚孝才落得人生如此的下場,我就是太聽你外婆的話,找一個門當戶對的人相親結婚。」

「嗯——是的」

「法蘭克家人是真的對妳還不錯,不過他的精神狀況如果可以改變,也許還有機會一起生活,會很幸福的。」

「嗯——」我也知道如果他改變了,我會很幸福。

媽媽說天妒英才,太美好總是走得快,人生要有點不完美,才能好好的活著。

我這次居家隔離看了一本書“天使帶我回家—克里昂“,裡面提到一個讓我對事物的看法,變得不同,他說「事物未必是表面上看起來的樣子」。

我對任何事的發生,變得不再有太大的情緒,不太過傷痛,不太過生氣,不再情緒化,如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早會發生的事情,那它來了,我也不會太過緊張。

回到紐約的我,跟班傑明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開心,我們兩人像是被催眠了一樣,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兩人有說不完的話,常常聊到凌晨三四點,然後睡前說「明天不能再那麼晚睡了」但明天又聊到很晚。

他說他很幸運能遇見我,但我總覺得認識我,愛上我,是多麼不幸的事情,他可以讓自己的感情生活更加單純快樂,他卻選擇這樣的我。

對我來說他像天使一樣存在,凡事微笑面對,那對他來說我又是像什麼一樣存在?

某天早上,我答應我媽媽要幫她洗車,我穿著大學時期的灰色過膝裙和寬鬆的無袖藍色棉質上衣,整體看起來就是個阿婆,還帶著眼鏡和口罩。

我在門口外面抽地毯出來刷,忙進忙出的,我有注意到一台白色的車停在隔壁鄰居門口,我不以為意,我想也許是鄰居家的朋友暫時停靠,就繼續拿起毛刷刷我媽媽車裡的地毯,還用吸塵器打掃乾淨。

等我全部收拾完的時候,裙子整個濕透,那台車子慢速移動,開走了。

後來我回到房間,準備洗澡,順便拿起手機,看到來自野獸先生訊息。

“妳剛剛在洗車嗎?我從妳的屁股形狀就知道那是妳“

我內心尖叫(什麼!!難道剛剛那台白色車子是他嗎?)

我回“不是我啊,是我媽媽耶!“

他秒回“看起來是妳啊,我不可能把妳認錯,就算妳包成那樣。“

“嗯哼,是喔“

“下午要幹嘛?“他問

“寫作看書“

“這樣啊,挺悠哉的。要過來嗎?“

我心裡確實猶豫了,想到班傑明,我拒絕他“不要“

“為什麼?不想見到我嗎?“

“應該不是那個問題吧?我有男朋友呢,而且我還有老公。忙不過來抱歉!“

“哈哈哈,這樣啊,我很乖的,也不亂,多一個我也可以啊。“

“嗯哼“

“我們很久沒有去那間咖啡廳了,要一起去嗎?“他又問

(咖啡廳?是那間我們常去的咖啡廳?)

“現在疫情期間,我們是不是要保持距離?少去人多的地方“

“可是妳又不來我家,也不跟我喝咖啡。那我要怎麼見到妳?“

“見我幹嘛?我長得跟上次一樣。“

“因為我想妳“

想我嗎?我嘆了一口氣….據我的猜測,野獸先生婚禮取消也許跟他外遇有關係,雖然我也沒什麼資格說他,但…如果繼續跟他糾纏,我怕是浪費青春,不過他確實跟我相處上挺融洽的,我想如果有緣份,真的有緣份,我們會在一起的。

總覺得跟野獸先生在一起就不會幸福,我曾經也以為我跟法蘭克在一起會很幸福。

對方會不會外遇這件事,我倒是看得很淡,“會“我也不能怎樣,我總不能跟對方在一起,老想著他總有一天會外遇,每天神經兮兮的,變成一個愛情奴隸,那還會開心嗎?那寧願不要開始。

如果我的另一半外遇了,如果是老公我會選擇原諒,畢竟要在一起十幾年跟同一個人,確實會膩,要是他選擇跟第三者在一起,我也會很難過的成全,畢竟出現三角戀的時候,中間有兩個人是相愛的,不被愛的那位,才是第三者。

想起大學時期,第二任和學姊劈腿,我一開始是選擇原諒的,我其實也不知道該怎做,如果他還愛我的話,這件事情就算了吧,不過他求原諒的下週,又交了新對象,這…不是我要不要原諒的問題,是他想離開了,我們能怎樣呢?

有人說男友變心了,就把自己變更美,讓他回心轉意,不過我認為我們把自己變更美不是就可以交新對象?何必再去努力把已經變心的人找回來,這是何苦呢?因為你愛他,那他愛你嗎?

人生短暫,無論跟誰在一起,好好享受跟他在一起的過程,會發生什麼事情也順應自然,該發生的就讓他走吧。

現在的我面對任何問題的態度是“接受let be” ,“放下let go”,“內化let in” 內化自己的心靈,療癒自己。

班傑明說我現在越來越像在修行的人,說話特別老道,我說「是嗎?那要不要跟師父一起感受升天的感覺,徒兒。」伸手輕壓他的頭「要跟師父雙修嗎?」對他眨了媚眼

待續


其實呢——每個人都想從痛苦解脫,所以不停尋找解脫的方法,去旅遊,聽演講,看書,與人聊天….等等各種方法,我們都想得到一個“原來如此“,“我終於懂了“來點醒我們,那既然如此,你知道你會因為一句話解脫,為何還要一直去尋找那句話?

一定等到哪個人說了哪句話或者是你看到什麼得到了領悟才會想開,那為何就不現在放下?開始自己的人生,那天肯定會到來的話,那為什麼今天不行?

要等別人來救我們是嗎?

那句話有這麼重要?

那你希望聽到什麼才會領悟?能告訴你自己嗎?

2 thoughts on “Alfa’s Summer Diary p.45-46

  1. 謝謝阿法這篇文章,最近發生一些事,一直覺得過不去,看完後,心情好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