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Summer Diary p.47-48

Alfa’s Summer Diary p.47-48


以前我跟法蘭克有相約好,結婚第十年要去日本富士山那邊的一間飯店,窗外直接可以看到富士山,也可以在陽台吃早餐,陽台也有床,我們好期待第十年的到來,現在還能實現嗎?

一回來心情過得特別快樂,似乎忘記我還需要跟法蘭克接受婚姻諮商,他昨天又提醒我「妳別忘記妳要負責找諮商師的事情」

哎——其實事實就是我現在真的過得比較快樂,但我還是要按照失婚S.O.P進行,通常都要先經過諮商再決定要不要分開。

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很少和班傑明在外約會,幾乎都待在家裡。一般來說經過上次手機事件,對方會更加神經兮兮,更會查手機,不過班傑明沒有,他選擇相信或者是給我“自由“,他說他不想控制我。

我跟班傑明說過我想去富士山那邊的飯店,但是現在我們需要存錢,也許再五年我們可以去。

(因為我不想用法蘭克的錢,帶著我的小王去旅行,這樣有點太賤了。)

班傑明說「不就是去日本而已,我們明年也可以去啊!」

「可是很貴,我現在的狀況應該不能馬上跟男朋友去蜜月吧?」

「很貴?多貴?」他問

「一晚上要快一千美金,而且我想待在那邊七天。」

「哇!這麼貴!那好吧——那我把存款拿出來,我們還是可以明年去!不需要等到五年後的。我想跟妳一起旅行,我想去妳想去的地方。」

聽到他這麼說我內心好感動啊!因為我知道他存款根本不多,願意為了我把積蓄拿出來,真是小傻瓜,幸好我不是愛情騙子,不然他的錢早晚被我騙光光。

但我還是婉拒他了「現在疫情這樣,日本也不會給我們去的。」

我又說了「而且你存那麼久的錢,不能這樣花的。」

「錢可以再賺就好,我想要跟妳旅行」他微笑抱緊我

他說「我以後一定要賺很多錢,我要存夠一千萬,然後我就和妳到處旅行。沒有妳在身邊,我哪裡都不想去,我只想跟妳在一起。」

每當他說出如此感性的話,我都會轉移話題「喔!對了——明天早上我要去婦產科一趟。」

「婦產科?」

「嗯——我預約明天」

「妳怎麼了嗎?」

當他問我怎麼了的時候,我想到之前他故意惡作劇騙我他小時候去算命,算命說他活不過30歲的事情,我記得當時我還真的哭了。

我心裡忽然靈機一動!(報復的時間到了!)

「其實…我不是不嫁給你,只是…」我欲言又止

「什麼!妳幹嘛?你不要嚇我啊」他一臉非常緊張的樣子

我必須忍笑「我有癌,就在我子宮裡面。」

「不是吧?妳之前怎麼都沒有說?」

「因為我不想你擔心,這也是我沒辦法嫁給你的原因,我沒辦法生孩子,更不可能陪你太久,因為我快走了。」我眼角演出了淚痕

這時候的班傑明,雙眼完全泛紅,接著淚流滿滿,哽咽地說「不可能——怎麼可能呢」

「對不起」

「那還可以活多久?醫生有說嗎?」

「大概就在兩年吧」我亂講的

「兩年?你明天問醫生要怎麼樣才能活更久」

太嚴肅的玩笑,點到為止「好啦——我騙你的」

他眼睛開始呆滯「妳幹嘛騙我!這一點都不好笑」

「你之前不是也騙我,你活不過30歲,我說過我會報復的。」我壞笑的看著他

「其實我剛剛眼淚都是假的,我早就知道妳在騙我。」他只是不想輸給我

「不可能!你剛剛明明就是被我騙到」

「沒有——妳演技超爛」

切——他就是死不承認我騙到他了。

眼前這麼可愛的男人,像天使一樣存在,而我就像是想跟天使在一起的惡魔。

隔天早上九點

我開車到醫院,準備做婦科檢查。我一直來想做卵子庫存量,畢竟今年也要33歲了,不一定要一個孩子比我想像中困難。

當天只做抽血,報告要等一週左右。身為醫護人員的我,我還是喜歡給女醫師看私處,不過偏偏婦科超愛找男醫師的,不過我特地找了有女醫師的醫院。

在檢查過程,剛好B男傳了簡訊“在哪呢?出來吃飯!“

才剛打完簡訊的他,又打了電話過來,被我拒接。我馬上傳了醫院的照片給他“我做個檢查,之後說“

“琳恩!你怎麼了!!“他大驚小怪的

“沒事啦!普通檢查!待會打給你“

好久好久沒有見到B男了,他跟我說他現在變更帥了,叫我別愛上他,嗯哼——那我倒是要看看是長多帥。

檢查結束後,B男跟我約在一間素食餐廳見面,還是我先到的,我先點了蘆筍義大利麵。接著有人點了我的肩膀!我正要回頭他馬上做到我旁邊,給我一個性感的微笑「怎麼樣?我是不是很帥?」

我屏住笑容,認真看著他的臉「哪裡變了呢?」

「蛤!我的鼻子啊!」

「鼻子?你整形?」B男本身不差呢,是不是整形科的人,不順便整自己過意不去?

「對啊!你有沒有覺得我的眼睛變得特別深邃?我輕輕墊高鼻樑」

我仔細看他的鼻子,確實比之前直挺,所以我好奇的說「那我可以摸一下嗎」我伸出我的小拇指,打算就用小拇指輕壓一下。

「可以啊!」

當我正要摸的時候他忽然制止我「等等!!」他抓住我的小拇指,拿起桌上的餐巾,擦我的手指「手要乾淨才能碰」

「喔喔——是是是」

他抓著我的小拇指按著他的鼻子邊說「有沒有感覺到不一樣?」

當他把我手放下來的時候,當他正準備摸我的鼻子做比較時,我身體退了一步「且慢!別摸我鼻子」

他大笑「假鼻子沒辦法做豬鼻子的動作」

「是喔?那我用力壓看看你的鼻子」我壞笑的說

「不行!」

過了那麼久,好幾年沒見到彼此的老友,他看到我,就知道我過得很累,他說我變疲憊的感覺,有點滄桑。

因為B男沒有固定的性伴侶,他跟我說他每次都會帶著愛滋病檢測紙。

我驚訝的說「蛤!急著打砲還要等十五分鐘結果出來啊?」

「當然沒有啊,做完再測啊,如果出來陽性我就72小時以內去醫院吃pep.」

我發自內心佩服他「佩服佩服!砲王絕對你莫屬。」

「哎——我在想我是不是要更好的管理時間。」

「不用!你已經掌握得很好了」他的對象每個都知道彼此,而且非常願意當一個安靜的女人,這就是他厲害的地方吧。

回來的每一天,我總覺得時間過好快,因為我每天都過得很快樂,不過我總是在法蘭克面前保持普通心情,如果我太快樂他會感到孤單。

我在9月16日,第一次做心理諮詢,雖然他沒有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卻給我人生一個方向。

那天我提早半小時到,坐在位子上填寫表格,上面有許多我是否想自殺的念頭,雖然我曾經想過結束生命可以解決問題,但我根本不會真的去做。

時間到的時候,一位中年女性帶著眼鏡,短頭髮,髮色幾乎是白色,看起來就是一個很療癒的人。

進了診間,我自己泡了杯綠茶,往她對面的單人沙發座坐下,我面帶微笑地說「這可能是我第一次心理諮詢,所以我可能不曉得如何開始。」

她慈善的笑容,溫柔地說「沒關係,你想從哪裡開始說都可以。」

我以為諮詢的時候,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不過我越講越搞笑,我們都笑得很大聲,我把悲傷的事情都變成笑話來看。

我把從結婚一開始到最後所有的問題全部都說了出來,當我喝了一口茶的時候,她開始回想我的問題。

她問我「從剛剛到現在,妳說妳想要孩子,又怕有了孩子就需要跟著先生一輩子走不了,這有點矛盾,你清楚你要什麼嗎?你要婚姻嗎?要孩子嗎?」

我想了一下「其實…我想過要孩子,但只是為了幫他們家傳宗接代,但我從未想要一個孩子,因為我不需要小孩來侍奉我晚年。」

「所以妳就只想付出妳的愛而已,是嗎?」

「好像是這樣」

「那妳養一隻狗就可以了」

我頭上燈泡忽然發光“叮咚“「對耶!我真的養了一隻狗」

「是啊——狗不會給你任何回報,牠們只能給你愛還有得到你的愛。」

在我低頭沈思的時候,她又跟我說「想清楚你要什麼樣的人生,要什麼在你的人生。如果婚姻對你來說可有可無,你不想再結婚了,那現在是不是你要過的生活?」

我忽然間想明白「是的——我現在很快樂,我是自由的,如果他能同意我們倆這樣分開兩地,幾個月見面一次,有沒有孩子,婚姻對我來說不重要。」

「那妳現在是不是正在過你想要的日子」

「是的——」

雖然我完全知道我要什麼樣的生活,但藉由另一個人再次分析指出我的思路,發現我的決定會更加確定,必且不會後悔。

短短的50分鐘,讓我心情舒暢許多,看來醫生還是需要醫生的,互助互惠的道理。

那天我心情愉快到走到地鐵站,準備回家。

路上接到野獸先生的電話,至從上次見面都過了幾週了。

當我接起電話,他說「在幹麻呢?在外面嗎?」

「對啊,怎麼了?」

「沒什麼——就問妳好不好」

「還可以啊,剛去了心理諮詢中心洗滌我的靈魂。」

他咯咯笑「那之前是多髒啊?需要付錢清洗。」

我嘴角笑了「髒的一塌糊塗」

「其實我打給妳,想問妳要不要過來——我週六就要去波蘭自助旅行幾天。」

「現在疫情期間,你還要旅遊?」非常像他的個性,無人可以阻止。

「對啊——總不能一直困著吧,衛生安全做好就好了。」

「你一個人?」

「不是——跟我以前的老朋友,我們會到郊區露營。」

「這樣啊」

「我就想旅行前可不可以和妳見面」

「我不想見面就是做愛」

他笑了「我有那麼壞嗎?不一定要做愛,不過需要保持距離,我怕我受不了。」

「那就不要見面啊」

「可是我想妳,很想妳,妳不想我嗎?」他忽然放低語氣,聲音撩人的說。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