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a’s Diary p.63-64

Alfa’s Diary p.63-64

到他家的時候,我敲了門,沒有用鑰匙進去,用我的手指遮住了防盜孔。

房內的人開口說[誰?]

我沒說話[……..]

[琳恩嗎?不要玩了喔,這樣很幼稚。]他知道是我但又很不確定的說

當他打開門的時候,露出那像天使般的笑容[我就知道是你]

我馬上撲向他

[哇哇~這是甚麼驚喜啊!]他笑著邊說

我抱緊他說[我好想你]

他聽到後感動的抱緊我[真的嗎我好開心]

然後我開始向他索吻,看著他[快點跟我做愛,我好想要你]

他笑著吻我[妳可以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嗎?我好喜歡]然後將我抱起

[今晚不要睡了寶貝]他眼裡充滿著愛我的靈魂

[讓我身體填滿你的愛,永遠不要離開我,班傑明。]

他邊吻我的乳房含糊說著[永遠不會,妳去死我也跟著妳一起去。]

他溫柔的將我放在床上,站在床緣脫去自己的上衣,接著慢慢的為我脫去牛仔褲,吻著我的腳趾,看著我的眼睛,性感的說著[這是我的]。

吻到小腿[這是我的]

吻到大腿[這是我的]

吻到肚子[這是我的]

吻到我的心臟[這也是我的,全部的妳都是我的。就像我的心一樣,全部都是妳的。]

我說[親我]

他爬向我,面對我吻了我的唇說[說妳是屬我的]

我陶醉的看著他的眼睛[我是你的,我的靈魂都是你的。]

[這是妳說的…妳要永遠記得。]說完他半跪姿勢,打開我的雙腿,快速將我拉向他

他握住勃起的亢奮在我私處不停地來回的磨蹭著[妳好濕]壞笑的看著我

我看著他[在來的路上,我光想著你就已經濕了親愛的。]

[妳好色]說完他馬上停入

那瞬間我[啊]一聲閉上了眼,抓著他放在我大腿上的手

他緊實的臀部前後律動好快,讓我忍不住大聲呻吟[ㄤ~你好棒班傑明,再大力一點]

他將我抱起和他相擁,快速的向上律動,我環抱著他的頸和他熱吻,我內心無比的歡喜(天啊,他越來越厲害了,我快暈了。)

[我快射了]他一副受不了的臉,閉著眼睛忍住的樣子

可是我還沒高潮耶!!怎麼可以呢,我喘著說[不要~我還要~]

[不行~要來了~]說完他將熱液射出

不過他也沒有放鬆下來,射完他將我平躺舔著我的私處,他用右手繼續讓他的亢奮再次勃起,很快的第二次勃起緊接到來。他說他會做到我高潮為止。

25歲的班傑明比起30幾歲的男人,體力好,持久力長,可以一夜多次,24小時內可以4-5次。

像是早上做一次,中午做一次,下午做一次,睡前做一次,凌晨做一次。如果他喝了點酒,會面臨難射問題,會一直維持勃起的狀態很久。

28歲的野獸先生也是如此24小時內3-4次,法蘭克是一天最多兩次,但是每次時間都很久,久到我快睡著。

結束後我和班傑明躺在床上喘息,他轉身看著我[如果哪天飢荒了,妳可以吃掉我。]

[神經病…我寧願吃土]他又在演電視劇了

[我說真的,我不會讓妳餓死的,餓的話我的身體都可以給妳。]

[你怎麼那麼M,這是SM的人才會有這樣的想法吧?愛到把對方吃掉]我說

[我想成為妳的一部分,我就是妳,妳就是我。]他握著我的手輕啄一下

[真有那一天,我也不會吃你,你也不能吃我,一起吃土就好。]

[我再窮也不會讓妳吃土的,我吃妳剩下的就可以了。]他認真的看著我

他常常會故意說些很感人的,要我感動到哭,但我從來沒有因此哭過,他很希望哪天我會因為他說了哪句話流淚。

隔天早上,我睜開眼的時候班傑明已經醒了,眼睛直盯著我。

我有點嚇到問「你幹嘛?這樣很可怕」

他面無表情的伸手撥開在我肩膀上的髮尾,緩緩說道「昨晚我夢見妳跟其他人做愛——」

「真假!跟誰?」我笑著問

「這是重點嗎?重點是妳跟別人做愛」

「這只是夢不是嗎?」我看他認真的樣子有點好笑,難不成我要為他的夢道歉?

「嗯啊——但我還是很不爽。我會吃醋」

「那我在夢裡有很爽嗎?」我搞不清楚狀況的繼續問

「妳真的…..氣死我了!」他馬上翻身到我身上

我笑著看著他「我好奇而已,怎麼會夢這種夢呢?」

「我不管!我就是生氣!妳是我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我連春夢也都是妳,怎麼可以夢到妳跟其他人呢。」

「誇張了——只是夢而已,而且又不是我的夢。」

「我不允許!我不想你跟其他異性有任何程度的接觸,我就是會吃醋。」

(咦?這樣怎行?佔有慾太強了)

「嗯哼」我假笑的看著他

那瞬間他將我翻身,快速拉下我的內褲,打我屁股(啪啪啪!」

「你幹嘛啦!很痛耶」我手往後拉起我的內褲

「懲罰妳,我一想到妳在夢中很爽的樣子,就很生氣!」

我假裝無辜的看著他「原諒我嘛,這是非自願的。你現在好帥喔,我濕了。」

「妳喜歡粗魯的性愛是嗎?」他壞笑得看著我

「偶爾還不錯啊」我對他眨了一眼

「那不讓妳見識一下我的厲害太對不起妳了」

「拜託——讓我看看升級版的班傑明」

原諒我——我無法一一道來,那次可以說是人生美好性愛前三名,翻天覆地,舒服到可以魂飛魄散,我想他出了他有生以來學到的全部招式。

就連他從後拉起我的頭髮快速抽動,那瞬間達到高潮,渾然忘我,我只聽見那幸福啪打聲。

老實說34歲要連續做很多姿勢,有時候速度太快,真的會抽筋,抽筋的時候“啊啊“叫時,他分不清楚是呻吟還是抽筋,我也不好意思說(我的大腿!抽筋了!)

我終於能體會現在老前輩常常說“想當年“,想當年我也是體力不錯的(煙)。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