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2

我深深記得,我一直拉著車門,但是打不開,當時我三歲而已,我完全不知道如何開車門,我能做的就是大哭。

後來的事我也忘了。

爸爸——是不是很可惡? 是的——很可惡,但是我們都原諒他了,因為他老了,他現在只是一個無助的老人。他沒有做到他應該做的,而我不同,我做到我該做的。

不知情的人,像是當天找到失蹤的爸爸時,大家都在罵我,冷眼瞪我,說我不孝,讓我爸爸流浪,不聞不問————我心裡無數個嘆息(你們不了解我的過去,為什麼要對我指指點點的?)

我不想告訴看護人員爸爸曾經是家暴者,因為我不想太過講義氣的人,在我沒看見的時候,欺負他,因為他受的苦也夠了。

我如果在深夜想到這段回憶,常常不知覺的流淚。

(想到這我又默默的抹去眼角的淚痕。)

「怎麼了嗎?」

是傑克——他醒了。

「沒有——只是有點累了」我微微笑看著他「有睡飽嗎?」

「嗯——有,做了美夢」

「什麼夢呢?」

「有妳的夢」他嘴角微微上揚,然後緩緩坐起看著我「我很好奇,心理醫生也許要心理醫生嗎?」

「會啊,很多心理醫生都有替代創傷,他們也需要治療的。」

「那妳呢?心情不好的時候,怎麼辦?」

我笑著說「我好像,忙到沒有心情不好的時候。」

Ina on Twitter:

「這是好事嗎?」接著他又壞笑的說「我還有一個特長、妳要聽看看嗎?」

「什麼特長?」

「我善於調教女人——」他眼神壞笑的看著我

Michele Morrone 365Dni GIF - MicheleMorrone 365Dni 365Days - Discover & Share GIFs

我嘴角上揚「嗯嗯——有機會再跟我談談你的感情世界。」

「今天也可以說啊!妳不想知道詳細說明嗎?」他一副等不及的臉

我盡量不想跟他交心,因為我不能和患者有感情,我站起來說「傑克,我們下次見,今天就先這樣吧!」

他失望的坐起「嗯!好巴——可以每週都約嗎?我好像需要每週呢,我不能一個月只有一天睡得好。」

「我盡量安排,我可以請王秘書通知你時間。」

他溫柔的微笑「好!」

gif lilo and stitch disney cartoon 90s therapist shrink thisney •

傑克走了以後,我為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辦公椅上看著接下來的預約,下一個是明天早上九點的瑪莉太太,也是重度憂鬱患者。

 

這時我的偏頭痛又犯了,我雙手撐著我的頭,恨不得撕碎我的腦袋,才能阻止這種爆炸性的頭痛,我喝了一口咖啡後,點了一支菸,好讓我鎮定下來。

右手拿著菸,用大拇指抹去嘴角的咖啡漬,站起來走到窗戶,我撥開百葉窗看見,隔壁樓的女孩正在窗邊澆花,我喜歡看著她,她一頭金髮,長相甜美,常常坐在窗邊和她的貓玩,我真希望我能認識她,她的笑容讓我安心。

 

正當她的視線往我的窗戶一看,嚇了我一跳!我趕快關起窗簾——熄掉香煙,那視線太緊張了。

我拿起外套和公事包,走出辦公室,看著坐在大廳的王秘書「王秘書,下面沒有預約,我們提早結束吧!」

「噢好的!」然後她看我要打開大門離開時,又叫住我「夏綠蒂醫師!」

我回頭看著她「怎麼了嗎?」

王秘書站了起來,看著我說「我今天接到一個奇怪的預約」

我關上了門,凝視著她「什麼預約?」

「一個媽媽問我們,有沒有辦法治療同性戀。」

「蛤?」治療同性戀?

Screen Dreams: Female Idols in GIF format

待續中

一個評論

  • 月色

    為什麼童年記憶是不愉快的,長大後有能力時,怎還會心疼父親甚至能力所能及內盡孝道…?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