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3

「那個媽媽好像要帶他兒子過來,説她兒子同性戀。」

「同性戀哪是病——她才有病吧!」我搖搖頭

「那怎麼辦?」

「要不——妳跟他們約一下,我想看看那個媽媽,我想他們需要好好溝通一下。」

「好的!沒問題」

「謝謝妳,王秘書,那我先走了!」

「好的!」

我一進電梯,想著(同性戀?是病嗎?)到底是誰生病了?

(一樓到了)叮!

走出電梯,想著待會晚餐要吃甚麼?

我通常下班後會在附近的居酒屋吃晚餐,裡面的老闆不怎麼愛聊天,我很喜歡,因為我已經聊了一整天了,有時候,只需要留著給我自己一些寧靜。

我坐在吧台的位子,點了一杯燒酒和烤鯖魚。

Did you know "sake" just means alcohol in Japanese? - IKIDANE NIPPON

剛為我點完菜的工讀生(小林)問「今天不吃烤串嗎?」

我從菸盒抽出一根菸,看著他。

「噢好!我知道了!一杯燒酒和烤鯖魚!馬上來!」

我的眼神告訴他一切

這時忽然後面那桌的情侶好像在吵架,聲音引起我的注意,我默默的在偷聽。

女人提高音量「你要跟我分手?」

男人沈穩的聲音「嗯」

女人「可是我們才在一起兩個禮拜耶!你怎麼可以這樣就分手?」

男人「因為不合,所以要提早分手才對。」

女人哽咽「才兩個禮拜,怎知道合不合——你就是不喜歡我。」

男人沈默了

女人「我不想分手,我們再試試看。」

男人「我不想」

這時「啪!」一聲,讓我馬上回頭看,好像那女人打了他一巴掌。

我心裡正在偷笑。

看那女人氣憤的提著包包衝出門。

那男的好像被那一巴掌打傻了,還坐在那裡發愣。

我對著那男人說「來根菸?」

男人轉頭看了我一眼,笑著說「妳怎麼知道我現在正想著抽一根菸呢?」

我笑了一下,拍了右邊的位子「坐過來吧!單身都坐這裡」

男人起身移動到我右邊的位子坐下,他身穿襯衫,看似普通上班族。

他叫了一杯啤酒和燒烤。

Sake 101: A Beginner's Guide To Japanese Rice Wine

男人接去菸,他頭靠近我手上的打火機,我替他點上「謝謝」

他深吸輕吐那沈重的煙霧「今天真的是糟糕的一天」

我托腮看著他「還好吧!不就是一巴掌」

他嘴角微微上揚「為什麼女人總不能好好接受分手呢?我也沒有劈腿啊,確實是不合呢,剛那掌真痛!」他伸手摩擦了右臉

「可能她真的很愛你吧」我倒了一杯燒酒小酌一口

「可是——我一直沒有跟她相同的感覺,我只是不想浪費雙方的時間」

「那當初幹嘛跟她在一起?」

「有機會我當然也願意試試看,如果上了人家,又不她交往,不就是流氓了嗎?」

噗滋笑了出來「先生你的愛情觀真清純」

「會嗎?是女人太難搞了,不交往說渣男,談分手又被賞巴掌。」他一說完就大口喝下啤酒

這時小林遞上烤鯖魚「夏綠蒂小姐,這是妳點的鯖魚」

我看了他一眼「謝謝」

我看他還站在旁邊笑著「怎麼了嗎?」

他挑眉了一下「沒有啊,我想看妳吃,這是我親手為妳烤的喔。」

「你——工讀生,烤我的鯖魚幹嘛?」

「想妳吃看看我的手藝嘛,我有努力學習呢」小林露出可愛的酒窩笑容

我快速夾了一口放進我嘴裡「嗯!好吃」

他笑的很開心「太好了!那妳請慢用!」然後面帶微笑離開

這小子,我都快大他一輪,居然還想跟我調情。

那晚邊吃邊和巴掌男(偉志)聊天,近看他,挺帥的,身材不錯。

當我要結帳的時候,看了他一眼「等等要幹嘛?」

他臉上露出疑問「妳的意思是?」

我嘴角上揚看著他「去你家?」

6 Things Not to Do When You're Falling in Love | Vogue

一夜情不是常常發生的,都要有一段浪漫的前奏才有辦法展開,今天的故事適合一夜情。

我們一起上了計程車,前往他家。

一進計程車,說完地址,他深吸開始加深凝視著我,我們四眼交接,當我正要開口的時候,他的吻已經貼著我的唇「捂嗯」

(嗯——吻技是不錯,但我希望他能先刷牙,嘴裡都是燒烤味。)

一到他家門口,他居然對我比(噓)的手勢,哇操!他跟他爸媽住在一起!

我當下很想轉身就走,不過本人很久沒做了,放過他有點可惜。

所以當他一開門,我脫下可能製造噪音的高跟鞋,偷偷摸摸的尾隨在他後面,他拉著我的手走上樓梯,我們靜悄悄的走。

重點是———他居然住在四樓,到達的時候,我膝蓋都痛了。

Guinea Pig Has High Aspirations - Señor GIF - Pronounced GIF or JIF?

一進他房間我就坐在他床上喘氣「我好久沒有爬樓梯了,累死我」

他咯咯笑走向我,然後在我面前跪了下來,邊凝視著我邊輕啄我的膝蓋,再緩緩的敞開我的腿,撩上我的裙。

他溫柔的吻著我的大腿,我伸手摸著他的頭髮,看著他拉下我的內褲,這樣的挑逗使我興奮。

當他吸舔我的花園的時候,一手往上搓揉著我的乳房,接著重頭戲我以坐騎式在他身上搖擺著做結束,我在高潮的瞬間抱緊他的頭喘氣著「啊——呼——」。

Pin on الترفيه

他靠在我的胸前深呼吸,溫柔的吻著我的唇。

激情結束瞬間,我像是雙面人一樣,馬上下床穿上散落在地上的衣褲。

他托腮笑著看著我「不住一晚嗎?」

 

待續……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