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8

我身體往前托在陽台欄杆,往她那看去「嗨!你好嗎?」

她好美啊——像芭比娃娃一樣,那天她穿著白色細肩帶的上衣,只穿著一件內褲,而且….沒穿內衣!!我的眼睛無法不注視她的明顯的激凸。

PERSONAL: hellodollfac3 — Elle Fanning gifs 3 [Ginger and Rosa]

她聽到我在叫他的時候,抬起頭對我微笑「嗨!」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好開心她對我打招呼,我趕緊接下一句話「那個…你是大學生嗎?」我不知道要問什麼

「對啊!你呢?」

「喔我啊!我在這棟大樓裡面開了一間心理諮商室。」

這時樓下剛好經過剛好綠燈的車,喇叭聲“叭叭“讓她聽不見我說什麼,她嘴裡用唇語說「什麼!」

這時我對她比了等等,我回到辦公室拿了我的名片,摺了一個紙飛機,黏上我的名片,我相信這樣的距離,以及我折飛機的技術,肯定飛得過去。

她看見我準備發送過去的時候,呵呵笑,啊——那笑容我快融化了。有種想為她做任何事情的感覺,只要她開心。(啊!該不會我戀愛了?不會吧———)

Life is an art

紙飛機飛行過程,我心跳好快,就怕她收不到。她抬頭看著紙飛機往她那邊飛去,墊起腳接住的樣子,好可愛。

 

紙飛機在她手中的時候,她笑著看著我「我收到了!」

我對她眨了一眼,先比了打電話的姿勢,就揮揮手進了辦公室。

不到幾分鐘,我馬上收到消息!

滑開手機——我睜大眼睛!(是她!!)

我心跳撲通撲通的跳著,訊息上她說「夏醫師是嗎?我叫凱莉,是留學生。很高興認識你!」

我馬上回她「收到!有機會上來喝杯茶吧!」

「可以嗎?我在這裡好需要朋友,我肯定會過去拜訪你的,到時候別嫌我煩了。(吐舌)」

(真可愛——現在無論她是異性戀還是雙性戀,我只想如果她能喜歡我就好了。)

因為預約時間要到了,我沒時間和她多聊,只回了「任何時間都可以上來。」

Knock On Door GIFs - Get the best GIF on GIPHY

這時王秘書敲門聲(叩叩)

她探了頭「夏老闆,下一位預約的客人來了。」

稍微看了,諮詢項目(名字叫木銘,青年男性,性愛成癮?)我沈默了——關上電腦,走到門口叫他進來。

我看到他的時候,就開始觀察他的行為舉止,是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子,身材非常好,濃眉大眼,他的嘴角就算不笑,也感覺他在微笑,非常紅嫩,我想他應該不缺女人。

不過——我絕對不能用選對象的方式來看他,他是我的病人,我們不能有任何關係。

他坐下來就對我微笑。

「你好,木銘先生——你可以選擇辦公室任何一個地方,接受諮詢,只要你覺得舒適就可以了。」我問

他瀏覽了一下,然後凝視著我「那我可以坐妳旁邊嗎?」

我認真的看著他「我們必須保持距離,這是醫患關係的規定。抱歉——」

「這樣啊….那我看看喔」他又探頭探腦的看了一下我的辦公室,最後選了長型的綠色鵝絨三人座的沙發「那就那邊吧!」他起身坐過去。

「你需要喝茶還是咖啡?任何飲料?」

他笑了一下「連這都有!太享受了!」

「當然,舒適是最重要的」我對他微笑

「那可以紅茶加點蜂蜜和一片檸檬嗎?」他說

「當然可以」我用平板電腦,訊息王秘書,讓她準備紅茶給木銘。

當茶送到咖啡桌上時,我看他表現放鬆的時,開始問他「你要跟我談談你的問題嗎?」

他搔搔頭,害羞的說「我是自覺自己生病了,不知道是心裡還是生理,我好像無法控制我的性慾,剛開始我以為出軌是正常的,因為我是男人,後來我發現是我生理的慾望一直無法滿足,女朋友全部都是因為我劈腿跟我分手。到最後我也不交女朋友了,成天找不同女人做愛,就為了滿足性慾,說真的…我感覺很痛苦,我也不想這樣。」

Zodiaki oparte na serialu i książce

我思考了一下「木先生,性愛成癮確實是精神疾病,它是一種強迫症,在醫學上稱“把性強迫症“(compulsive sexual behaviour disorder),你重視性的程度,只影響到你的社交活動而已嗎?工作呢?」

 

他聽到是精神疾病的時候,睜大眼睛,搔搔頭「啊!!我真的有病!能醫治嗎?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

 

「是可以用藥物控制,接受心理諮詢也是個辦法。」

「那我豈不是得諮詢一輩子!」他一臉憂鬱的看著我

「別這麼想,我們可以先用藥物控制性慾,然後慢慢找到其他的興趣,讓你轉移注意力。」

「蛤!第一次聽到可以吃藥不讓自己有性慾——」他笑了一下

我問「在這之前,我必須要知道的是,性成癮這件事,只影響到你的人際關係嗎?」

「工作也有影響,有時候工作中,我就忽然很想做愛,我就會中途到廁所自慰,一天下來我可能自慰三四次,這讓我在工作過程中注意力不集中外,常常疲憊。還有呢…因為性慾比較大,所以常讓前女友們認為我跟他們在一起只為了做愛,他們受不了我一天要做很多次,卻少了與他們溝通的時間。」

看得出來性成癮真的讓他很懊惱,所以我問「除了性,你還有其他的興趣?像是旅遊?」

他抬頭想了一下「興趣啊——我挺喜歡做飯的,我覺得製作過程中,可以讓我不去想性的事情,我吃飯特別專注。」他咯咯笑出聲

「你每天自己煮嗎?」我問

「沒有——假日的時候比較有時間。」

「你剛剛提到你找性伴侶的事情,你覺得大概多久需要找一次?」我問

「我每天都想,但有時候運氣沒那麼好,不是每個女孩都會想第一次見面就做愛。」

「你沒有固定性伴侶?」我很驚訝他沒有一個固定的對象

「我嘗試過,但我總會放心在裡面,最後還是失敗收場,所以就不想要再次投入感情了。」

「那平時你運動嗎?」

「會啊,下班後會去健身房」他舉起他的手臂,露出結實的手臂給我看「我有在練的!」

我笑了一下「那健身完,你還會想起性的事情?」

「會啊——有時候久久沒有,我會無禮的瞄女生的胸部」才剛說完,我發現他瞄了一下我交叉的雙腿,然後要快速轉頭。

「木先生,這絕對不會是一個很嚴重的病,別太憂鬱,我們可以先從轉移注意力先,運動和料理,控制自己的慾望試試看,如果一天是需要3.4次,那我們慢慢減少至一次也行,假如無法控制,我們再來試試看藥物控制,你說好嗎?」

「嗯——可以。那我控制不了的時候,可以打給妳嗎?」

我沈默了「木先生,我想打電話可能沒辦法,除非已經影響到你的生命,我們在做電話溝通。現在我們可以每週做治療,不要急,我們可以慢慢來。」

他聽到影響生命,忽然大笑「哈哈哈哈,這好笑。」

 

當他離開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雙方都是性成癮的患者,那不就每天都在做愛了?

這樣他們還需要出門嗎?

不過通常有性成癮的人,很少單一性伴侶。

待續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