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17

我看著他的雙眼「傑克——如果做了,我們就不能繼續醫患關係了。我也就幫不了你了」

Ew, David! — 365 days (2020)

他眼神在我唇上游移著,說「也許做了——我根本不再需要診療了。」

我聽到他這麼說,笑了,這是我第一次讓外人進來我的家。

進了屋——那雙結實的手臂馬上將我抱起,我們激情吻著彼此,也許在長期診療過程,我們互相給了彼此漫長的前戲。

他扯掉我的內衣,快速拉下我的褲子,像是一隻餓很久的狼。不得不說——我很享受和他做愛的過程。家裡到處都有我們性愛的痕跡,廚房,客廳,甚至窗邊,他抬起我的右腳,我雙手貼著窗他又大又硬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抽插,直到我無力再站起,他將我抱回臥室,溫柔地以傳教士體位收尾。

Animated gif about gif in ♡•*。ᴍᴏᴠɪᴇs & ғɪʟᴍs🎞 by P R I N C E S S A

尺度太大看了會害羞!適合夜晚的「Netflix 18 禁片單」,看得人心癢癢‧ A Day Magazine

我們一起走到浴室,當燈打開的時候,我才看到他身上的刺青,過去都是穿著長袖西裝和我會診,原來西裝下隱藏著這麼多的故事。

 

我們在花灑下接吻,他又將我轉身貼在玻璃牆,抱起我的臀,直接後入「啊!」瞬間的快感我閉上了眼,只聽見水聲不停流動與貼合的啪打聲。

那晚是我第一次讓一個男人睡在我的床上,他側睡將我抱著,讓我很安心。

隔天早上,我都忘了昨晚的事情,起床就先去刷牙,發現浴室有人,叫了一聲「啊!!」

他也被我嚇了一跳,雙肩跳起「哇!幹嘛!妳都這樣叫人起床的嗎?」

我尷尬的搔搔頭「是你啊!我以為是誰——嚇了我一跳」

「妳這麼快就忘記我了啊,真壞——」他過來吻我的臉

我把他推開「你嘴巴好臭喔——有煙味」

「有嗎?」他走到洗手台漱口,又走回來「現在呢?」他張開嘴

「可以可以——」我笑著走去洗手檯拿起牙刷和牙膏

他在這時候忽然說「天阿!這就是我夢想中的愛情!早上一起刷牙」

我笑了「一起刷牙就可以了嗎?誰都可以啊」

「沒有——這是我第一次,我通常是不過夜的。」他過來從後抱住在刷牙的我

我從鏡子裡面看他「我也是,沒有人在我家過夜過。」

他眼睛閃爍著「所以這就表示!!」

「什麼都不是….」說完我喝了口水漱口

「怎麼可以睡了一晚,不認人——這樣很像流氓。」

我撥了水在他臉上「你才流氓!臉洗一洗啦!」我說完就笑著離開

我快速換了上班的衣服,他則是穿上昨晚那套西裝,我們一起離開家上了車。

在車裡他問「我可以每天接你上下班,如果你需要的話」

「謝謝你,我想我應該可以的。」

「可是..我還是想見妳怎麼辦?如果我沒辦法再做你的病人。」

「偶爾見面可以的」我笑了

「偶爾是多久?一個禮拜一次嗎?」他問

「大概一兩個月一次吧!」我說

「蛤!什麼!妳可以忍那麼久?」

我心裡想著(我又不是只有你才可以)

「不行不行——太久了」他說

「你工作場合美女如雲,不需要找我啦」

「我就是要妳」他伸手握住手往他唇上輕吻

到達辦公室大樓

他問「要陪你上去嗎?我可以保護你」

「不用吧」我有點猶豫,又想到昨晚的場景

「妳確定?他們可能又在門口堵你之類的」他故意讓我陷入困境

「你幹嘛故意嚇我啊」

「沒有啊,這也是有可能的。我送到門口就可以了」他說

「好吧」

他得意的跟著我下車進了電梯,像個保護者一樣站在我後面,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不巧唐森又進來了——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傑克「早啊夏醫生」

「早——唐森」

電梯裡氣氛很微妙,打招呼完後,誰都沒有再說話。

送到門口後,我對他說「到這裡就好了,謝謝你傑克。」

他壞笑了一下,指著他的唇要親親。

我看了一下對面的唐森,正要開門進辦公室,我不想讓他看見。

我趕緊對傑克說「傑克!你的大恩大德我不會忘記的!」拍他的肩膀兩下

他馬上「蛤」一聲

我對他眨了一眼「再見啊!」我就開門進辦公室

 

那天上午我馬上要人在門口裝上監視器,也讓王秘書和王顥今後別加班。

 

回到辦公室,我邊喝著熱抹茶,邊看下一個預約的資料,是憂鬱症的瑪麗太太。

瑪麗太太喜歡來我這邊為她解夢。

“溝通是夢的基礎,因為夢是我們傳遞訊息給自己。淺意識似乎以我們更了解自己的方式,努力將訊息傳遞給我們。“——茱莉亞.德瑞克.帕克(解夢全書)

也許我們在夢中遇見其他人,甚至陌生人,但不代表這個夢與別人有關,幾乎所有的夢都是與自身處境有關係,也許是我們內心的渴求,問題,憂慮,希望…等等,在現實生活中實現不了,也許在夢中實現了,甚至在夢中解決了問題。

比起什麼都不想說,不想做,瑪麗太太已經好很多了,願意尋求幫助,甚至想了解憂鬱的原因。

今天她迫不及待地跟我說她的夢「上週我夢一個很怪的夢,我感覺我就像去地獄走了一回。」

「這麼特別!」我睜大眼點著頭,認真的聽著

「對啊!灰暗的天空,世界都沒有一點風,陰沉沉,裡面的人走路特別緩慢,都低著頭,雖然有色彩,但不鮮豔。在夢中我似乎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我搭上了剛到的一節車廂,裡面的人都低著頭,還看到一對母子。感覺那男孩很害怕。」

「在夢中妳害怕嗎?妳的感覺如何?」我問

她堅定的眼神「不害怕——甚至感覺像探險」

「通常遇到火車或者車站,代表當事人正準備的事情或者目標,換環境,正處在新的一段開始,搭上了表示一切順利,沒有搭上又暗示淺意識這件事情有阻礙。它存粹是一個激勵性質的夢,地獄表示現在內心最深沉的那面,你並不恐懼它,並且想要面對。你搭上了火車,看到的母子,母子代表親情,感情,裡面的男孩不代表就是指你的孩子,也許是你童年。」

她摸著杯緣低頭說著「童年….也許是,像是儘管重新開始我依然帶著童年時的陰影,繼續努力活下去。」

「童年只是你的一小部分,不需要特地去忘記,它不也是帶給妳勇氣嗎?」

「嗯…」

看她陷入沈思,我問「除了夢,這兩週有什麼事情讓妳特別開心?或者妳為妳自己做了什麼?」

這時候她才抬起頭露出微笑「有喔!」

一個小時的會談結束後,我坐在椅子上用雙手指尖在我太陽穴搓揉,我的偏頭痛又來了。

我又從抽屜拿出菸盒,叼了一根菸,站起來走到窗邊,將口中的煙圈吹散在空中,像是我把剛剛瑪麗的憂鬱都吹了出去。

工作這幾年,大部分的患者都是憂鬱症或者是失眠症。

直到下午,第一次會診的病患“蘇小姐“,把我一直可以放鬆自如的大腦,再次變成緊繃狀態。

剛開始見到蘇小姐,她兩眼無神,沈重的黑眼圈,我快速的初診只是失眠症,後來她又欲言又止地說「我有一個秘密一直說不出口,我想是這個秘密讓我失眠的。」

「什麼秘密呢?妳願意告訴我嗎?」我問

「妳確定不會說出去?」她認真的看著我

我看著她的雙眼「不會的」

「我殺了我老公」

Murder GIFs | Tenor

一聽到這句話,我背脊都涼了,心漏了一拍,鎮定的問「那他現在在哪裡?」

她眼神又變了「妳確定妳不會說嗎?」

「不會的,妳可以相信我」

「那妳會打給警察嗎?」她眼神開始懷疑我

 

待續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