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18

我兩眼認真地看著她說「不會」

「他還在家裡」她說完低下了眼淚「在冰箱裡面」

我雞皮疙瘩都豎起,挺直背輕咳一聲「動機是?」

「他打我,我受不了他一直對我暴力。我每天都要畫濃妝,蓋掉我臉上的瘀青,穿著長袖,我受不了了——」

(這不是媽媽的過去嗎?)一聽到是家暴,我眼淚流了出來,不該如此不專業的,我趕緊拿起桌上的餐巾,拭淚。我坐到她旁邊,抱住她顫抖的肩膀「別怕——沒事了。」

「我睡不著夏醫師,我總感覺每晚我的背後都冷得要命,像是他貼著我的背。」

「這件事情發生多久了?」

「三年」

「他一直在冰箱裡面三年?妳每天都看到他?」

「我不敢看——也看不到。我把冰箱放到車庫,又買了新的冰箱放廚房。」

「妳一個人將他放進去的?」看著嬌小的蘇小姐,我不認為他有辦法搬動冰箱和屍體。

「我根本搬不動——我切了他,將每一塊殘肢用保鮮膜包住,放進冰箱。內臟我都丟進垃圾車裡了,花了我一整天。」

我不想讓她感覺我的手開始顫抖,所以緩緩放下在她肩上的手,像是認真聽般的將手放在腿上。

「了解」

「很可怕吧?」她嘴角微微上揚「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會做出這種事」

「當初沒有想過找警察幫忙嗎?」

「家裡沒電話——他也不讓我出門,將我關在房裡面,他覺得我出門會勾搭其他男人。」

「妳怎有機會對他動手?」

「筷子」

「筷子?」

「嗯——他將飯拿進房裡給我,原本我很正常在吃飯,但他無緣無故賞我巴掌,咒罵我『賤女人』,我蹲在地上哭泣,當我看到滾到地上的筷子,當下沒有想太多,撿起筷子,馬上衝上去狂刺他的脖子,他抓住他的脖子跌到地上,流了好多血,因為我很害怕他又站起來打我,所以我又繼續刺他,直到他不動為止。」

我看她不急不緩的敘述殺人的過程,真是毛骨悚然。

「妳知道當下如果馬上報警,其實法官會因為家暴問題,減輕妳的罪行的。」

「我不想再被關起來了,我想出門。」

「可是妳現在有比較自由了?睡得著嗎?」我問

「我怕死刑」

「不會的…真的不會死刑的。」

「妳為什麼要提到警察?」她忽然又驚慌了

「不要擔心,我只是想著當時狀況應該怎麼做,我不會說的。」

「我沒告訴任何人,不過當天我踏出家門的時候,我雙腿都在顫抖,因為太久沒跟人說話,我不敢直視人的雙眼,甚至不知道從何走起。」

「那妳怎會想到來精神科治療?」

「我看電視劇啊,看到很多失眠的人都找心理醫師,我在google上找到妳。」

「妳現在有工作?」

「有喔——其實我是英文老師,我很快找到工作了。」

「這樣啊——那經濟上就沒有問題了。」

「是啊——就是睡不著而已。」

「妳睡不著是都沒睡?還是要過幾個小時才能睡」我在考慮該給她什麼樣的安眠藥

「我幾乎沒睡呢——等看到窗外有點光後,才睡了幾小時又醒了。」

「這樣持續三年?」

「對——」

「這三年沒有親戚朋友試圖找妳先生?」

「沒有,因為他人緣不好,大家都認為他會帶來麻煩。」

「那現在家裡面環境有改變嗎?」

 說這裡她笑了,像是擁有自主權一樣般的勝利「我裝上了電話,網路,換了家具,新的床,還有一台大電視,所有有關他的都不見了。」

「希望妳不要介意,我只是想知道,妳有沒有任何意思罪惡感?」

她低頭沉沒了一下,抬頭苦笑「沒有,一點都沒有,甚至認為我為什麼需要忍那麼久才做。」

「妳能跟我說說,當初為什麼要結婚?」

「相親認識的,很快就結婚了,我根本還不了解他,不曉得他會家暴,結婚第二個月他的脾氣開始變得很差,不開心就摔碗直接不吃飯離開家門。如果他看到我在家門口跟鄰居說話,他都會不開心。」

「當時有機會可以離開的不是嗎?」

「我有想過,但是我懷孕了。」

我很驚訝她懷孕過「所以妳現在跟孩子住在一起?」

她一聽到我說孩子,又開始淚流滿面地搖頭「他殺了我們的孩子」

「怎麼說?」

「我懷孕三個多月的時候,他依然酗酒對我拳打腳踢,甚至認為孩子不是他的。因為長期受到家暴,孩子撐不到四個月就流產了。」

(真是可憐的女人)

我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快超過一小時了,會延遲到下一個會診。所以我跟蘇小姐約下週再繼續會診,並且開了藥單給她。

「蘇小姐——妳拿藥單給藥劑師,回家後不要擅自增藥或減藥,如果有嚴重的副作用或者不良反應,可以告訴我,我們可以換其他的藥物。希望妳今晚能好好休息,一切都沒事了,都過去了好嗎?妳很勇敢。」

她微微笑「謝謝妳聽我說,我從來沒對人說過,今天說完後,我心情通暢,像是壓在身上的大石頭不見了。」

「有幫到妳我很開心,所以下週見?」

「我會的!」

我站在辦公室門口目送她離開(哎——這下該怎麼辦……我現在掩蓋真相,會不會違法?成為共犯之類的,我應該要問問隔壁的唐森先生有關這類的法律知識。)

 

關上門後我的頭又比之前劇烈的疼痛,感覺我腦海裡都浮現蘇小姐怎麼分解她老公的整個過程,我想今晚該吃安眠藥的人應該是我。

老實說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我真沒辦法好好的聽下一個患者的心情,我老想到蘇小姐。

“叩叩”

「請進」

我先看到黑色蕾絲邊的袖口,就直說「王秘書,就把茶放在咖啡桌就好。」說完我就低著頭看文件。

這時一個低沈的男聲「好的沒問題」

我又馬上抬頭,看是誰。震驚!是王顥啊!他真的穿女裝來上班了。

看著淑女般的將茶放在咖啡桌上,我笑了「哎呦——不錯嘛」

他害羞的撥了髮尾「會很奇怪嗎?」

「不會啊!很性感——要不是你是我員工,我肯定會有衝動,想撲過去。」我對他拋了媚眼

被我這麼一說他臉紅了,矯情地摸摸燙臉「哎呦——妳好討厭」害羞的快步離開辦公室

(不過他回家難道又要卸妝了?還真麻煩,算了——他能在我這邊做自己也好)

 

一想到蘇小姐的事情,我又馬上撥了電話給王秘書。

「夏醫師」她馬上接起

「王秘書,妳能幫我到隔壁律師事務所,問唐先生什麼時候有空嗎?我有法律問題想請教他。」

「好的,沒問題。」

過了十分鐘後,王秘書進了辦公室「夏醫師,我剛剛問了唐先生。」

「他怎說?」我放下手中的筆

她欲言又止地說「他說…」

「嗯?說?」我抬起眉

「說一個小時一千美金顧問費」

「這麼貴!!我要收幾個病人才有一千美金!拜託喔——斂財」

「不過呢…」王秘書又說了

「不過?」

她尷尬的說「唐先生說如果妳陪他吃晚餐,他可以免費讓你問。」

「小事,妳跟他說晚上六點,就在停車場見。」

「喔好,沒問題。」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