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19

下了班,我看時間差不多,拿起公事包和外套離開辦公室。

剛開門,就看到唐先生也正要出門「真巧,一起走吧!」

他對我笑了「沒想到妳也會有法律問題要我,該不會是害病人自殺之類的問題吧?」

「不是好嗎….我怕你聽了會睡不著。」

「這麼可怕…那妳怎睡得著?」

「我還沒睡呢,今晚可能睡不著。」

我們邊走到停車場邊說著,一路上霹哩啪啦的說不完,我還提到昨晚發生的恐怖事件,解釋了為什麼早上傑克會帶我來上班。

到了義大利餐廳的我們,一坐下又繼續說著。

他問「那妳當時怎麼沒有找我呢?」

「我沒有你電話啊,我是有想到你,畢竟你在我對面。」

「我沒給妳電話嗎?」他很驚訝

「沒有啊」

「那你手機給我,我給妳電話。」他伸手要了我手機

我順勢將手機滑開,交給他。

「那!以後打給我就可以了」

「哎呦——當晚可是流氓耶,你有辦法?」我一副瞧不起他的樣子

「妳沒聽過律師也是流氓嗎?更何況你不知道叫警察嗎?」

「他們報仇怎辦?」

「想太多了——比起坐牢,律師費,找你麻煩幹嘛,頂多恐嚇而已。」

「這麼小題大作」

「這就是妳要問的法律問題?」他拿起餐前麵包捏了一口沾了橄欖油醋汁

「當然不是——」我嘆了一口氣

「那是什麼?」

「你就當我問問就好,我只需要知道我會不會因此吊銷牌照。」

「妳說看看」

我清了一下喉嚨「就是啊…假如我知道一場謀殺案,並沒有告訴警察,選擇隱瞞這件事情,那我會有事嗎?」

「這明顯就是共犯啊」

「可是我根本不想知道,她自己要來。我有責任要幫她保密吧?」

「妳不需要那麼擔心,只要等司法找檢察官來查問的時候,妳該說的還是要說。沒有違背到妳對病患保密,還不至於弔銷執照。」

「這樣啊——那就好」

他一副想聽八卦的樣子「所以是什麼謀殺?」

「我不能告訴你好嗎!這樣我就違背我的工作原則。」

「這樣啊——」他笑了

他的笑容還真好看——我又被他迷住了,傻傻的看著他的嘴巴。

「怎麼?想親我嗎?」

「蛤!沒有好嗎?是你牙齒有一顆芝麻」

「有嗎?」他拿起手機用相機照了自己的牙齒「沒有啊」

我裝傻的吃著義大利麵

這時他說「早上看那男的站在你後面,感覺你們兩做了。」

我很驚訝「沒有啊!從哪看得出來?」

「他瞪我呢」

「蛤!怎麼會——他好沒禮貌。不用太介意。」(傑克還真幼稚)

「他是黑社會嗎?看起來挺有殺氣的」他問

「好像是吧」

「所以他那天幫你擺平後,妳為了報答陪他睡了一晚?」

「沒有好嗎——」

他笑了「妳真不會說謊——」

「我沒說謊」我眼睛直直地盯著他說

「不用擔心——往後我都可以保護妳,不需要肉體,我也能安全送妳回家。」

「這麼好?」我驚訝的說

他露齒一笑,雙手交叉在胸前「當然——看來昨晚你們真的做了。」

「沒有啊,真的沒有。你幹嘛那麼在意我跟他有沒有做——」

「我想知道妳有沒有屬於任何人的而已」他搖了手中的紅酒喝了一口

(登登!!這….這是告白嗎?)

我心跳快到要爆開,依然正經的說「我並不屬於任何人,以後也不會。」

「喔?那妳對男人比較有興趣還是女人?」他問

「這個問題…」我思考了一下「我對女人身體有興趣,但不想交往。對男人的身體也有興趣,但可以交往。」

「差在哪?」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會選擇比較有安全感的那方吧,這樣有點現實,但我不想照顧人。」

「原來如此——上次那個妹妹被妳氣哭後,我老想著妳到底是什麼性向。」

「你…一直在想我啊?」我忽然緊張了一下

他冷笑「別誤會,我只是搞不清楚而已。別想太多」

(蛤!這是拒絕我嗎!丟臉死了)我臉馬上垮了下來「喔——我沒有想太多」

「那就好」他嘴角微微上揚,像是整到我一樣壞笑

(好什麼好啊!怎感覺我都沒告白,就被打槍一樣。)

他送我回家的路上,本來一直暢談的我們,安靜了下來——

當我看到家的時候,我說「前面停旁邊就好」。

我像是在期待什麼一樣,沒有馬上下車——就看著他「謝謝你」

他微笑看著我「不會」他看著我的唇一下,什麼動作都沒有

(沒動作啊?那我下車好了)

這時窗戶忽然有人敲門“叩叩!“嚇了我一跳!肩膀跳了一下,往窗面看清楚(傑克!)

我拉下窗戶「幹嘛?」

「今天說要接你下班的,我在等你到家沒。」他低下頭雙手撐在窗邊看進裡面「去約會了?夏醫師?」他一臉要把我掐死的臉

當我正準備說沒有的時候,唐森忽然說「是啊,你有事嗎?你是她的誰?」

(是你的大頭!!)

傑克忽然起身「下車——」忽然語氣變得冷酷

「我?」他在命令我下車?

唐森的臉忽然變嚴肅「不准下車」另一邊的唐森也開口了

「蛤?」(什麼?那我是要怎樣?你們有病嗎?我根本不屬於你們的好嗎——)

我說了一句「無聊——」我就開門下車

傑克以為他贏了,想要攔住我的腰時,被我嚴厲的制止「不要跟過來!」

他依然跟在後面叫著「夏綠地!」

我回頭快速走近他「傑克——我很感激你保護我,但我們的關係,跟你想要的不同。回家吧。」

我正要繼續走的時候,被他拉了回來,他眼神充滿自信地看著我「妳以為我是用完就可以丟棄的人嗎?我哪時候離開,我說的算。」

我皺了眉頭「放手!」我甩開他的手,快步回家關上門

怎男人比女人還麻煩啊?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