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20

人生不就是問題來了又解決,解決完問題又來了,像輪迴一樣,死了又復生,重複問題,又再次解決,如果沒了問題就不是人生了。

早上警察局來了電話「請問是夏先生的女兒?」

不意外的我,嘆了口氣「我就是」

「我們在地鐵東門區撿到妳父親的背包,裡面還有他的手機。」女警說

「我爸爸他人呢?」

「我們在監視器看到他把機車停在路邊,鑰匙還在上面。沒找到他」

「真的很謝謝妳——我待會過去拿」

「妳知道他現在人在哪?」警察問

「我不知道——但是他常常這樣,他很快就會回家了。」

「常常?」

「對啊——他喜歡流浪,但是總是會回家。」

「這樣啊——好的,那就麻煩到警察局拿他的東西。」

「沒問題」

說完我拿起包包,走到櫃檯問王顥「你會開車嗎?」

「會啊」他一臉艷容妝容搭配爆乳裝

我盯著他的奶「你那奶是真的嗎?」

他笑了一下「假的啦——很像真的吧!」

「超大」我笑著說「走吧——跟我出門一趟,你開車。」

因為警察局那邊不好停車,所以我需要王顥在車上等我進去拿東西再出來。

 

進了警察局,警察問我「那妳爸爸現在是自己一個人住嗎?」她帶著我是不孝女的語氣說著

真希望我不需要一直重複童年,但是我還是說了父親是有家暴的前科的人。

這時她態度變了「這樣妳幹嘛管他?其實妳不管他也沒關係的———」現在好了!又變了,我可以不管他。

「還是我爸爸的——跟他過去對我好不好無關,我是一個有責任的人。」

「這樣啊——好的,那希望他以後能多注意自己的交通安全。他還有很多闖紅燈罰單沒有繳——」

「……..」我點點頭「知道了,我會處理。」

等我從警局出來後「嗯?車呢?」不是要他在門口等我嗎?

大熱天,我站在路邊打電話「喂!人呢?」

「對不起對不起——我剛剛看到我媽媽的樣子,我就繞了路,我現在馬上過去!!等我」他緊張地說

王顥媽媽來了?我左顧右盼的(沒有啊?)

當我上了車,看到他驚慌失措的樣子。

「幹嘛——有必要嗎?」

「被她看到我就完了」

「你都成年了!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怕什麼!不要受她親情勒索!」

「這我當然知道,但是我現在還住家裡每天看到多尷尬。」

「況且——我不認為你現在這樣子,她認得你。」我壞笑的看著他

「是嗎——」他驕傲的笑了

「你交男朋友了嗎?」我問

「還沒——」他沒有過去那樣沮喪,就是多了一些思念

「你們沒有俱樂部之類的?」

「我沒有同志的朋友,我當然知道去俱樂部很快就找到了。」

「不是有同志專屬的交友?」

「我比較喜歡當面見的——我不想見面就是做愛。況且網路交友,我還要猜測他到底有沒有結婚,還是存做愛的,我相信一見鐘情。」

我噗滋一笑「一見鐘情?就是看到對方馬上想打砲」

「哪是啊——太肉慾了,就是那種彼此的靈魂已經認出對方的感覺」

「嗯哼——目前我沒有這樣的感覺過」

「都是因為妳太肉慾了」

「是嗎——如果你不敢一個人去同志酒吧,我跟王秘書跟你去啊。」

「真的假的啦!可是都是男的耶」

「我當然知道啊,單純陪你而已。」

「太好了吧!那我們什麼時候去?」

「這麼急!週五晚上可以啊——不過你要問問王秘書。」

「公司福利真好!」要不是他在開車,我想他很想依偎在我胸前撒嬌

我笑了笑「現在我們去我爸爸家一趟,再回公司。」

「好的」

到爸爸家時,王顥還特地到爸爸種的果園裡照相。

一進屋只看到小叔「小叔,爸爸回來了嗎?」

「還沒——他走了18天了,離開那天還帶了行李。」

「他有說他去哪?」

「沒有——不會有事的,他回來我會打給你。」

當我走到果園的時候,看到另一位大叔,看似好像我大伯,他變了好多,好瘦,走路一拐一拐的,當初爸爸失蹤和大伯是有關係的,大伯給了爸爸錢到紐約,雖然我沒有證據證明是大伯和人販集團合作,但是大伯眼看爸爸去送死,見死不救。然後把爸爸的家戶長改成自己的名字,我一直懷恨在心,可是今天看到他這個樣子…..是報應嗎?

 

他看到我又驚又喜「妳回來了啊?」

我內心原本的恨都沒了,變成同情「大伯你怎麼了?」

他笑笑「中風了,腿ㄧ邊動不了了。」

「怎麼會這樣….」

大伯開心的說「我摘一些水果給你們帶走吧!」

「不用啦」我一直說不用,但他非常堅持一拐一拐走向泥地為我摘水果。

在拔水果的瞬間!他忽然倒在地上!!嚇死我了!我馬上喊「王顥!快過來!」

本來在自拍的王顥,變身成男人衝了過來用著男人音「怎麼了!」

「我們快去救大伯!」我指著前方的大伯

大伯被我們攙扶起來,他笑著說「沒事沒事」

我看著旁邊一大桶的水果,我對著王顥說「麻煩你幫提一下」

有著男人身體的王顥,輕輕鬆鬆提起那桶水果。

因為同情大伯的遭遇,我那天給了大伯零用錢「大伯你收著吧」

推託了兩次,他開心的收下錢「謝謝」

我很慶幸自己以德報怨,大伯好像過不到半年,癡呆了!聽說人都不認得,他的妻子跑了,三個兒子也不照顧他了,一個人待在政府安置的養老院。

雖然我不知道做壞事會不會有報應,但他的報應讓我不捨——我並不想他變成這樣。

回公司的路上,我倆變得很安靜。

爸爸在那天後三天,平安到家,我們想往常一樣,就當作他又自由行去了。

儘管我講過幾百次「爸爸出門記得帶手機」他依然瀟灑的離開

週五晚上,我和王秘書陪著王顥去同志夜店,說真的裡面的男人比女人嬌媚多了,台上的猛男只穿了一件白色內褲,任由天花板上的花灑噴濕自己的身體,不停的搖臀擺動身體,台下的男人們不停地尖叫,就包括王秘書和王顥,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聲帶「啊!!好性感啊!」站在旁邊的我嚇了一跳

確實在同志酒吧——不會有男人來搭訕女人,除非對方是雙性戀。但通常雙性戀的男人,會愛男人多一點。

我拿著手上的調酒,任由台上的水花噴在我的臉上,看著這些結實的肌肉,沒一個我能吃的(哎——)

猛男表演完換成男扮女裝的艷后唱歌,她穿著紅色兔女郎的套裝和網襪高跟鞋,脖子還掛著毛茸茸的圍巾,唱著Lady Gaga的舞曲“Poker Face”。

王顥看著舞台上的男人,眼裡充滿著崇拜,他想像他一樣,大膽的表現,盡情地歌唱。

 

當人潮越來越多時,我實在受不了了,我大聲的在王秘書耳邊「照顧王顥,我去外面抽根菸。」我一點都不用擔心王秘書,因為裡面的人不會對她有興趣。

她興奮的點點頭後,我就轉身離開舞池。

 

走出夜店門口,一陣涼風「哇嗚——外面真涼」我拿出菸盒抽了一根煙

這時有個人走過來「有火嗎?」

我轉頭回他「嗯」我拿起打火機為他點煙

「謝謝」他抽了一口站在我旁邊「妳來這裡幹嘛?見識同志夜店?」

我內心驚訝(他向我搭話?)

「喔喔——差不多是這樣吧」我微微笑,輕拍了煙頭

看他長相身材還不錯,幫王顥打聽打聽「你跟朋友來?」

「嗯算吧!」

「怎出來了?」我問

「我沒進去」他說

「為什麼?」

「我就在外面抽個菸,再進去無所謂。」他笑了還有酒窩

「你現在有對象嗎?」我問

「沒有」他嘴角上揚「怎麼?要幫我介紹嗎?」

「是想介紹一位給你認識,可愛豔麗俏皮大學生,怎麼有興趣嗎?」

他聽完大笑「妳講的好像自己是皮條客」

「哈哈——這樣啊!那我該怎麼講?待會一起進去啊,幫你介紹。」

「可以啊,大家都可以認識當朋友。」說完他伸出手「我叫伊博漢(Ibrahim)」

我和他握了手「你好,我叫露西。」我隨便編了一個名字,這名字我超想用的,有夠騷。

「露西,這名字非常的異性戀。」他說

「是嗎?你聽名字也分的出來同性異性嗎?」

「通常同性戀最後都會挑中性一點的名字」

「那伊博漢這名字是同性還是異性?」我問

「都可以,這很普遍。」

我壞笑的看著他「你有計劃晚上就帶一個人回家過夜?」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