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連載(1-85完)

1025號房 Ch. 21

「怎麼?妳想跟我回家?」他對我拋了媚眼

我以為他對我開玩笑般,拍了他手臂「哎呦——你真好笑,我沒屌。」

「我沒有開玩笑,我是泛性戀,沒有分性別,只要有感覺都可以。」

「那你兩個都試過?」我又好奇的問

「當然」

看來他是老手,我吞嚥了一下「挺….挺好的」我假裝看了時間「啊!我們該進去看看他們了,走吧!我介紹給你認識。」

他順勢將手搭在我的肩膀「走吧——露西」

一回到舞池,我整個人驚呆,王秘書喝醉了,王顥也喝醉了,他們倆正在台上瘋狂地跳舞,我第一次看王秘書瘋狂的搖臀貼在王顥的身上,我當下真不想承認我的朋友就是台上的兩人。

伊博漢在我耳邊說「你朋友呢?」

我假裝左顧右盼「哎呀——他們在哪呢?怎找不到」

「他們該不會已經走了?」

「不會的——車鑰匙在我這呢,你朋友呢?」我問

「我沒有帶朋友來,我是來談生意的。」他用手指著二樓的玻璃窗「那邊是辦公室」

「你還跟夜店談生意啊,什麼生意?」我問

他在我耳邊說「賣酒」

我對他點點頭

這時候台上的兩人和我對上眼,對我大喊「妳來了!快上來!!快上來!!」

我瘋狂搖頭,雙手揮舞(不要叫我!!!)

伊博漢看到他們後對我說「你認識他們?」

「不認識啊,不認識」我緊張的撇清關係

「可是他們在叫你耶!」

「哈哈——好熱情的兩人」我裝傻

當他們兩人下來後,原本完美的妝容被那水灑的像鬼一樣,眼線液都掉到下巴了。

他們開心的到我面前「老闆!你幹嘛不上來——」

這時我聽到他們叫我老闆,我趕緊抱緊他們倆「我叫露西!!聽到沒!」

王顥馬上收到訊息,撥了自己的頭髮,對伊博漢說「你好,我是露西的朋友叫安東尼(Tony)」

(嗯?他有英文名字啊?這名字怎來的,他看起來不像叫Tony。)

伊博漢對我剛剛的舉動逗笑,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你們好,我是伊博漢。」

我到王顥的耳朵說「他是你的菜嗎?」

他在我耳邊說「不是耶!他看起來是攻」

「是有差嗎?」

「當然有差啊——我也是攻啊!」

我聽完驚訝的看著他的眼睛(我真搞不清楚同志圈,所以看起來很娘的不代表就是受?他也有可能火車便當很雄性的那一個?我還真是開了眼界。)

我和王顥交頭接耳完,又到伊博漢耳邊說「我朋友你哪一個比較有興趣?」

他笑了一下在我耳邊說「我對妳比較有興趣」

我又認為他在開玩笑,大笑的拍了他的背「阿呦——又跟我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他笑了一下,拿出他的手機「給我妳的電話吧露西,我想下次好好認識妳,至少不是在這裡。」

(這麼有誠意!我就愛誠意往來!)我也拿出手機,交換了電話。

那晚多了伊博漢和我們在一起,變得更加歡樂,他甚至免費招待了我們調酒。

當然開車的我沒有喝到,他貼心的幫我叫了一杯無酒精的莫吉托。

 

幸好隔天週六,不然這兩個人絕對沒辦法準時來上班。

伊博漢幫我將王顥和王秘書抬上車後,我拉下車窗對他說「謝謝你,我們今天很開心。」

「我也很開心,開車注意安全,我在約妳。」他居然輕拍了我的頭兩下

一直是大女人的我,被這拍頭,瞬間有點粉紅心跳(戀愛了!)。

原本要帶王顥回家的,但是我從後視鏡看他女裝的樣子,這…要怎麼送他回家?

最後送他們兩去了飯店,一人一間,飯店人員為我扛上他們進房。

看著他們兩醉倒的傻樣(傻笑)

早上我一頭散髮坐在沙發上拿著咖啡拿起手機

一封訊息“早!露西,有睡好嗎?“

(啊~昨天那個泛性戀男人,這麼積極,隔天就找我啊,我都忘記他長什麼樣子了。)

男人——也辛苦,明明打從一開始就想跟對方做愛,卻還要先表現出真心誠意。

女人——明明一開始也想跟對方做愛,卻還要欲擒故縱,裝矜持。

我可對這遊戲,沒興趣——不要就不要,我也不想裝可愛。

所以我回“想跟我做愛嗎?“(我們可以直接跳過那兩三個月的曖昧期,不用浪費時間。)

不過他回我的方式,讓我驚訝“想,但我不急。“

“哦?那找我有事嗎?“

“想了解妳多一點,跟妳吃飯。“他回

“我平時很忙“

“那就今天“他說

“去哪?你頭不暈嗎?“我問

“不會——我習慣了,去早餐。“

我看了一下時間(都要十點了呢)

“好吧——那在哪見面呢?“

“我可以去接你,或者我們一起搭地鐵。“

搭地鐵啊這麼隨性“那就地鐵吧!“

我一出地鐵站,他已經在地鐵口等我了,我遠遠就看到一個穿著輕便的牛仔褲和白色亞麻襯衫,高挑的他對我揮手,嘴型像是叫著我的假名“露西“。

我對他笑著揮揮手

當我走進他時,我說「又見面了」

他露出酒窩笑容「很開心妳願意出來」

今天我穿得特別沒殺傷力,像個長走入圖書館的女孩,無袖白色連身裙,手裡拿著土色編織手拿包還夾著一個墨鏡。

「走吧!餐廳在地鐵附近,走五分鐘就到了!」

「什麼樣的餐廳?」

「妳會喜歡的地方」

「你知道我喜歡什麼地方?」

「感覺得出來——妳應該喜歡都是大自然的地方吧?」

(喔呦!這也看得出來!)不想讓他感覺他猜到了,我微笑「我都可以啊!」

等我到達他說的咖啡廳,我的眼睛完全被眼前的一幕看呆了(這到底是森林還是城市)那間咖啡廳非常隱密,要穿過狹窄的巷子,等走出巷子裡面就像世外桃源一樣,有白色和粉色九重葛相搭的花牆,咖啡廳是四合院改造的,有兩層,雖然是大白天,裡面依然開著古老的黃吊燈,店前有一個小空地,大概只能放三個咖啡桌。

 

想被大樹包住的咖啡廳,除了那條巷子可以進入外,裡面完全像是中空的花園,沒有其他出口。

 

我深吸一口氣說「哇嗚——」

「喜歡嗎?」

「喜歡」我慢慢走到室外的白色涼椅坐下「我住在附近那麼久,都不知道有這個地方呢」

「想吃什麼呢?」

「有什麼呢?」

「都可以」我抬頭看著他,他像陽光般溫暖

「都可以?」

「店裡只有我們兩人,你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他說完拿起藍白線條的圍裙綁在腰間

「這是你的?」

「對啊」

「你不是賣酒的嗎?」

「我是賣酒的啊,難道賣酒不能賣咖啡嗎?」他燦爛的笑了

(我從來沒有這樣浪漫過,我以為只要聊個天就趕快做愛了,還能這麼享受過程,就算不做愛,我也喜歡這種感覺。)

「真是令人大開眼界」我笑了

「那你想吃什麼呢?」

「那就吃你最拿手的吧!」

「好的!馬上來!」

當他進了廚房時,我起身走近咖啡廳裡參觀,裡面放了很多1920年代美式的爵士海報,裡面還有一台木製就鋼琴,本來還想露一手,哪知道,鋼琴太舊了,一按下去鍵整個陷進去沒有彈起來,聲音頓了,看來真的很古老。

 

牆上還吊著他和其他店員的照片,照片裡的他笑得很燦爛,感覺很療癒他的笑容,把內心黑暗的我都淨化了。

 

「要坐裡面還是外面呢?」他忽然出聲音,手裡拿著兩個白色的圓型餐盤

我馬上回頭「外面吧!」

 

桌上有一杯冰柳橙汁,一杯熱咖啡,一杯冰水,盤子裡面有兩顆荷包蛋,一根義大利香腸,還有…我討厭的英國甜豆子,非常英式早餐。

他貼心的將餐巾放在我大腿上「請慢用」

「哇——好久沒吃早餐了」我拿起刀叉

我們邊吃邊聊天「你的本業是哪一個?」我問

「都是我本業,咖啡廳,賣酒。」

「這麼隨性,不過這兩者有點反差,一個很安靜,一個很吵鬧。看不出來呢,你還會煮飯啊。」

我看著他的微笑,拿起餐巾擦了嘴角,說話的嘴唇,還有他內雙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

「妳的工作是什麼呢?」他問

「我學心理的」我說

「真特別,是不是學心理的人很喜歡猜測別人的想法。」

「沒辦法,職業病,但我不會刻意去猜,或者說出來。」

「這樣」他身體往前傾看著我的眼睛「那妳覺得我現在在想什麼?」

我被他一下子那麼靠近,緊張的嘴裡停止咀嚼(你…想親我?)我的猜測

他看我沒說話,笑了「開玩笑的」

我臉垮了下來,繼續咀嚼「無聊」

「妳還單身嗎?」他問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