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26

我起身跨坐在他身上「我想要」少說點諾言,多一點熱情吧。

他嘴角上揚,挺起身溫柔的脫去我的衣服,溫柔的愛撫,親吻我的雙峰….就這樣….做一個完美的句點,也挺好的,至少我認為這是一個句點。

回到台灣,我們直接回到辦公室,他回他的,我回我的,累積了兩週的工作量,可沒辦法繼續休假。

我一副很享受的臉趴在前臺「兩位兩週好嗎?」

「義大利好玩嗎?」王顥興奮的問

「很棒——太美了!」

「真好——」王秘書雙手托腮看著我

看著他們兩,我又有了好主意「你們——下班要不要去咖啡廳?」

是的——這趟旅行並沒有讓我忘了伊博漢,我第一次如此想念一個人,不管他喜歡男還是女,我都喜歡他,我喜歡他超脫的靈魂。

「什麼咖啡廳?」王秘書問

「你們還記得那次在夜店遇見的男人?」

「喔喔!伊博漢!」王顥馬上說

「對啊——他在經營一間咖啡廳」

「是喔!所以晚上你要帶我們去?」王秘書問

「沒有!我是想請你們去,但我不去。」

他們有懂沒懂的臉「為什麼?」

我嘆了一口氣「就當作上次我陪你們去夜店,這次你們幫我去看看他。」

「妳愛上他了?」王顥問

死要面子的我「怎麼可能!」

「那去看他幹嘛?」

我高傲地抬起頭,清喉兩聲(咳咳)「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至從上次見面後,他不再找我。」

「你們私下有見面啊?」王秘書一臉八卦的問

「有啊——就在他的咖啡廳,不過他之後就沒找我了。」

「那妳要我們去那邊打聽?」王顥問

我感激地看著聰明的王顥「你好聰明——你們隨便點,發票留給我。」

「這麼好!」

「那妳想要問什麼啊?我們要假裝忽然見到,還是說妳介紹的?」

「就說…」我想了一下「我介紹的吧!如果他問我過得怎樣!你們就說我從義大利回來過得很棒!」

「要說跟男人一起去嗎?」不愧是王顥,超懂心計的

「你們覺得呢?」

「那就打模糊仗吧!說妳跟朋友一起去參加婚禮,不知道是男是女!」

「王顥——王秘書退休後,你可以接她的工作,你好聰明!」

王秘書馬上垮下臉「我沒有要退休啊——我也不傻好嗎?」

「我開玩笑的啦!哪知道你會不會結婚就遲職。」

「才不會呢——這麼好的工作,我做到死。」王秘書一臉忠誠的臉

「我太幸運有你們在了」我走進前臺抱著他們兩「我愛你們,晚上交給你們了。」

他們比了”Okay!”的手勢

「那妳要在哪等我們?」王顥問

「我就在公司值班,等你們消息囉!下午如果沒事,你們早點過去,下午茶大概三點就開始了!」

「妳要我們從下午吃到晚上?」王秘書問

「慢慢吃——別擔心帳單」

「再會吃也不可能吃四五個小時吧?」王秘書說

「我沒有要你們一直吃——我要你們搭訕他,問他是不是有人在身邊還是怎樣,如果回來沒有任何消息,只有給我發票——我可不買單。」

「蛤!還有這樣的!如果他不在呢?」王顥問

「那你們就別吃!直接回家!明天再去!」

「這怎感覺比工作還有壓力啊」王秘書皺了眉

我看了時間「你們差不多可以走囉!」伸手指揮一揮“快走“

當我一個人在辦公室整理資料時,唐森不停發許多曖昧的簡訊“我想你“,“你在幹嘛“…等等簡訊,我一封也沒回。

也許是我都不回他,他走到我辦公室按門鈴,我從辦公桌上面的監視器,看到是他,我按了麥克風回「唐森先生,請問有事嗎?」

「妳在忙嗎?」

我看著手邊的資料,然後回「挺忙的啊,怎麼?」

「我傳了簡訊給妳,至少回一下。」

看著螢幕上的他焦急的樣子,我笑了——我回「唐森先生,我們應該不是情侶關係吧?」

「什麼?」看他皺眉了

「難道不是嗎?」我問

「知道了」他眼神充滿憤怒的看著監視器,走回到辦公室

我不知所措的愣住(我在一開始也沒說要交往啊?為什麼要生我的氣?)

這時來了一通陌生電話

「請問是夏醫師?」

「我就是」

「你好這裡是利勝精神科醫院,請問蘇榮紅是您的病人?」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她是我們醫院的病患,最近才找到她,現在她把自己關在廁所不出來,說要見妳。」

「你們的病患?」

「是的——她已經住在這邊十年了,她有妄想症,有自殺的動機,所以十年前家人送她過來這邊。」

什麼?我是不是有點搞混什麼?「請問她結婚了嗎?」

「她未婚」

我沈默了很久….這種重症病患不應該來我這裡,怎麼找到我的?

「夏醫師?」對方還在電話那端

「我聽著,那現在是要我過去那邊嗎?」

「妳現在方便嗎?」

「可以的——我現在過去!」

我快速拿起公事包,套上外套出辦公室。

一路上我整理了思緒(蘇小姐根本沒有殺人——她只是有妄想症,幻想自己有個丈夫,幻想另一個故事的自己。)妄想(英語:delusion)是一種不受相反事實和邏輯推理所糾正但堅信不疑的信念。

一到醫院,我就馬上被帶到廁所,我走進那臭氣沖天的廁所,非常陰暗,非常令人不舒服。

我讓其他人站在門口別進來,我敲了蘇小姐在的那間廁所門“叩叩!“「蘇小姐——我是夏醫師」

「夏醫師?是妳嗎?」

「是的——蘇小姐,妳還好嗎?」我問

「他們想要拿我做實驗?」她小聲地說

「誰?」

「這裡的醫生和護士」

我看了門口的醫生和護士,他們每個都搖搖頭。

「蘇小姐——我帶了妳上次說妳喜歡吃的點心“玫瑰起司蛋糕“,妳想吃嗎?」

「真的嗎?」

「對啊——妳要不要出來跟我喝杯茶,我們一起吃蛋糕?」

「那我不想看到他們」蘇小姐說

我看了門口,幾個醫生護士點點頭,暗示我他們會離開。

「可以的——他們走了」

「妳確定?」

「當然——妳相信我不是嗎?」

這時蘇小姐緩緩打開門,裡面她的樣子,完全和跟我面試的時候不同,現在的她頭髮雜亂,一身臭味,穿著藍色的病號服,讓我難過的想哭。

我鼻酸的抱住她「不要害怕——都沒事了——」

「夏醫師妳好香啊」她摸摸我的背

她跟著我到醫院的淋浴室洗澡,換上新的衣服。

我們在醫院內設的花園裡吃蛋糕,她像個孩子一樣開心的吃。

我問「蘇小姐——妳記得上次來找我,妳說了什麼嗎?」

她含著叉子想著「我是不是跟妳說我殺了這裡的醫生?」

「不是喔——妳跟我說妳是英文老師」

「對對對!我是英文老師!」她笑著繼續吃蛋糕

我從公事包裡面拿出一本筆記本和筆「蘇小姐,我覺得妳非常的聰明,我很想知道妳的故事,以後如果想說什麼,要不要都寫出來?我有時間會過來看妳的故事。」

「妳會來看我?」她很驚訝

「嗯!會的」

「我好久沒有看過我的家人——他們都沒來了,我每次想要想起他們的臉,都想不起來了。

醫院給我的藥,讓我每天都想睡覺——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沒關係,以後我來看妳好嗎?」

「可是他們不想給我筆,我沒辦法寫。」

「這樣啊」可能他們怕病患自殺或者誤殺吧

我撥撥她的頭髮,幫她的頭髮綁了辮子「這樣好可愛」

「這的嗎?」她害羞的摸了辮子「那以後我都綁辮子」

「嗯!蘇小姐我可以叫妳小紅嗎?」

「小紅?可以啊!我喜歡!」

「那妳可以叫我小夏,我們是朋友。」

「真的可以嗎?」

「可以的!」我握住她的手「記得小夏跟妳說的,你很聰明,頭腦裡面有很多故事,妳可以告訴小夏,我會幫你保守秘密。還有以後…我們就不讓醫生護士擔心了,不要躲在髒髒的廁所。」

「那我要躲哪裡?」

「妳為什麼想要躲起來?」

「我感覺比較安全」

「那以後緊張的時候,到花園裡面坐坐。今天我會跟他們談談,讓他們給妳畫畫還是寫故事的機會的。」

「可以嗎?」

「我可以試試看,下次妳想吃什麼點心呢?」

「玫瑰起司蛋糕」

我為她擦擦嘴「小紅真是個好女孩」

我等到小夏躺回病床上休息後才和他們醫生溝通。

我坐在小紅的醫生面前,問「李醫師,她是怎麼出去的?」

「我們那次正在醫院裡面辦活動,工作人員來來往往,她在那時候跑走的。」

「她的家人呢?她說她家人都沒來看她。」

李醫師苦笑地看著我「她沒有家人——這間醫院是她爸爸蘇利勝醫師的,十年前走了,遺言就是照顧她女兒。」

我心頭忽然揪緊「她說你們綁她起來」

「是這樣的夏醫師,蘇榮紅她的妄想症很嚴重,她除了妄想以外,還有情感妄想,被害妄想,宗教妄想——要不是她忽然拿起糞便丟其他病患,我們也不會綁她起來,鎮定她。」

「她患病以前發生了什麼事?」

李醫師低下頭嘆了氣「她被性侵,剛開始她總是覺得自己很髒,不停的裸著身體到泥地裡打滾,弄髒自己的身體。只要盯著她太久,她就認為那個人喜歡她,甚至想要侵犯她。所以這裡的男醫師都會盡量避開她的眼睛。」

聽完這些我的眼眶熱了「怎麼會這樣——錯不在她,可憐的小紅。」

「謝謝妳今天特地過來,我們折騰了一整個上午。」

看著李醫師疲憊的樣子,白色大衣也髒了,不像是一個沒良心的醫生。

我看了四周環境,問李醫師「對了——你們醫院環境真的很差,怎會這樣?」

「我們資金缺乏,人力短缺,沒資金請打掃公司,所以都是護士輪班去清掃廁所,但平時病人已經夠忙了,環境就變得很髒。」

「你們病人挺多的」

「幾乎都是家人帶過來後,沒有再來過。」

「挺令人心寒的」

李醫師疲憊的拿下眼睛,摩擦鏡片說「再繼續下去這醫院會倒的,或者找大財團買了醫院,才有辦法繼續經營。」

「我會幫忙問看看,也許我們可以在網上找贊助。」

「我哪有時間做哪些」他打了哈欠

「我來吧!」

「真的嗎?謝謝你了夏醫師。看來自己在外開診所輕鬆多了——」

「確實——不過你很偉大李醫師,我太渺小了。」

他笑了「我沒辦法丟下他們」

我微笑站起來「那我就不打擾你了!下個月我會再過來看看小紅。」

「那就麻煩妳了」

「沒問題」

當我正準備走出醫院時,天空忽然傾盆大雨,像是在替小紅哭泣一樣,也許現在我很同情小紅,想到自己的童年也很悲慘,我站在雨中摀著臉哭泣,哭得非常大聲,感覺可惡的是正在外面逍遙的壞人,不是這些關在裡面的患者,太不公平了。

大家怕他們做什麼?人模人樣的畜生到處都是。

我的眼淚止不住,就連開車也在哭,回到家也在哭,洗澡也在哭,像是把一直以來的悲傷都發洩出來。

最後無力的躺在床上睡著。

隔天早上雙眼泡泡眼,流了兩道鼻涕,看著鏡子的自己「我的媽呀哪來的醜八怪!」

請假不了了——今天一定要去辦公室,我隨便穿了黑色套裝去上班。

一上電梯就打了一個大噴嚏,兩串鼻涕馬上掉了出來!我找不到衛生紙只有兩手捂著!

就是這麼不巧唐森也一起進了電梯,我摀著鼻子看著他什麼都沒說。

他看著我一眼「早」

「嗯」

「我很臭嗎?」他問

我搖頭

「妳哭了嗎?眼睛怎那麼腫啊?」

當他手要伸過來時,電梯門剛好打開,我衝了出去,摀著我的鼻子,用我的腳敲門。

王顥一開門,我馬上衝進了廁所,洗掉鼻涕。

王秘書站在旁邊同情的看著我「妳要吃藥嗎?」

我抽了幾張衛生紙擤了鼻涕「妳有嗎?我想我需要」

「嗯嗯!那妳先回辦公室休息,我現在去弄」

「謝謝了王秘書」說完這句我又打了噴嚏“哈湫“

生病歸生病,我還是記得昨天吩咐他們的工作,我帶著厚重的鼻音看著櫃檯「你們倆進來辦公室」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進來的兩人「前面請坐」

王秘書先把溫水和感冒藥放在桌上然後坐到王顥旁邊

我翹起腳,雙手在胸前交叉「可以說你們昨天到咖啡廳後的事情了」

王秘書露出詭異的笑容「我們昨天有看到他」

我睜大眼睛羨慕的說「他還好嗎?」

「他很好啊——挺帥的!」

我擤著鼻問「然後呢?」

這時換王顥開口「其實是他先看到我們的,他很驚訝的過來跟我們打招呼!」

「真的嗎?」

「對啊!他就問是不是妳介紹我們來的,我就說『對啊』,他就問『她怎麼沒來?』」

聽到他問我的時候,我心跳撲通撲通的跳「那還有說什麼?」

「我就說『我們老闆今天很忙,剛從義大利回來』」

「你叫我“老闆”?」

 

 

5 評論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