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28

我半閉著眼笑了(這也太美好了吧——不過他這麼用心照顧我,是要跟我交往嗎?)

半夜忽然熱醒,我還穿著那鹿茸睡衣,我熱的把睡衣給脫了,流了一身汗,非常不舒服,我又回到浴室沖澡。

這次我穿了短袖的上衣和短褲,悄悄的走出房門,看到伊博漢居然睡在沙發上沒有蓋被子!我又回到房間的櫃子拿出毛毯,輕輕地走向他,將毛毯蓋上。

我半跪在沙發旁看著他的睡顏(好帥呀——這唇形真性感),接著托腮在他臉龐更近的看著他,悄悄的說「謝謝你」,看他沒醒我又偷笑,又繼續說「我想跟你在一起」

看他聽不到的樣子,我心裡又興奮了「我…想…親你的嘴巴還有親你的…」

「我的哪裡?」他嘴巴動了

嚇我一跳,我身體往後(哇操!嚇死我他沒睡嗎?)

這時他笑著睜開眼看著我「妳都這樣告白的嗎?」

我馬上裝傻「咦?你沒睡嗎?」

「只要有聲音我都很容易醒的——」

「那你幹嘛不一開始就睜開眼,害我亂講話的。」

「亂講話?」他壞笑的側躺托腮和我四目交接「所以妳不想親我?也不想跟我在一起是嗎?」

怎直接這樣問我啦!好尷尬——裝病裝病!「天啊——我的頭好痛,不行了——我要回房間。」

他瞬間坐起來「那我抱妳進去吧!」說完他忽然把我抱起(哇!你體力也太好了吧!愛了愛了)

好久沒有被公主抱了——我心跳加速的看著他的側臉(跟我在一起吧!)

他輕輕將我放在床上,然後溫柔的眼神看著我,看著看著他的吻貼上我的唇「晚安——我的公主。」

「你不躺在我旁邊嗎?躺著就好了,我不會碰你的。」我看著他嬌弱的說著

他又笑我了「妳怎說話像男人一樣——太好笑了!」

「會嗎?不然呢?女生都怎樣說話?是我太不矜持了嗎?」

「妳似乎不怎會隱藏心裡的想法,挺好的」

「那你喜歡嗎?」我看著他

「嗯——很喜歡,喜歡的不得了。」他低下頭輕啄我的額頭

我開心的笑了「那陪在我身邊」我翻開旁邊的被子,拍了兩下「過來」

那晚我一直看著睡在旁邊的他,久久才睡,我害怕睡在我旁邊的他只是幻覺,害怕我一閉眼再張開他就不見了,他睡覺時呼吸真慢,好有安全感,我第一次睡的如此安心。

我很想一大早就給他一個性感又激情的驚喜,不過今天一大早就有預約。

我輕輕撥了他的頭髮,溫柔地叫醒他「起床囉」

他雖然閉著眼睛,但嘴角微微上揚,側身抱著我「早安——」

(我的天啊——這感覺!太幸福了!)我小鳥依人的依偎在他胸前「早」

當他想要再次吻我的時候,我的手指貼在他的唇上「不行——早上有工作」

他對我嘟了嘴,握住我的手「那今天幾點下班?」

「下午三點後就沒有預約了」

「那妳要來咖啡廳吃飯嗎?」他順便摸摸我的頭「應該好多了吧?」

「嗯——好很多,謝謝你。」我看了時鐘上的時間「啊!我要準備了!趕快起!」

他看我焦急的起床,還側躺看著我更衣,壞笑的說著「別忘了妳昨天說,妳要補償我。」

我邊拿更換衣服出來邊問「對啊!你想要什麼?」

「妳」他眼神像是要把我衣服馬上扒光一樣

我矯情地看著他「你好色——我喜歡」送他一個飛吻

當天上班的我,滿面春風,像是有鳥兒在我身邊唱歌圍繞著我,我走著跳著進了辦公室,馬上走進前臺抱著兩位小可愛們「我的天使們!我回來了!」

他們身體一顫「怎麼了妳沒事吧?」

「是妳吧!」王秘書抖抖肩

「我們呢——昨天啾啾」我對他們指了自己的嘴唇

他們驚訝的說「進展那麼快!」

「只有啾一下而已」我一副戀愛的臉

王顥露出羨慕的臉「好好喔——我也想要男朋友」

「改天——我們再去那間酒吧啊!去到你交到為止!」

「不行啦——我男朋友會生氣的!」王秘書趕緊拒絕

「同志酒吧都不行嗎?妳去那裡根本沒戲啊?」我問

「重點不是同志酒吧——是我每次回去樣子都像攤爛肉,身體也臭得不得了。」

「下次不喝那麼多就好了」

「也是」

「好棒喔!!期待!」

「好啦——我們今天也加油!剩下工作麻煩你們了」

第一次感受戀愛的感覺,這是多麼快樂的事情,我不曾擁有過的感覺。

今天完全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一心只想趕快結束趕快去和他見面。

「妳戀愛了?」

「什麼?」忽然回神,看著正在會診的六月太太

「不好意思——我剛有點走神。」

「我第一次看到妳在問診的時候,嘴角會笑。」

我笑了「可能吧——」

六月太太拿了抱枕放在胸前「我最近睡得比較好——就胸口有時候悶悶的。」

「那可能跟缺少運動有關」

「是嗎?」

「是啊——長期坐著會有胸悶的現象,常會以為是憂鬱的感覺,何不嘗試每天運動十分鐘?」

「我會試試看,我老公很喜歡運動,我可以跟著他一起。」

「妳老公?」

她害羞的說「恩啊我跟他結婚了,我又結婚了。」

「恭喜」

反是都會好的,不是嗎?無論要走多坎坷的路。

那天後沒有再見到六月,我想應該開心,替不再來看我的病患們開心,他們來來去去,我多希望他們不是我的病患,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

我曾想整個精神病院就是我的家,他們從沒有想要在我身上得到什麼,只有愛,沒別的。

當我一個人在辦公室想著如何幫助利勝精神病院的時候,瞬間想到一個方法,並且不難,就是買下那間小醫院,通常一間醫院的價值,在他的病床數和死亡率,醫護人員數..等等價值,以我以前待過的醫院,老院長退休前賣掉醫院,他跟我說過總共十億台幣,那是大型醫院的價格,當時他留給情人,也就是我的母親10%的股份,只要我賣掉股份,也許…我能買下利勝精神病院。

我必須要再找律師和媽媽談談…

下午要離開辦公室前我走到櫃檯跟兩位寶貝說「我以後絕對會給你們升官的!」

「這裡不就我跟王顥?能升去哪?」王秘書充滿疑問

「以後妳就知道了,王總務。」我對她媚眼

「她是總務,我是誰?」王顥問

「你就…王主任好了」

「哇!剛畢業就當主任啊!太好了!」

「小傻瓜——沒聽過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嗎?」我發出女巫的笑聲「呵呵呵呵呵」

「那誰是雞誰是犬?」王顥問

「當然你是雞啊」王秘書毫無以問想當狗

「好啦——你們自己討論,我要去約會了!bye!」對他們送了飛吻

到了咖啡廳——我看著伊博漢正在跟坐在吧台的客人說話,他很快抬頭看到我,對我揮揮手,我害羞的對他揮手,然後找了室外的位子坐下。

他走了過來,拉出椅子「嗨!抱歉剛在忙,早上上班還好嗎?」

「嗯!還不錯——很快工作會變得很忙。」我對他笑

「那我還有妳的時間嗎?」他雙眼勾住了我的心

這麼肉麻…讓我緊張「當..當然,在忙都有時間給你。」

「那太好了」他嘴角微微上揚的看著我

他遞給我菜單「要點東西吃嗎?」

「你吃了嗎?」

「我可以陪妳吃,就點妳想吃的。」

我翻了翻菜單「我吃看看烤鮭魚和沙拉好了,點心你幫我挑。」

「收到!等我——我去拿杯咖啡給妳。」

看他的背影,就可以令我陶醉(真誘人的屁股——背肌也不錯,肩好寬…),不過他剛剛是不是應該親我臉頰一下?怎有點生疏。

我們一樣無話不談的聊到晚上,當所有人都走的時候,我以為我們可以開始親熱了。

我伸手摸了他的大腿,身體靠向他,做出要吻他的動作。

他笑了一下,輕啄了我的唇。

我睜開眼(蛤?就這樣?)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