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30

我嚇了一跳!回頭(我的媽呀!怎麼會在這種狀態遇到伊博漢!怎感覺像被抓姦了一樣。)我假裝他認錯人「找錯人了」拉著小蘿莉往外跑

也許是小蘿莉太緊張了,忽然變成男低音「幹嘛啊!嚇死我了!那是誰?」

瞬間冷掉「剛遇到朋友了——」

這時小蘿莉又變回女聲「那我們繼續嗎?」

我背脊涼了「下次約吧!」

「蛤!怎醬——人家不要嘛」他嘟著嘴看著我

我手指帥氣的壓在他唇上「乖——今天哥哥不在狀況內,要不我請你喝酒吧!」

他開心的勾著我的手臂「好!」

我走去酒吧台要了三杯龍舌蘭,一杯是我現在緊張的需要馬上先喝一杯,當我把酒往嘴送的時候,伊博漢走到我旁邊,我嚇了一跳!那烈酒被我一嗆,像是燒了我的氣管,我馬上轉過身咳嗽(快..快跑),我還不忘拿走台上另外兩杯酒。

這時他抓住我了「夏綠蒂!」

我把臉整個皺著回頭看他「你找錯人了先生」

他伸手撕掉我的鼻子下面的假鬍子「就是你!」

「凹嗚—————痛死我了!你幹嘛啊!」瞬間紅腫刺痛感,我用舌頭往上舔了上嘴唇

「你怎在這裡」他抓著我的手臂質問我

「關你屁事」我甩開他的手

「什麼?」他很意外我對他的態度

「請問你找我有事嗎?伊先生?」

「我做錯什麼了嗎?」他問

「沒有——不過現在我正在和朋友玩,你幹嘛忽然這樣阻止。」

「玩?跟那個小男孩去廁所做愛是嗎?」

我一副關他屁事的臉「我需要跟你報備?」

小蘿莉可能等我太久,走了過來「哥哥——怎麼了?」他走過環抱我的腰

我看了伊博漢一眼,嘴角上揚後,又喝了一杯龍舌蘭,低下頭吻了小蘿莉,將酒送到他口中,然後對已經帶有憤怒情緒的伊博漢說「我們沒有交往不是嗎?」說完就帶著小蘿莉離開

其實我心裡是難過的——我根本不想這樣對他,更不想讓他看到我現在的樣子。

「妳喜歡他對不對」小蘿莉看著我說

我瞬間變回女人的感覺,抿嘴點頭「嗯」

「剛你是故意的對嗎?」他問

「嗯——對不起」

「沒關係——別難過了」小蘿莉抱著我

「對不起——我想我該去跟我朋友會合了。」

「你要走了嗎?」他問

「那我可以要你的電話嗎?」

「我是女的耶!你現在只是看到我是男人的打扮,我平時是女的。」

「我知道啊——有關係嗎?」他一副無所謂

「你不是同志嗎?」

「不是啊——我只是喜歡男扮女裝而已,今天是角色扮演活動,我肯定會來。」他壞笑的看著我

「小弟弟——我們已經錯過可以做愛的時機,不會有了。」我摸摸他的頭

和他分開後——我在擁擠得人潮找王顥和王秘書,赫然發現!王秘書在跟另一個男人接吻!(她不是有男朋友了!那個男的是異性戀?還是喝醉看不出王秘書是女的?)

找到王秘書後又找到了王顥(我天——他也在接吻),我現在該幹嘛?出去抽根菸好了——

我站在夜店門口旁靜靜的抽菸

「夏綠蒂」

我聽到聲音轉頭(又是他)他跟著我從夜店走了出來

我愛理不理的說「又怎樣了伊先生」

「昨天我們不是好好的嗎?」

「有嗎?我怎不覺得?」

「我做錯了什麼?」

「沒有——也許我想太多,以為你照顧我是喜歡我的意思。」說完對他假笑了一下

「我是真的喜歡你」

「嗯哼」

「我不懂你想要什麼,你可以直接告訴我。」

我聳聳肩「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要了,謝謝你」

這時忽然間他伸手摸我的臉「你不知道我是多麼想要妳——我不想看到你跟別人在一起,那使我嫉妒的發瘋。」

我看著他的雙眼,吞嚥了一口(這是告白嗎?我….我現在好緊張,這句話也太強烈了)

不行!不能讓他那麼好得到——我昨天還失戀了一整夜呢!

當我想要別過臉的瞬間,他的吻馬上貼上我的唇,這次還伸舌頭!(難道!他喜歡穿男裝的我?還是需要嫉妒的刺激?)不管了——先享受吧!我閉上眼和他熱吻。

他的舌頭在我口腔裡攪動,好溫柔炙熱的舌吻,我陶醉的想把我右腳抬起扣住他的大腿。他的手已經往我臀部伸去,手掌在我臀上輕撫著。

我們緩緩離開彼此,我害羞的地下頭,他又將我拉向他抱緊,說著「我一開始就看到你進來,我在樓上的辦公室。你今天穿得真帥——」(果然是因為我像男人!)

他又繼續說「當我看到你跟那個男人要去廁所時,你都不知道我跑得多快,就怕來不及阻止你,我不想任何人碰你甚至…進入你,只有…只有我可以。」

我抬起頭看著他「你想跟我做愛?」

「我打從一開始就想——我每天都在想,只是我不想太快,至少讓你知道我是因為你,才對你好,不是因為急著想要你的身體。」

「可是你說你不想交往」

「這點嘛——」他聽到我說交往「我只是會害怕那種穩定感,就像是家庭的關係,一層不變,不代表我不想跟妳在一起,應該是我非常喜歡,害怕因為穩定後,我們會不再熱情。」

身為精神科醫師的我,瞬間了解他的感受,他就是我,我也有家庭厭倦感,因為在意所以我不跟你交往。

我對他笑了,摀住他嘴「別說了——幹我就好」我已經完全了解他的感受,不用再解釋了。

他對我笑了「跟我走」他牽起我的手

「等等!王秘書和王顥還在裡面呢!」我可是要為他們兩個的安全負責

這時候伊博漢要我在外面等等,他進去交代工作人員注意王顥和王秘書,結束後安全送他們回家。

等他出來的時候笑著對我伸出手「走吧!我的王子」

我勾著他「你剛剛撕我的鬍子,超大力的,好痛喔」

「哈哈——對啊!因為我超生氣的!你怎麼可以那麼帥」

「你喜歡我男裝的樣子嗎?」

「我都喜歡——你想要什麼樣子都可以」

「我總感覺男裝使你更興奮」

他吻了我的臉「是因為是你才興奮」

他問「那現在我們…去哪?」我們站在路邊想著下一站地點

「我家」我看著他笑了

他絕對是一個調情達人,只要我前進他就後退,我不動他就會主動出擊。一到家我急著想吻他,他笑了躲開我的吻,讓我微微張開口討吻,他眼神在我唇上游移。

他在我面前解開他的襯衫,露出他結實的腹肌,直到一絲不掛——我盯著他硬物(好大——我也太幸運了吧!)

這時他伸手慢慢為我解開我的襯衫,眼神沒有離開我的視線,充滿慾望的看著我,只看著我,像是等我全脫光的時候,他會把我吃的連骨頭的不剩。

他說「你好美,我太幸運了」說完他將我抱起走到床上

他跟男人做愛也是這樣嗎?是不是更加粗暴?還是一直都是那麼溫柔——

他挺入我瞬間「啊!」我抬起手輕推了他的前胸,阻力怎麼那麼大

「痛嗎?」他看著我問

我搖搖頭「慢一點」

他身體往下移動,抬高我的臀,舌頭開始滋潤我的私處。

我閉上眼享受著「嗯——」輕柔他的頭髮

那晚我們姿勢不停變換,直到我們釋出慾望,累得攤在床上。他很快就睡著,我很想抱他,但因為我太想留住他,所以我不會讓他知道我有多麼想要他,這樣才能讓他一直保持新鮮沒有穩定感。

也許他也是這樣——所以不打電話給我,讓我想著他,我們就像兩個虐待狂,互相折磨。

要跟他在一起,就是做我自己——而我就是有你沒你在我生命裡都沒關係的人…可以做到嗎…..真的可以沒有他也沒關係嗎?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