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31

隔天早上,我對他像是對床伴一樣,沒有早晨的溫醇,一起床我就去刷牙,換上工作的衣服,走出房間——留在他在房間裡。

我在餐桌上留了紙條“早安!你好好休息——我先去上班了! 夏“

早上進了辦公室,看到前台兩人趴在桌子上,我敲了桌子兩下“碰碰!“「這是怎樣?」

兩人表情皺眉的抬起頭,我笑「昨天有發生什麼事情嗎?該不會王顥被王秘書掰直了吧?」

原本沒精神的王顥,忽然激動的說「怎麼可能!」

「昨天喝太多了——頭好痛」王秘書不停敲打自己的太陽穴

我問「有人送你們回家嗎?」

「這倒是有——」王秘書說

「等等有人來別這個死樣子——喝杯茶吧」說完我進了辦公室

我坐在椅子上想著(所以現在我們有在一起嗎?還是純打砲而已?)又看了手機(他會打給我嗎?)我把聲音調動在最大聲,就怕我漏接了或者沒有看見他的訊息。

等到下班時間五點了,他沒有給我訊息,這種感覺怎麼好像失戀,心好痛。

我討厭自己想著同一個男人,這樣真的不是我了!

我帶著憤怒的感覺,下班後就去健身房發洩體力,這樣晚上我就不會失眠。

我跑到快脫水,晚上依然失眠,我拉上被子蓋著頭大喊「煩死了!!!」

隔天和爸爸說好,要帶他去吃飯。

到達爸爸家的時候,感覺他已經換好衣服很久了,站在門口等很久的感覺。

在車裡我問「爸爸想吃什麼?」

「生魚片和啤酒」他說

「喔好」我帶他去我常去的那間居酒屋

到了餐館,我們坐在四人桌,我幫爸爸點了燒酒蛤蠣,生魚片,手捲,鮭魚炒飯。

很難跟爸爸有完整的對話,因為他常自言自語,很容易分心。

我問他「爸,你想要什麼衣服嗎?」

他眼神無法專注的對我說「不用,我自己會買。」

他常常不想給我貼麻煩,但如果我說「爸,我也會買給小叔。」這樣他就不會因為只有自己拿到新衣服感到不好意思。

「好啊,他比較胖一點買L的外套,就幫我選軍綠色的外套,還有牛仔褲。這樣就可以了。」

「好啊」我不會自己幫他挑衣服,我想要買他想要的,不是我為他選的。

他喜歡軍綠色,他總是懷念以前當兵的自己,當時的他滿身胸肌,聽說還是蛙人部隊的,留了很多他的舊照片,都是他和部隊裡面的隊友吃火鍋和在泥地作戰的照片。

如果我提到以前他驕傲的時候,他又低調的說「不要提過去,別跟人亂說。」

他變得非常謙遜,不怎喜歡談論自己。

我想我不跟他講話的話,他反而感到自在,所以我們各自吃自己的,我則拿手機出來瀏覽信箱。

吃完飯,爸爸說要去旁邊小店買包煙,我隨後跟上,也許是我穿得比較專業,不像是跟爸爸一起進去的,男店員並沒有理會爸爸,只問我需要什麼,明明是爸爸先問「要一包七星」

可能是問完又低頭自言自語,看得出來這老傢伙精神有問題,男店員在我面前直接忽略了爸爸。

我開始冷眼看店員「他剛剛問你什麼?」

店員一副無所謂,裝作沒事的看著我「妳需要什麼?」

「我再問你一次,他剛剛需要什麼?」我看著他的眼睛

「他神經怪怪的,不用理他。」

聽到這句話,我怒火衝頂,看著爸爸「爸,你到門口等我,我幫你買菸就好。」

男店員,一聽到“爸”,愣住。

我看著他「給我一包七星,還有打火機。」

「是是是」他一臉假笑,轉身為我拿了一包七星和打火機,放在收銀台上「還需要什麼嗎?」

我出了鼻氣,嘴角微微笑,打開了煙,慢慢的抽出一支煙,在他面前點燃了煙,吹了一口說「老闆,做人有必要那麼賤嗎?」

他像是沒聽到一樣「蛤?」

「沒聽到嗎?」我對他笑了一下,瞬間拉著他的頭壓在收銀台,他叫了一聲“啊!”在他的耳邊說「你是不是搞錯什麼?連最基本對人的尊重都沒有,不就是人模人樣的畜生!」

「我錯了我錯了!」

看著男店員,像是剛大學畢業,還沒經過社會的洗禮,才會這麼無禮。

我將煙在他眼前,甚至快到他的眼球熄滅,他嚇得冒冷汗「就算有神經病,也是你們這些畜生逼出來的。你最好趕快辭職,下次我再看到你,我就燒了這間店。」

似乎有聽到警車的聲音越來越近,我不認為是因為我而來,但確實是因我而來,我往天花板一看(可惡!監視器!有人居然報警!)

我鬆開那店員的頭髮,當我準備要離開時,警察已經來了。

男店員一副他贏的樣子,對我笑,不巧我也對他笑,那瞬間他的笑容沒了。

我將煙和打火機拿給爸爸「爸,王顥是我員工,他等等來帶你回家好嗎?警察先生說要看心理醫生,我現在要跟他們回去。」我對爸爸微笑眨了一眼,讓他放心

他點點頭「那他知道我在哪裡嗎?」

「知道的,我會等他來的時候,再跟警察離開」

警察看似挺有人情味的,陪我一起等王顥過來,才帶我一起離開回到警察局。

我就像個囚犯一樣坐上警車,單手被銬在警察局裡翹著腳坐著,直到我的律師來了,是的,別無他法,還是找了唐森來解救我。

最後付了九千元威脅恐嚇罪,因為看在我初犯而且對方也有錯在先,警察也沒有做犯罪記錄。

上了唐森的車,我都沒說話,還是臭臉。

他說「很厲害啊,威脅恐嚇,這也可以。」

我對著玻璃窗,不想看他,剛剛的怒氣還沒消,只說了「謝謝你能來」

「還要謝謝你犯罪,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見到妳。」他說

我轉移了話題「我有耽誤到你工作嗎?」我轉頭看他問

「沒有」他露出溫柔的笑容然後又說了「妳還挺有正義感嘛」

「這不是正義感吧?他們如果這樣對你父母,你應該也會不開心吧?」

「父母?那他們呢?」

「王顥開我車先送他回家了,我不想讓他難堪。一想到那個人渣,我就生氣!」我握緊拳頭拍了大腿

「第一次看妳那麼有情緒,還以為妳一直很平靜。」

「不說這個了,要不現在請你吃飯吧?我們去哪呢?」

「妳想去哪我們就去哪」

「去我家」我說

他什麼都沒說的笑了,往我家的方向開去。

一進屋,我像是飢渴很久的野獸,往他身上撲去,心急的扒開的衣服。

他邊笑著說「等等等等」

我吻著說「不等」繼續吻著他的胸膛,然後順勢往下解開他的褲擋

「哇嗚,好…好吧」他開始享受著發出深沉的低吼聲

我利用他的生氣,發現我的情緒,非常用力的擺動我的身體,我不想想到博漢。

結束後我們躺在床上喘息著,我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他的手指在我背部撩動說「我想妳」

「你最近好嗎?」我問

「還好,常想著我到底在義大利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妳忽然變了人」

我露出厭倦感的笑容「你沒錯,只是我有點恐懼穩定感。」

「想玩就是」他說

「難道你想跟我發展到什麼關係呢?」我認真的問

「我就想多了解妳,可以一起吃飯,旅遊,妳不想交往或婚姻,對我來說都無所謂的。」

「我就是不想每天都一起吃飯,每天看到同一張臉。」我壞笑的輕撫他的臉

「我的臉那麼容易膩嗎?要我去整形嗎?」

我笑了「你第一次講話那麼幽默」我捏了他的鼻子

「最少偶爾跟我見面可以吧?」

「你說像現在一樣嗎?」我問

「對」

「床伴?」我問

「我們應該比床伴更了解彼此吧?」

我想到博漢也沒有要跟我交往的意思,也沒找我,表示我跟誰做愛也無所謂吧。

我笑笑「隨便你」我伸手關了燈翻身睡覺

他緩緩地貼過來,從後抱住我,我不排斥這種感覺,挺有安全感的。

早上家裡的門鈴吵醒了我們“叮咚”

我閉著眼含糊地說著「誰啊」

身旁的唐森起身說「我去看看」

過兩分鐘,唐森走回臥室爬上床說「妳定了外賣啊,早餐店送早餐過來。」

我一頭霧水的睜眼「早餐?」該不會是….

我趕緊下床,走到廚房,打開紙袋(我的媽呀,這是開玩笑吧…..是博漢的餐廳包裝盒,剛剛應該是博漢吧?)

唐森走到旁邊說「是妳定的吧?」

「嗯嗯,對,我忘記我有預約早餐。」

「那現在要吃嗎?」

我問「剛剛送餐的人,長什麼樣子?」

「長得挺帥的啊,就是他臉有點臭,態度有點差,等等妳一定要給他們差評。」

「這樣啊」是博漢沒錯,瞬間心好痛,他應該也很錯愕吧,明明是他不找我的,怎現在變成我是渣女了。

「怎麼了嗎?」

                          Eminem – Zeus (Lyrics) FT. White Gold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