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32

我深吸口氣笑笑「沒事,先吃早餐,我們還要上班呢」

回到辦公室,我托腮想著早上的事情,嘴角微微上揚,沒想到刺激到他,讓我心情如此爽快。

這時王秘書敲了門“叩叩”

「請進」

「老闆,那個伊博漢先生打電話過來找你。」她弱弱的說

「跟他說我不在」

「好的」

(關上門)

如果因為”刺激“就不能遵守自己的原則,那之前那些不想穩定交往的原則,不就證明根本不喜歡對方嗎?

(哼,以為你是誰。)

”叩叩“

「請進」

王秘書又探了頭進來「那個….」

我雙手合十托在辦公桌「又怎麼了王秘書?」

「他來了」

「誰?」

才剛問是誰,門就忽然間推開「是我」

王秘書關上了門「你們慢聊」

我驚訝的背脊坐直,眼睛直直的盯著他,是伊博漢,他穿著黑色襯衫,將袖子捲起,搭配CINO卡其褲,非常有型,瞬間我的心漏了一拍。

「你來幹嘛?我在工作」我高傲地看著他

他走到辦公桌前質問我「你昨晚跟別人做了是嗎?」

我笑了一下「這跟你有關係嗎?」

他驚訝的說「什麼?」像是受害者一樣,露出不悅的臉

我對他不失禮貌的微笑「伊先生,第一我們有交往嗎?第二你跟我做愛拍拍屁股走人,一通電話也沒有。第三你這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個性,我沒辦法。」

「所以妳在生我的氣?」他問

「一開始是的,但現在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我暗示門口的方向「你可以走了,我還有工作,慢走。」然後低下頭看資料

看他沒有動靜,我又抬頭看他「怎麼?」

他冷眼看我「妳真的想我走?」

我口是心非的說「還要我送你嗎?」

他眼神充滿怒氣,嘴角居然露出壞笑「妳等著」說完他就瀟灑地離開了

(你等著)這句話怎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我都雞皮疙瘩了

他轉身的瞬間,我聞到他的古龍水的味道,我真希望這味道能陪著我一整天。

如果愛情會使我患得患失,那不要也罷,我不想忘掉我自己。

“叩叩”

我皺了眉頭「進來」

門微微開露出兩顆頭,王顥和王秘書,他們一副想探八卦的臉。

「幹嘛?」我問

他們弱弱地走進來,站在我面前。

我打量了王顥,他今天穿著女裝特別花俏。

他翹起小指揮來揮去的講話「剛剛我看他氣沖沖地出去,你們怎麼了?」

我吐了一口氣,身體往後靠到椅背「感覺像是我把他甩了」

他們倆同聲「蛤?為什麼!!他很好不是嗎?」

「我知道啊,可是我總能讓他對我射後不理。」

王秘書說「他有嗎?剛不是找你了?」

(咦?說的也是)我心裡忽然感到內疚

我又高傲的輕咳兩聲(咳咳)「反正我不可能回頭找他了」

王顥驚訝的說「這麼絕!」

「說真的,妳自尊心太強了,好像非要人愛妳愛得要死,妳才有安全感。」王秘書大膽直言

「難道我要為了其他人改變我自己嗎?我就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他怎麼可以做完愛,一通電話也沒打,我當然會受傷。」我像個受害者抱怨著

明明自己可以以同樣的方式和他相處的,沒想到我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相處方式。

「這樣也真的不對」王秘書點頭同意

「對啊,我已經為了他幾乎放棄我的原則,他不能老要我等著他,這樣太折磨人了。」

「該不會他還有其他人吧?才會這麼有自信」王顥失言的說

一聽到有其他人,我手中的鉛筆被我折了一半。

王顥又趕緊說「我只是猜測,猜測而已。」他緊張地吞嚥了一口

「好啦!不談他了,你們回去工作!接下一個預約以前,我需要準備資料。還有我們下個月要搬家了,資料都整理好,包括病例,我們都需要轉移到醫院。」

「知道了」他們兩互看了彼此,慵懶的走出辦公室

當我在瀏覽病例的時候,看到傑克的病例(他該不會死了吧?如果他死了應該會上新聞,所以應該沒死。)我內心喃喃自語著

我又拿起手機,找了傑克的社群網站,瀏覽一下他最近的更新,我鬆了一口氣(過得挺好的啊)手機裡一群小弟在酒店慶祝他生日,還有鋼管女郎在他面前擺弄舞姿,他還打了她的屁股,一堆美女標籤與他的合照。

(我白擔心了,沒事就好。)

大部分來的患者,都是因為在愛裡迷失,孤單,失眠,失戀憂鬱,婚姻問題,如果我能發明一個藥丸“愛”,來的人吃一顆,神經氣爽的像戀愛般的,離開診室,那該有多好。

每個問題都一樣,聽了幾百遍還是要繼續聽,都知道時間可以療癒一切,但依然卡在問題裡面一直打轉。

對方不愛了,就”放手“,有那麼困難嗎?難道只有我自己做得到?還是我從沒愛過人?

我愛過誰嗎?誰又愛過我?

搬離辦公室的那天,我在門口等著感性的王顥和王秘書,他們還在裡面猛照相留念,我看了時間敲敲門「好了啦!要走了!」

「妳不照個相嗎?」王秘書說

「有什麼好照的啦」我說

「過來找一張合照啦!」王顥拉著我的手臂,我們三人在門口1025室號碼牌一起自拍了一張。

今天是利勝精神病院和我的診室合併的第一天,雖然沒有誇張的慶祝,但我們請了廚師設宴在大廳,讓所有的病人和員工都能一起享樂。

精神病院至從有了資金,開設了很多課程,每週都有活動安排外,還附設了小型電影院,還建設了小型農場,有很多小動物。

而我以後的工作就是偶爾來這裡參加董事會,一起討論重要改革,不再會診,我拿的股份很少,但足夠我舒服的生活,媽媽也拿到她能接受的股份,當然屬於小紅的還是小紅的。

我在大廳找著小紅的身影,我手裡拿著蠟筆和畫冊,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小紅,直到全醫院的人都開始找小紅(該不會他又趁辦活動的時候,偷跑走了吧?)。

我打算開車去找她時,沒想到小紅就坐在我車門旁的地上,像是睡著了,我蹲下搖了搖「小紅」

她睡眼惺忪地睜開眼「小夏,妳怎現在才來?」她笑了

「妳在等我嗎?」

「對啊」

「妳要去哪呢?」我問

「警察好像要來了,他們要來抓我。」

她又犯病了,我用十足認真的眼神看著她,握著她的手「小紅!警察先生說,小紅無罪,小紅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小紅露出懷疑「怎麼可能!」

「真的!」

「可是….可是屍體怎麼辦?」

我吞嚥了一口,現在到底是真的假的「什麼屍體?」

「我不小心的...」她哭了

我忽然心跳跳了好快,這只是妄想!這是妄想「帶我去看屍體」我說

她左右盼望「有警察」

「沒有警察,我保護妳,妳相信小夏對嗎?」我看著她的雙眼

她點點頭,慢慢和我站了起來,我牽著她的手「帶我去看那個屍體」

我們從醫院的側門進入到倉庫,在倉庫門口時,她手指著裡面。

「在裡面嗎?」我雙腿已經站不住

「妳在這裡等我好嗎?」我看著她

她點點頭

我輕輕推開倉庫的門,在雜亂的倉庫裡面,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聞到怪異的臭味,我憋了氣,在灰暗的倉庫裡,我看到角落有被堆疊的舊病床,還有...我走更近,瞬間我身體寒顫,我看到一隻手,我的心瞬間縮緊!(小紅,怎會這樣!),我不敢看太清楚,趕快走出倉庫門口。

什麼都不想說的,抱緊她,非常得緊,眼淚不停的流,我不知道我可以說什麼,現在該怎麼辦。

她也哭了「他死掉了嗎?」

我抓緊她的手「他是誰妳知道嗎?」

她點點頭

「是誰呢?」

「是司機先生」

「妳說開醫院車那個李先生嗎?」

小紅點點頭「嗯嗯,就是他。」

「為什麼要殺他呢?」我試圖將話問清楚,停止哽咽

「他很壞,他叫我去倉庫,然後要我躺在床上,脫褲子。」

難道她是在自衛?「然後呢?為什麼會殺他?」

「他用的我很痛,我叫他不要這樣子,一直打他。」

「然後呢?」

「然後我看到旁邊有一個鐵鎚,我就直接拿起來打他,一直打他,他就睡著了,我就跑出來了。」

我抓著她的手,認真的看著她「妳知道我會保護你對嗎?」

她點點頭

「那跟小夏一起回醫院裡面,我保護你,沒有人會帶你去警察局,小紅沒有錯。」

她陪著我進了醫院,我拿了給她的畫板和蠟筆,讓她到一個病房裡面等我。

我對她說「小紅,我要保護你,所以你要在這個房間等我,這裡有畫板和蠟筆,我買給你的。」

「她開心的拿著畫板,謝謝小夏。」

「我等等拿草莓蛋糕給你,好嗎?」

「好!」她又回到純真的她

「還有呢小紅,因為我要保護你,所以我等等要把門鎖起來,這樣就沒有人會進來欺負你好嗎?我等等就會過來。」

「好!」

我離開後,馬上看到正在和其他醫生聊天的李醫師,我忽然從中打斷他們的對話「不好意思,我需要跟李醫生談談。」

我速度加快的將他帶到辦公室「出事了李醫生」

「什麼事?」他睜大眼推了臉上的眼鏡

「現在仔細聽我說,我不浪費時間解釋。」

「好,妳說。」

「小紅這次可能真的殺人了,屍體在倉庫,剛剛她帶我去看了。」這時李醫生聽到太震驚,打斷我「什麼!」

「等我說完」

他點頭

「死者是司機李先生,經過她的描述,應該是李先生性侵她,雖然我沒有足夠的證據,但我們必須要找婦產科醫師過來,為小紅檢查下體撕裂傷或者有殘留精液,這樣我們就能證明,小紅是無罪。」

聽完的李醫生,說不出話的喘著,他轉了身將手攙扶在書櫃子邊。

「李醫師,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找婦產科醫師,之後找警察過來,但不能用警報器,這樣小紅會緊張。」

他回神看我說「嗯嗯!就這麼辦吧!那我趕緊聯絡婦產科醫師過來。」

「嗯嗯!」

當天的活動因為小紅,提早取消,但沒有人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取消了,就連王秘書和王顥都不知道。

我回到倉庫,將倉庫鎖上,以防萬一有其他人進去。

回到辦公室,我和李醫師沈默了許久「你覺得他們會相信小紅說的嗎?」

「只要有證據,應該不至於判刑,畢竟她也是精神病人,不會有太多重罰,甚至…無罪。」

「但如果對方家人告醫院管理病人不當,造成意外怎辦?」我問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

“叩叩”有人敲了辦公室的門

「請進」李醫師說

護士小姐探了頭進來「婦產科陳醫師已經到了」

「知道了」李醫師說

我們一起走到小紅的病房,李醫師則在門外等候,我陪著陳醫師一起進去。

檢查的過程讓我心急如焚,就怕根本沒證據。

看陳醫師拉開簾子,脫下手套,拉下口罩,看著我。

我焦急地走向前問「如何?」

「確定有撕裂傷,體液部分,我需要帶回去實驗室檢查,確定是死者殘留的精液。」

「那需要多久時間」

「我儘快今天就有答案」

很快的警察也到了,將屍體抬出,我並沒有前去看清楚李先生的樣子,只看到他們將白布蓋在屍體上,我碰了一下李醫師的肩膀「你有看到屍體嗎?確定是他嗎?」

「我只看到鞋子,那鞋子確定是李先生的。」

「嗯嗯,那我們現在就等吧!」

小紅必須按造司法的要求,將她關在精神病院的病房,不能外出,限制了自由,直到結果出來。

她似乎覺得待在病房裡安全許多,至從發生意外。

這時等到警察來才知道發生意外的王顥和王秘書,才緊張的抓著我的手臂,面目猙獰的說「這裡發生命案!」

「我知道」我說

王顥開始加戲「那個倉庫以後會不會鬧鬼?這裡會不會變成鬼醫院之類的。」

「不會的,但….確實剛開幕就發生這個意外,生意肯定有影響。」

「這該怎麼辦?」

「這有什麼關係!醫院每天都在死人,這裡也是精神病院,發生這樣事情再正常不過了」我想說的正常一點,讓他們往後不會這麼焦慮

不過王秘書卻驚訝說「正常!!那我不就在一個危機四伏的工作環境?」

「不會的,這次之後我們會請保安。」

瞬間王顥的焦慮消失了「可以找那種帥一點的嗎?」

「這我哪知道啊」

「你不怕鬼嗎?」王秘書問王顥

「怕啥,我們死了也都是鬼,他們曾經活著也是有家人愛著的,有什麼可怕的。」

「這樣說也是啦….不過李先生的鬼應該是個色鬼吧。」王秘書開始腦補

「不用擔心啦!那個地方之後會找專家清理,倉庫會直接拆除,別再胡思亂想了。」我說

「好吧...我是想說可以找天來玩鬼醫院探險之類的。」王顥說完竊笑

我瞪了他一眼「不准!!你是要搞垮我們醫院名聲嗎?別想那些有的沒的。」

「好了,我要走了」我已經累得可以馬上睡著

「蛤!那我們勒?」王秘書問

「你們現在在這裡工作啊,下班時間離開啊。」

「妳這樣是拋棄我們嗎?妳良心過意得去嗎?」王顥露出可憐的雙眼

「當然」我壞笑的轉身揮揮手離開「我走啦」

 

待續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