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33

「等等要一起吃飯嗎?」在激情後,躺在床上的唐森問

「隨便,想吃什麼嗎?」我從床上坐起,轉身拿起地上的Tshirt套上

「現在才十點,要吃早午餐嗎?」

這時我忽然想到什麼,嘴角微微上揚。

「怎麼?要吃嗎?」

「好啊,我帶你去一間,很棒的咖啡廳。」

(哼哼,伊博漢你以為本宮只有你一人寵幸嗎?)內心開始加戲,臉上已經露出壞笑的我

唐森早上穿的特別帥,他戴著墨鏡,穿上白色休閒襯衫,完全襯托出他完美的胸肌,不過在下車前我又忽然想到一件事,回頭看著駕駛座的他「等等!」

他正要開門下車又回頭「怎了?」

「靠過來一下」我勾勾手

他身體靠過來時,我將他胸前已經打開的前三釦釦上「嗯!這樣比較好」

「幹嘛這樣?」

「身體不要那麼招搖,要不你穿上外套吧!」我才不要到時候明明要他吃醋,居然變成美男計,愛上我的情人。

「大熱天穿什麼外套,不要!」他笑了下,開門下車

一下車我就勾著他的手,穿過通往咖啡廳的小巷子。

唐森一看到咖啡廳的名字「這不是那間外賣的咖啡廳嗎?」

「是嗎?真巧」我裝傻的找了一張有陽傘的室外餐桌坐下

我微微拉下我的墨鏡尋找博漢的人(啊呀~不就在那嗎!)他就在吧檯和酒保說話

這時唐森拿起菜單問我「想吃什麼呢?要喝酒嗎?」

我對他微微笑,拉上我的墨鏡,摸了他的大腿「你想要吃什麼都可以」

他嘴角微微上揚

「請問兩位要點什麼?」熟悉的聲音忽然插入

我緊張的吞嚥了一口,裝作自然的抬頭「請問你有什麼推薦嗎?」我看著伊博漢

(GOD!!他怎又變更帥了!忽然想念他的觸碰)

「看你們想吃什麼?我們有早午餐,也有正餐。」

狀況外的唐森「要吃這個英式早餐嗎?裡面有妳喜歡的香腸」

「不好意思,香腸現在沒有」博漢看著他,還是那副臭臉

唐森看著他的臭臉久久「你…是不是有做外送?我好像有看過你。」

「沒有外送服務!」

「喔喔,那我搞錯了。」

當唐森又低頭看菜單時,我看了博漢,對他一笑「今天天氣真好你說是不是呢?」

「是啊,挺適合約會的。」他也對我假笑,眼神像是要把我撕裂一般兇狠

「要不我點這炸雞搭配鬆餅吧」唐森說

「炸雞!一大早吃炸的好不健康」

「這不是妳喜歡吃的?」他問

博漢聽完這句話,皺了眉頭。

「是嗎?」好像有次跟他提到過「那我水果優格和熱咖啡就好」

「沒有水果」博漢看著我

「水果沒有?」我看了其他桌的人吃的東西「那不是水果嗎?」我指著前方的桌子

「那是最後一份」

「啊!一大早就賣完」可惡….他在報復我(看來真的有惹怒他了,呵呵爽。)

「好吧,那…我就和唐先生一起共享炸雞和松餅好了」

「每人有低消,不能分享吃。」博漢又說了

我的眉頭抖動,這分明是挑戰我的極限「那給我一樣的炸雞和鬆餅」我雙手托在桌上仰望著他

他面無表情的在平板點菜機上點菜「請稍等,先為你們上飲料。」

看他剛剛生氣的樣子我就想笑

「笑什麼?」唐森問

我微笑搖搖頭「只是開心今天我們一起吃早餐」我摸了唐森的臉

他忽然抓住我的手「怎感覺不對勁….妳不像是會公然調情的人。」他吻了我的手

「是嗎?我是會公然調情的人,只是看心情而已。」我輕捏他的臉頰

「我真的記得剛那個人就是外送小弟」

「是喔?」

「對啊,他怎說沒有外送服務。」

我聳聳肩假裝不知道

「最近工作順利嗎?」我找其他話題

「還行,手邊有幾個案子比較棘手,等等還要回辦公室工作。」

「這麼忙」我想都認識他那麼久,問一下他私事「你父母還好嗎?」

「都死囉」

我有點震驚「是….剛死還是哪時候死?」他怎那麼淡定的回

「小時候他們去旅行,我當時才三歲給我奶奶帶著,回程的路上車禍。」

「這樣啊,那你奶奶呢?」

「死囉」

「我天啊!你怎那麼淡定,我的心都酸了。」我喝了一口水

「這不就是人生嗎?我也會死啊,人生需要繼續下去。」

「那你考大學,都自己一個人?」

「嗯,是啊。」

「這麼獨立,佩服!」

他輕摸我的髮尾「妳也挺獨立的」

「打擾了」博漢端著兩盤餐點

聽到他的聲音我身體往後「謝謝」

當餐盤放在我前面時,我愣住「我不是點一樣的炸雞和鬆餅嗎?」怎上面一堆熱狗和鬆餅

「剛您不是想要吃熱狗,剛好到貨,所以特別為你製作的。」

「這也太多熱狗了」起碼有十根吧

「妳喜歡吃熱狗不是嗎?」他冷眼看我,怎感覺這句話有點性暗示

我尷尬笑笑「那…謝謝,我超愛吃熱狗的,越大越好。」說完我看了他一眼

「那妳就好好想用妳的“熱狗”!」

唐森拉下墨鏡放在胸前「我第一次看到熱狗搭配鬆餅」

原本這場戲是為了小報復,直到下一秒看到的,反而是我自己虐心。

當一個博漢

從咖啡廳內走出一個性感撩人的女人,穿著迷你裙,和平口的白色夏天短上衣,腿長的她又穿上細跟的高跟鞋,就連坐在我身邊的唐森也瞄了一眼。

她走路婀娜多姿,搖曳動人,像模特兒一樣,很難視線不在她身上。

重點不是她走出來,是她走出來身體往伊博漢貼,她纖細嫩白的手正面搭在他身上。

他們說什麼太遠我聽不到,但他的笑容讓我生氣(說什麼?有什麼好笑?)。

不行不行!保持優雅!不能吃醋!吃醋不是有自信的人會做的事情,我馬上回頭,沒想到唐森還在看,我輕咳兩聲“咳咳”說「看什麼?」

「喔沒有沒有」他笑了一下

我問「很美嗎?」

「還好還好」他對我眨了一眼

我挺起身,看著他「有我美嗎?」

「妳比較美」

「你覺得他們的關係像什麼?」我用眼神暗示了在店門前的伊博漢和那女人

他看了看「好朋友?」

「是嗎?你怎知道?」

「妳不是心理醫生嗎?看也看得出來吧?」他說

難道是嫉妒遮住了我的專業度?

「如果是情侶,她手都搭在他肩上了,他至少會碰腰還是她的身體吧?」

「也是」

「怎麼?妳認識他嗎?」

「沒有啊,只是那女人非常性感,吸引了我的注意。」

「喔!也是!妳也喜歡女人,我都忘了。」

(切!才不是這樣呢!)

不過經過唐森的分析後,我似乎就沒有那麼在意他們倆的關係了,看來愛情連智商都會降低。

我低頭繼續吃那堆滿香腸的早餐

「所以…妳現在是不用工作了是嗎?」他問

我拿起餐巾紙擦了嘴「大概是這樣,偶爾參加會議。」

「那平時呢?都在幹嘛?」

我聳聳肩微笑「打砲?」

「蛤」他不可置信的問「應該只有跟我而已吧?」

「你這問題,是指這段期間還是從何時開始?」

他翻了白眼「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一副關他屁事的臉「這有怎樣嗎?男未婚女未嫁,性愛自由,更何況我們也沒在交往。」

「這我當然知道,但我希望是只有我一人。」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