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53

既然他只能用這種方法跟我交談,在還不知道什麼問題以前,我縮短了會診時間,我只問一個問題他就可以離開,畢竟我需要和他長期溝通,要知道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想大概需要三個月,如果一週他只能回我四句話。

今天我問了他「你是因爲人為控制還是精神控制沒辦法表達?人為的話下週一來,精神控制週二過來。」

我嘗試當天就問清楚讓他站左邊右邊選擇,這樣速度會加快,但他並不配合。

當威智離開後,王秘書打了電話「四點有傑克的預約。」

「好的」我看著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半呢,那我去買杯冰咖啡,熱死了今天。」

我用走的到醫院門口旁的7-11買杯冰咖啡,又回到醫院庭院坐著,剛好有大樹蔭擋著,風吹起來很舒服。

其實所有的精神病需要治療都是因為他們影響到身邊的家人朋友,不然他們自身的問題,很少會認為自己有病的。

就像是一個大腦損傷的失憶症,他都把痛苦忘光了,身邊的人也記不起來,痛苦的不就是家人?他自己剛剛的痛苦,過一分鐘就忘了。

這間醫院就有一個秒忘人,他是醫院裡面最開心的人,每天看到人都笑笑的自我介紹,不過大家都已經認識他幾十年了。

也許他是真實的“活在當下”的人,他完全忘記過去的所有事情。

這又讓我想到爸爸,爸爸本身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問題,反倒是身為家人的我因為要保護他,所以特別在意別人的眼光,就怕他被欺負,不過他自身認為那是人的修養問題,跟他無關,也不會阻止他不去相信人,他依然天真,熱心助人。

看似他一個人很孤單,不過腦袋那個聲音讓他一直想要一個人,因為很吵,不時地說話,病患都會說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台關不掉的收音機。

所以醫院都會給這些病患抗精神病葯,這種藥會使身體非常的放鬆,疲倦,什麼都沒動力做,腦子也沒辦法想,在這樣情況下,他們才能使自己大腦好好休息。

如果沒有透過藥物治療,很多精神病患都會用酒精麻木自己,讓自己不再聽到那個聲音,像這樣的病患通常喪失工作的能力,很多都變成街友。

爸爸因為體諒這些人,所以每天給自己的工作,就是出門巡邏,有沒有人需要吃飯,或者錢,他就會帶他們去吃飯,順便給他們一點錢。

其實透過這個助人的過程,爸爸正在療癒自己,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失敗的人,如果他能幫助弱小,他會覺得自己不至於那麼沒用,心情自然變好。

倒是有點讓我覺得搞笑,他到處跟人說他女兒是會計師,我也不曉得這推論從何得知。

「寶貝!」

聽到這句我回頭「傑克!」我看了一下時間「這不還早嗎?」

「我想早點見到妳啊,這樣多了一個小時又加上等等的一個小時,我們就在一起兩小時了!」他笑得燦爛坐到我身邊

「你真會算」

「那是當然」

「你看起來心情不錯啊」

「是因為今天要來見妳啊」

「你怎麼那麼油」

「會嗎?這種話,我只對妳說呢。」他開始沈靜在他的回憶「我每次跟妳分開,就想到以前我們做愛的樣子,妳在高潮的時候叫了一聲“Fxck!”我歷歷在目,難忘,好開心。」

我笑了「你閉嘴」我現在完全不敢想那時的樣子

「對了上次那個蛋糕如何?」

我一想到這件事,真想對他生氣「你還說呢!誰叫你亂放東西在裡面」

「喔呦!有吃喔!怎麼沒打給我?我在等妳電話呢」

「因為吃的不是我啊!」

「蛤!你怎麼可以把我做的蛋糕給別人吃,那是特地做給妳吃的。」

「我要拿你的蛋糕給博漢試吃啊」

「什麼!你居然給他吃!我的天啊,不敢相信,我為我情敵打造性愛派對。」他揪著他的衣服「心痛」

「太無言了,我不只給他吃,我還給我的屬下吃。」

「我的天啊,他們還好嗎?」他一臉緊張

「同性戀跟異性戀做愛,你覺得怎樣?」

「這藥還真強,這也可以!」

「虧我還想幫你推銷,現在博漢根本不接受你的點心了。」

「我又不需要他幫我,我只是做給妳吃而已好嗎?我要開店,我自己有錢開店,不需要輪到他幫助我。謝妳雞婆。」

「跟你說,那種東西吃多了,會陽痿的,你不要以為那是催情效果。」

「知道啦,我有一陣子沒有抽了」

「嗯嗯那就好」我看了時間「還有五分鐘,預約時間就到了,我們上樓吧。」我站起來,順手將冰咖啡往垃圾桶丟

回到診間

他深呼吸閉上眼「這空間充滿妳的味道」

「我連我自己什麼味道都不知道呢」

「妳的味道有點像肉桂,苦澀又帶點蘋果的香味,像蘋果派。」

「這樣啊」我笑了笑「你坐吧」

他捲起襯衫袖子,手臂上好像多了一個刺青,我瞇小眼睛試著看清楚那是什麼「你…又刺青了?」

他看著手臂「這個嗎?」他指著那個新刺青「對啊可愛吧」

我走近他看清楚那個符號一個圓形又有八個線條「這什麼?」

「這是章魚啊」

我皺了眉頭「怎像小朋友畫的,一點都不專業的感覺。」

「就是小朋友畫的啊,之前送點心去幼稚園,一個小朋友在我手臂上畫章魚,我覺得可愛就按造她畫的刺下來。」

「你還挺有愛心的啊,敢送你的點心給小朋友吃。」

「拜託,我給他們的是無添加物的好嗎?他們超愛我的。」

「挺好的,你越來越懂生活了。」

「確實正常活動變多,我睡眠狀態變好了,光陪他們玩,我回家馬上倒下,超有用的,天下媽媽真辛苦。」

我笑了「真的是這樣,替你開心,我相信很快你就不用再過來了。」

「蛤,我不要,我想要一直來,妳平時也不想跟我見面吧。」他納悶地說

「會啊,怎不會,我如果不在醫院,就是在博漢咖啡廳那邊。」

「我才不想去他那裡」他打了呵欠

「要睡一下?」

「喔,怎一來就想睡覺。」他抱起枕頭「我最近確實很快樂,如果有妳在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看著我的眼神,讓我緊張地躲過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