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54

我轉移話題「那你晚上工作的部分呢?」

「是減少許多工作量,現在就大事才找我,小事他們自己處理。」

「什麼是大事?」

「這…不好說,就是可能警察會來的,應該就是大事了。」他自己還咯咯笑著

今天和傑克的會診有進步,至少讓我恢復點成就感。


#博漢去哪了?

今天是我沒見博漢的第二年。

意外來的很快,那天我們像平時一樣吃飯看電影,有一通電話來了,他接聽後,臉色非常難看。

「怎麼了嗎?」

「我爸爸快不行了,我需要去一趟洛杉磯。」

「洛杉磯?我怎都沒聽你說過你父母在美國?」

「我以為之前提過,我爸在洛杉磯,我媽媽在台灣,他們很早就分開了,剛是我爸爸的太太,要我去一趟看看我爸爸。」

看他驚慌失措的樣子,我也沒多問「那你趕快準備,哪時候離開呢?」

「應該是最快明後天離開」

「嗯嗯好」我當下也跟著他很緊張,也希望他越快越好

離開前他跟我說「我到那邊會聯絡妳」

「好」我微笑目送他進機場

萬萬沒想到,他到了洛杉磯也沒跟我聯絡,我還特地打了航空公司,確定那架飛機安全準時降落。那博漢去哪了?

第一週我以為他是緊張,想趕著去醫院看爸爸,所以沒有辦法聯絡,但是過了一個月,我開始擔心,甚至發現我根本跟他不熟,連他的家人朋友我都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從何問起,咖啡廳也沒有開店了。

我怎那麼傻,當初沒問他爸爸住了哪間醫院,也許我可以找到他。

我甚至擔心他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什麼都不知道,照理說他手機連結上網路,應該就可以收到訊息了,他連已讀都沒有。

過了魂不守舍的幾個月後,我把這個憂鬱留在心裡,像是接受他已經消失甚至死亡,繼續工作,繼續生活,每天只找美國新聞,是不是有亞洲人被綁架之類的新聞,我知道這些根本沒有意義,他確實消失了。

我寧願他是忘了我,也不希望他出意外,希望有一絲絲他的消息,讓我知道他活著就好。

我知道他不會看訊息,但我依然持續了半年每天留言給他,過了一年我也不做了。

他如果要找到我,很簡單,直接打給我,假如手機丟了,也知道醫院的電話

偶爾我會到藍調酒吧內聽演奏,平時都把自己的工作排滿,一個月還特地撥出一天看心理醫生。

酒吧內非常安靜,大家都在聽表演,大提琴的愉悅彈奏聲,震動我緊縮的心臟,越快樂的音樂,越讓我難過,我好討厭愛一個人,這是那麼的痛苦。

坐在旁邊的王秘書碰了我的手「要再喝一杯瑪格麗特?」

我微笑點點頭,我不再對王秘書訴苦了,我想該聽的她也聽夠了,我只能振作起來。

對了,跟我們坐在酒吧的還有王顥的男朋友,終於交了男朋友,他最後為了男友離家出走,因為爸媽不接受他是同志,說他讓家族丟臉,他那晚一氣之下,離開家。

王顥男友叫大衛,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身材聲音完美,要是我,也會為了這天菜離家出走吧。

每週他們都會跟我聚會,說王秘書和王顥是我下屬,有點見外,他們不只是我的屬下,也是我的家人,我的好朋友。

每次看到他們倆在我面前恩愛,讓我非常羨慕,如果博漢在那該有多好。

有人說,有了愛情就沒了生活,因為一天到晚都在想那個人,什麼都不想做,也停止學習,像是所有一切都與我無關。

不管我在哪裡,我像是一直在尋找他的身影,只要那聲音有點類似,都會讓我回頭尋找,每次都是失望。

甚至聽了王秘書的建議,找了觀落陰,說是可以與陰間的人溝通,至少我知道他死了,剛開始有了錯覺,因為太想他,對方說「我好想你」,我馬上痛哭流涕,到最後他說「想念我們的小狗」,我停止哭泣(我們根本沒養過狗)。

後來又去找易經大師,他要我說個數字,要做數字占卜,他說他能100%測出現在他是生是死,答案出來是他還活著,不管是真是假,這句“他還活著”,讓我那晚很好睡。

現場溫柔女歌手唱了一首老歌“You’ll never know”,讓我停止想博漢的事情,我聽著她唱每一段,她唱著“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想你,你永遠不會知道我多愛你,你的離開,我的心也跟著離開,每晚我的祈禱都是你的名字。”我鼻酸眼紅,眼淚忍了回去

我需要往前走了,就算守喪也不需要那麼久,我需要面對事實,就是他不會再出現了。

「王顥我們來跳舞吧」我起身喝光了瑪格麗特,對他伸出手

我們走到舞池

他像是我的姐妹一樣,陪在我身邊,我將頭靠在他的肩膀假裝他是博漢,他將手貼在我背上非常溫暖,我們不會跳舞,只會隨著音樂左右晃動,我想這樣就夠了吧。

在繼續下去愛我的人都快樂不起來,我愛他們,所以必須振作。


#傑克的蛋糕店

過了兩年,傑克確實開了自己的蛋糕店,像極了偶像劇“古董咖啡廳”,黑道經營的蛋糕店。

我偶爾會去找他,當然不是想他,是需要他。

「啊啊,傑克,我受不了」

我們在倉庫做愛, 先火車便當的姿勢做愛,最後將我放在置物櫃上,快速挺入,直到他釋放熱液。

我喘息著下了置物櫃,撿起我的內褲穿上。

「不用那麼快穿上吧」他還喘息著看著我

「等等有人來怎辦」我說

「不會啦,我門都鎖了。」他從後抱住我「明天還過來嗎?」他雙手溫柔的又搓揉著我的胸,吻著我的脖子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