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59

過沒多久,那台車走了,他面帶笑容走回來「不用擔心,沒什麼事。」

「是有”大事件“要處理嗎?」我擔心的說

「不是不是,不是什麼問題。」

「那是什麼問題?」我問

「小事情,他們自己可以處理,不要擔心好嗎?」他摸摸我的頭

「他們看起來真的很可怕」我說

「有我可怕嗎?」他故意做了恐怖的鬼臉給我看

讓我大笑「真醜」

「我們回家吧」他牽起我的手

當天晚上失眠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滿滿刺青的背影,都忘記他曾經是誰,他那麼努力為我維持和平。

原本很開心的我,因為這些黑衣人忽然出現,讓我不安,害怕他也會像博漢那樣消失,甚至是死掉。

想到這,我不知不覺流淚,輕輕將頭靠在他的背,默默哭泣。

他感受到我的顫抖,半睡半醒的狀態轉身「怎麼了嗎?」

「惡夢」我趕緊擦拭淚痕

「惡夢?那麼可怕喔,還哭了。」

「嗯嗯!很可怕,夢見你被一隻怪獸給吃了。」

他閉著眼微笑,抱緊我「你有看清楚那怪獸的臉嗎?可能是妳的臉」

本來在哭的我又笑了「你很討厭」他總是能將我的負面情緒抽走。

「好啦,趕快睡覺」他輕拍我的背想哄我睡覺

#瘋狂精神病院

是不是大部分的人都以為精神病院很可怕很吵?

其實並不吵,非常的安靜,因為大部分的都有吃藥,鎮定藥讓他們每天昏昏欲睡,他們會比較疲倦,精神症狀就不至於太明顯,就因為如此,他們總是傻笑。

今天提早結束,我在醫院晃了晃,遇見待在醫院很久的張伯伯,張伯伯乍看之下沒什麼問題,但當跟他對到眼,他就會開始開藥單給人,講解對方的病情,他妄想自己是個醫生,我偶爾會讓他開心一下,假裝生病讓他幫我開個藥單,然後邊咳嗽謝謝他,敬禮起身離開。

醫院裡現在吊滿小紅的畫,可以從她的畫裡看出她腦海裡的影像有多瘋狂,像是兩棵大樹在喝茶的照片,或是一隻馬站在花灑下洗澡,非常有獨特創意。

還有一個景象是女巫孫婆婆,每次她都有大排長龍的人想要她祭改,大家都叫她師傅,她老說醫院裡有很多鬼魂,搞得其他病患恐慌。

我雙手插在白大褂口袋到處亂晃,接著走到王秘書的辦公室“叩叩“,她從小窗戶看到我後對我招手(進來)。

「妳結束會診了嗎?」

「對啊」我笑著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有什麼好事發生嗎?」她跟王顥看著我

「沒有」

「是嗎?妳在笑」

「我不能笑嗎?」

「妳很少笑得這麼自然」王秘書說

「好啦,其實我心裡石頭終於放下,傑克幫我找到博漢了。」

「真的嗎!」他們驚訝地睜大眼

「真的,他好像在美國接爸爸的工作,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想知道。」

「那…有說為什麼沒聯絡嗎?」

「沒有,無所謂。感覺他就是一個逃避問題的人,他害怕面對我,所以選擇逃避。」我聳聳肩扁嘴

「這太賤了,大家為了他多著急,眼淚都白流了。」王顥說

王秘書怕王顥說到我的痛處,瞪了他一眼。

「沒事啦,我現在很好。跟傑克在一起了」

「蛤!那個流氓!」王秘書很驚訝

「不要這樣說他,他現在是點心烘培師呢。」我甜蜜的笑

「可以吃嗎...」他們倆想到之前的入藥事件有點不爽

「當然可以吃,很好吃,你們下班可以過來,請你們吃。」

「這麼好,一副自己是老闆娘了。」王顥嬌媚的說

我害羞的笑了「反正下班後過來,我現在要過去了。」

「等等!我還沒問完。」王顥說

「什麼?」

「他性能力跟博漢哪個好?」他問

「我覺得這很難說,現在愛的是誰,當然就是他好啊。」

「哎呦,這太敷衍了啦」王秘書一副八卦臉開始起哄

「這有什麼啦,男人大同小異。」

「哪有啦,大小不一樣,技術之類的。」王顥一副是性愛專的樣子

這時我腦中開始做了分析表「博漢身材不錯結實,但不壯,身高大概180左右,皮膚白,傑克呢,身高185左右,看著跟唐森差不多,或者高一點點,身材偏黑,是真的有肌肉的身體,可能最近有在運動,現在感覺傑克比較有性魅力比起博漢。至於性能呢,博漢一夜兩次,傑克大概四五次應該沒問題,他們時間都不會太短,前戲加上做完大概30分鐘左右。」

「哇!看不出來這小流氓挺行的」王顥開始流口水的臉

「大小勒?」王秘書問

我為了臨場感伸出手比了握住姿勢「博漢大概這樣吧,長度長了一點但不粗,傑克比較粗,大概這麼長吧,不短啦。」越講越害羞

「看來粗度是重點」

這時王秘書想到什麼「你的只有這樣」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比了長度。

王顥瞬間漲紅臉,聲音變得尖銳「妳屁啦,我哪有那麼短,拜託!妳不要在那邊幻想我好嗎?」

真開心他們倆可以把過去尷尬的事情還能拿出來開玩笑,表示他們也不在意了。

我打斷他們爭論「好啦!我不說了,等下見。」我眨了眼

#我們的蛋糕店

蛋糕店的裝潢樣式,是我曾跟他提過小時候去過的蛋糕店,可惜倒閉了,因為我很懷念,所以他依照我的敘述設計成一模一樣的裝潢。

門口有看得到蛋糕的玻璃視窗,店面裝潢都是用櫻桃木的邊框,連門都是木門,中間有長方形彩色玻璃組成的裝飾,當開門的時候,會有一個老舊的鈴鐺在門上,一進店,會聞到咖啡和麵包的味道。

左邊是高挑的木製櫃檯,再來就是一排玻璃蛋糕展示櫃,每個蛋糕都像珠寶一樣精緻,對了上面還放了一些籃子,裡面有包裝好的可麗露和馬芬,還有原味的甜甜圈。

天花板也是櫻桃木的雕刻,還有暗黃的復古吊燈,大概有三盞吊燈在展示櫃上。

牆壁也訂製了一排置物櫃,上面放了各種茶的鐵罐和咖啡豆。

再從店裡一個小門走近,都是木製的餐桌椅,很像1920年代的咖啡館,如果要比喻應該像是一部法國老電影“花神咖啡館”的擺設。

重點來了,服務生,都是我挑的,所以裡面全部都是帥哥,不得不說女性吃甜食的比例偏高,帥哥服務生,絕對加分。

小時候那間店,是開在河堤旁邊,不只是蛋糕店,裏面還有牛排,其他排餐,每次都會有奶油餐包,非常好吃,前菜還有傳統的玉米濃湯,和千島醬蔬菜沙拉,我記得牛排刀的把柄也是木製的,牆上吊著假的鹿頭和牛頭的標本,像是獵人的酒吧館。

我當時也被傑克感動了,雖然不想比較他和博漢,但他似乎很用心,我想當時和博漢就像兩個自由的大人,互不干涉的關係,原來我是這麼需要浪漫,一點點心思就可以讓我感動。

就連我說要帥哥當服務生他都沒意見,可想而知比起佔有他更想要我開心,完全不擔心。

不過他當時補了一句「比起偷偷的,我眼睛看得到,會比較安心,更何況,誰想要少一隻手?」故意耍流氓的樣子

“叮鈴”推開門聲

深吸一口氣(烤麵包的味道)好幸福

站在櫃檯的瑞德露出燦爛的笑容「妳今天早到了!」

「對啊,提早下班,那個流氓呢?」我問

他笑著指著廚房裡面

他正在做西班牙巴斯克起司蛋糕,看我進來對我笑笑點了頭。

我喜歡靜靜的坐在旁邊看他做點心,很療癒,還能試吃,還有就是他認真的樣子很帥。

他抬起頭微笑「幹嘛一直看我」

「我現在發現你其實長得還不錯」

「拜託,我很有名的好嗎?」

「怎麼有名?」

「黑白兩道只要說我的名字,沒有人不知道。」

「聽起來挺可怕的,你被關過嗎?」

他笑了「被關的都是小弟,執行長是不用被關的。」

「你不覺得有點過份嗎?代罪羔羊」

「別把我想的沒義氣,我還沒有人為我坐牢過,因為我從不犯法。」說完他自己好像想到什麼,又大笑

「聽你這笑聲,絕對有。」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