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60

他將蛋糕放進冰箱,然後邊擦著手邊看著我說「我現在生活是我想要的,過去我挽回不了什麼,我也許做錯過事,不管好壞,我只能繼續走,不會假裝成為不是我的人,現在只有現在,沒有過去。」

他走到我面前捧著我的臉「只要未來還有你,我會一直都那麼幸福,也為了讓妳幸福,我會奮不顧身的保護我們好不容易維持的和平。」

(這句話好感人,我忽然停止呼吸,因為眼淚快流出來了,忍住忍住!)

他噗滋一笑「妳該不會要哭了吧?」

聽他這樣笑我,我臉色泛紅,眉頭一皺「沒有好嗎」

「今天來我家嗎?」他問

「哪一個家?」我問

「老家」

「喔 ,為什麼要去哪裡?」

「明天假日,我們可以就待在家,可以種菜。」

我笑了「種菜,哪裡可以種菜?」

「隨便你」他抱緊我

當天晚上,我們一起回家。

沒想到車子一開進去大門,裏面的車停滿他們的空地,因為很晚了數不清有多少車,但原本可以看到草地的部分,都停滿。

我緊張的看著他「怎麼了嗎?你家好多人,是怎樣了?」

他停下來拉下車窗問一個黑西裝的男人,那個男人看到是他,叫了一聲「王哥」

「今天有事嗎?」傑克問

「下一次國會議員選舉快到了,今天要開會選候選人。」

「我哥也回來了嗎?」

「是的,你今晚會過來參加?」

「不會,如果問,就說我睡了。」

「知道了」那個人點頭後,看了我一眼

我們靜悄悄的回到房間裡,我問「我記得你哥是立法委員是嗎?」

「喔,對啊」

「每想到連政治人物都是黑道」

「有時候黑社會更懂的管理,更懂的營銷,街頭賣毒品的小弟絕對比推銷化妝品的強一百倍。」

「這樣說也是啦,不過好像用錯地方了。」

「當然了,我們有規定,屬下不能吸毒。」

「不要給我洗腦,我還是不喜歡暴力。」我說

他一臉覺得我很囉唆的翻了白眼「我知道,我不就沒有參加了?」他笑著走向我「走我們去洗澡」說完他馬上脫我衣服

忽然間有人敲門”叩叩“

我嚇了一跳抓住已經解開的襯衫,拉了他手小聲的問「是誰?」

他皺了眉頭問「誰?」

「王哥不好意思,是我。」

「怎麼了?不是跟你說我在睡覺嗎?」

「王總要你來參加會議」

「不去」

他開始吱吱嗚嗚的「他…他說如果你不去,他就來找你。」

這時傑克臉色開始不爽「那跟我有關係?」

「請您一定要到,大家等你開始。」

這種強硬的方式,讓人束手無措,他看得我的眼神好無助。

這時門外又說了「還有…那個小姐也要過來。」

「跟她無關吧?」傑克不悅的問

「但王總已經知道你帶人回家,他要見見她。」

我臉皺了起來,搖搖頭「我不要,好可怕,我會怕。」一想到那場面,我整個雞皮疙瘩

聽到離開的腳步聲,傑克生氣了「欺人太甚」他看著我的眼神變回溫柔的他「對不起,帶妳回來是錯的,我根本不知道今天是這樣。」

「沒關係,那現在呢?」

他想了一下,嘆了一口氣「我們就去一下,然後晚上不住這裡了。」

路上他跟我說「不管我說什麼,妳都不要講話,聽就好。」

我握緊他的手

那晚我見識到他傑克的另一面,一進另一棟房子,裏面比他的家更加絢麗堂皇,大家都穿黑西裝,只有待在門口的人穿著隨性,但看起來都很可怕,因為他們都不講話,那氣氛使我窒息。

當我們走進會議廳,裏面煙霧濃重,我差點咳嗽。

我們被安排坐在會議桌的對面,其他人都安排入座,桌上有老人茶,看來黑道真的都喝茶,不只如此在會議桌的外圍有很多輕便椅,繞滿整個會議室,全部都坐滿人。

我是唯一的女人,傑克一直握著我的手,我緊張的都流汗了。

現在的感覺就是...儘管坐在對面的王爸爸不說話,他的樣子足以讓我緊張到流眼淚,就是那麼可怕,他的眼鏡有點暗咖啡色,雖然老了但很壯碩,眼睛像狐狸一樣細長,旁邊還有一支木製金邊的拐杖。

每個人都在看我,有賊笑的,有打量的,有偷瞄的,那感覺很不舒服,其中有一人長得很像傑克,但是看起來也是很可怕,雖然他穿著西裝,他聲音非常厚重對我說「妳哪裡人?」

我看了傑克,因為他跟我說不要說話,他幫我回了話「台北」

「在幹嘛的?」

「小姐而已」

我?小姐?

他打量了我一下「現在你們那邊素質變了喔,現在正走OL路線嗎?」他笑了

「不重要」

這時王爸爸輕咳,看了我一眼,介紹桌上的每一個人,我的頭好暈,整個空間霧濛濛的。

王爸爸問「傑克,很久不見。」

傑克一臉痞子樣「喔」

我有點搞不清楚他的狀態,但晚上的會議他整個就是擺爛,什麼都不懂,什麼也沒興趣,一副他是爛人每天沈溺在酒店,他還在抽起他很久沒抽的煙,吐在隔壁的伯伯臉上,害那伯伯咳嗽。

王爸爸一副瞧不起他的樣子「丟人現眼,你如果像你哥哥一點那有多好,不長進。」

(好傷人,在場那麼多人。)

傑克嘴角壞笑不理他爸爸

「小傑,有小傑的優點。」一個大伯開口了,他看起來和顏善目的

忽然間其他大佬也跟著誇獎傑克

整場會議,王爸爸不曾過問我是誰,也許對他來說,女人只是個陪襯。

雖然只有短短一個小時,總覺得我像是困在那邊一輩子一樣難受。

會議結束後,傑克起身握著手,他看我的眼神暗示我(我們可以走了)。

當我們出會議室,沒想到又被叫住「小傑」女人的聲音。

我一臉難堪跟著他回頭看是誰,這時傑克叫了一聲「媽」

我嚇了一跳鬆開傑克的手,看著眼前的女人(什麼?他媽媽?太年輕了吧?這是幾歲生下傑克?)

她的笑容像天使一樣,完全看不出來他是大哥的老婆「你來了也不找我一下」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