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61

「是女朋友」他順勢搭了我的肩膀

喔?對媽媽說我是女朋友,對爸爸說我是妓女就是。

「我第一次看傑克帶女孩子回家呢」她笑容還有酒窩,加上她微微的法令紋,使她更加和善「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夏綠蒂」

「夏綠蒂,真美,妳爸媽肯定覺得妳很聰明,才取這個名字。」

「還好還好」我笑笑

「好啦媽,很晚了,我要送她回家,改天吃飯!」他快速敷衍了媽媽

「那你要接手機,我打電話你都不接。」媽媽說

「會啦」

「夏綠蒂妳就多跟他一起回來,不然我都久久才見他一次。」媽媽依依不捨的看著傑克

我點點頭,盲目的答應了。

「你爸爸就那個樣子,他其實很想你的。」

「好啦,我知道。」他拍拍媽媽的背部 

當我們回到車裡,我才再次順暢呼吸「我天啊,剛剛嚇死我。」我摸著胸口

「下次我們就不回這裡了,抱歉。」他摸摸我的頭

「沒關係,感覺你挺為難的。」

「如果我不擺爛,我要做的事情就會更多,我就不能經營我的點心店,也就不能給你幸福。」他握著我的手

「我知道,你不用說我都知道。」我將他的手握緊「你不怕,我就不怕。」

「喔呦?這麼快習慣當大哥的女人了嗎?」

「不過能一直這樣下去嗎?那麼幸福?」我靠在他肩膀說

「可以的,我大哥很喜歡出風頭,喜歡當老大,我只要擺爛對他來說是好事,接下來如果他老婆肚子裡面的是男孩,整個家族就不關我的事了。」

「你的意思是你大哥接你爸爸的事業,大哥的兒子就可以接他的事業?」

「應該是這樣吧」

「可憐的孩子,都沒選擇嗎?」

「那他老婆就多生幾個兒子,也許其他孩子能自由一點,總會有一個愛出風頭的。」

「生於大家族真不容易」這時我想到他媽媽「對了,你媽媽也太年輕了,她幾歲?」

「54?好像」

「所以是...她18歲生你?17生你哥哥?」

「應該吧,我跟我哥哥差一歲多而已。」

「這麼近,也太年輕了。」

他笑了「對啊,當時女孩都比較早婚吧?」

「你們酒店的女人都很美嗎?」

他笑了「幹嘛?」

「沒啊,沒去過,好奇。」

「當然美,比明星還美,身材一極棒。」他還伸出大拇指“讚”

看他說的很興奮,我開始不爽「是喔,真好」

他壞笑的摸摸我大腿「我只中意妳」

「幹嘛這樣說,我又沒吃醋。」

「沒有嗎?那妳的臉怎一副自卑的樣子。」

「誰自卑啊。」我拍了他的手臂

他露齒一笑「現在呢,去你家還是我家?」他問

我疲憊地看著他「我家,承受不住另一個突發事件。」

#不出聲的電話

最近接了幾通都不出聲的未顯示來電,只要我接起來說了“hello”對方就會掛電話。

剛開始我想到會不會是博漢,不過電話是本地電話,所以排除是他的可能。

現在這通未顯示來電又打來了,手機一直響我看著螢幕不曉得要不要接電話。

坐在旁邊的傑克,看了我一眼「幹嘛不接?」

「這電話不知道是誰,這個月我已經接到第四通了吧,我接起來他就掛掉。」

他伸出手「給我給我」

「你要幹嘛?」

「我來罵罵他」

我移走手機「不要啦,這樣很沒禮貌。」

「沒禮貌?他才沒禮貌吧」

在我們這樣爭執幾秒鐘,對方已經掛電話。

「掛了」我看了傑克

「妳是不是故意的?他是誰?」他質問我

「我哪知道是誰」

哪知道我手機又響起,傑克二話不說搶走我的手機,馬上接起,一副流氓樣「衝三小!」

這時他的臉有點震驚「那個….妳是?」他眼神忽然尷尬地看著我

我一臉尷尬地看著他

他將手機拿給我「好像是你媽媽」

我翻了白眼,接去手機,按了靜音鍵對傑克說「就跟你講不要沒禮貌,現在尷尬了,你要我怎說你是誰。」

(打開麥克風)

電話那頭「小夏,剛那是誰?」

「沒有啦,是病患,我正在跟他們辦活動,他拿走我手機。」我一臉壞笑看著傑克

媽媽回「是病患啊,嚇死我,剛剛那個聲音好可怕,我還以為妳被綁架還是怎樣。」

「沒有啦,怎麼了嗎?怎麼現在打給我」

「妳要跟我報平安啊,妳怎麼變少打給我了?」

「妳不是在約會嗎?」

「那也要打電話,我還以為妳出事了。」

「沒有啦」

「妳交男朋友了嗎?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大概吧」

「什麼大概?交男朋友還有大概?是誰?在做什麼?」

「開點心店的」

「又是做吃的,妳怎老挑這種的。」

「剛好而已」

「幾歲?他爸媽在幹嘛的?」

「媽,問這些幹嘛?我又沒有要結婚,做什麼有什麼關係,幾歲有什麼關係。」

電話另一端的聲音開始變高「妳都幾歲了,不好找對象,老了一個人怎辦。」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妳都六十幾還在談戀愛,我條件有比妳差嗎?」

「拜託,妳怎可以跟我比啦。」怎聽起來她覺得她比我優質?

趕緊敷衍「好啦,我不想講這個。」

「那你下週要回家吃飯嗎?」

「可以啊」

「男朋友一起來啊」

「看看啦,好啦就這樣,我要掛了。」

掛完電話,我看著旁邊很焦慮的傑克「你臉色怎那麼難看?」

他表情就像犯錯的孩子「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媽媽。」

「沒關係,她不會知道是你。」

「那就好」這時他好像想到什麼「剛妳跟妳媽媽說妳不結婚?」

「對啊,怎樣?有問題?」
「雖然我很尊重妳的選擇,不過妳怎會那麼確定妳會一輩子不結婚?」

我托腮笑著看著他「怎麼?要娶我嗎?」

他忽然笑容僵直「這…也要妳願意吧?」

看他吱吱嗚嗚的讓我噗滋一笑「你幹嘛緊張?」

「沒啊,妳忽然這樣問我,我會緊張,好像在跟我求婚。」

“求婚”我聽了大笑「求婚!我瘋了才結婚」

「妳恐婚嗎?」

「也沒有,我覺得最棒的關係就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雙方都是自由的。」

他忽然皺了眉「自由?哪種自由?妳該不會還想其他人吧?」

我站起身看著他「這個嘛,不好說。」故意吊他胃口

他一臉壞笑「我那麼完美,妳怎會去選別人。」

「你好臭美,我這樣的女性,怎能屬於任何男人的。」我對他眨了一眼

他賊笑的忽然起身將我公主抱「不管!妳就是我的!!」

我攬住他的頸,在他臉頰輕吻。

有時候會有幸福恐懼症,我害怕傑克也在最幸福的時候,離開我,像博漢一樣。

記得我第一次看見他時,已經被他吸引,那天他穿著黑色西裝,黑色襯衫,右上方嘴唇有疤痕,所以當他笑的時候,感覺很壞,不笑的時候更可怕,五官有點混血,鼻子特別挺,他說爸爸是混血兒,多少混了一點。

擦身而過時可以聞到濃烈的菸酒味,每次他進來我都會點上香草蠟燭,他說聞起來很像香草蛋糕,他很喜歡。

第一天因為身邊跟著太多人,讓我很緊張,所以之後每次都是他自己一個人過來。他跟我說每次早上來會診的時候,都是剛好他的睡覺時間,基本上他晚上到早上都在外面處理事情。

剛開始會診我都會跟他四目交接,但發現他看我的眼神特別投入,會不知不覺被他帶走思緒,當他視線在打量我的身材時,使我緊張,後來我都低頭聽他說話。

直到隔壁搬來的律師唐森出現,才完全轉移注意力。

因為是醫患關係,保持了距離。對他的故事一直都很有興趣,很想了解他,並且幫助他,甚至聽他跟其他女人的關係,就因為他跟我說他和每一個女人做愛的細節,有時候我覺得他是故意說給我聽的,不過我把慾望放在其他男人身上,有幾次在做愛過程中想像成他的臉。

中間甚至交了凱莉所以他認為我沒愛上他,不是他的魅力問題,是我本來就不喜歡男人。

#八卦

剛結束會診,我走到王秘書的辦公室和他們閒話家常。

「跟妳說一件事」王秘書看了王顥一眼

王顥一副知道要說什麼一樣,點了頭。

我笑了「幹嘛…這麼神秘,該不會你們兩交往了吧?」

「拜託,想太多。」王顥激動的撇清

「聽我說啦」王秘書急著告訴我

「是什麼事?」

「博漢那間咖啡廳,最近又開始營業了。」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