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62

忽然聽到他的消息,我的心又揪起「妳去了?」我問

「經過而已,看到有人進出,好像是送食材的。」

「那妳有進去看嗎?不一定他們頂讓了。」

「這倒是沒有」

「要不我們今晚去吃」王顥說

「我嗎?當然不可能,多尷尬。」我拒絕

「妳不想見他嗎?如果真的是他?」他問

「不想,都過去了。」我如果去見他,會傷傑克的心這是我第一個想到的

「那王秘書,我們去。」

「幹嘛….你自己八卦,跟你男朋友去就好了啊。」

「妳也一起啊,反正妳現在也單身,回家幹嘛。」

王秘書眼神死「發現同志講話都挺賤的」

「隨便你們,我對他已經心死,這麼不負責任的人,浪費我時間。」我搖了手中剩下一點點的冰咖啡

我忽然想到「這樣說起來,最近一直有未顯示來電的電話,打來就掛掉,該不會是…他?」

「他真的很弱,連講電話都不敢,他就心虛。」王秘書說

「我覺得他欠妳一個道歉,至少把這段感情一個完美結束。」王顥說

「確實,他如果跟我道歉,我會原諒他…應該是吧?要不是他這樣,我也沒辦法和傑克在一起呀,所以應該感謝他囉?」

王秘書笑了「傑克有比他好?」

「好像不能比較,傑克讓我感覺天塌下來,他會扛著,有受到保護的感覺,發現當被保護的人挺不錯的,以前太逞強了,老是什麼都自己來,現在發現這樣也不錯。」

「好女人….」王顥說

「是嗎?我現在都感覺自己好像變成異性戀,對女人感覺下降了。」我故作嬌羞手指卷了髮尾

他們倆露出幸福的臉「感覺妳是真的愛他」

「可能吧,所以博漢的事情,無所謂了。」

嘴上這麼說,我依然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我已經不在乎他當初消失的理由。

離開醫院後,我開車經過博漢的咖啡廳,確實有在營業的感覺,有人進出咖啡廳,

我眼睛試著看清楚站在巷口內的人是不是他,看著背影身材很像他,但又不確定,當他一回頭和我對眼,我心漏了一拍趕緊回頭把車往前開,我背脊涼了一半(就是他呀!!)嚇死我了!剛剛他應該看不清楚是我吧?我車窗都沒拉下來

超無言,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現在又沒事一樣回來開咖啡廳,我就像是曾經陪伴他的人而已,心情真不爽快。

不過剛剛那瞬間感覺他好像變得很憔悴?還是時差沒睡好?回來幹嘛呢?

(手機響)來電顯示:流氓

我笑著接起電話「幹嘛呀」

「想妳呀,妳在哪裡呢?」他的聲音很溫柔,只對我那麼溫柔

「正要去找你的路上」

「真的嗎?那我就把客人趕走,關店,裸體在裡面等妳。」

他逗得我好開心

「晚上我們出去吃飯吧?我想跟妳約會」他說

「為什麼?」

「我感覺偶爾出去吃高級餐廳也不錯啊」

「可以啊」

「吃什麼呢?」

「鐵板燒」

我在點心店等他下班,我們先關上了門,先在休息室做愛,才出發去餐廳吃飯。

到了餐廳門口,我一直對這間鐵板燒店有印象,但一直沒進去過,光門面都是黑的,裡面也看不到,只聽說非常昂貴。

一進裡面,又是誇張的金色閃耀「我天啊,這裡面裝潢跟你家一模一樣。」

他賊笑了「厲害了!」

「蛤!這該不會又是你家開的吧?」

「賓果!進來吧,給妳介紹夏師傅,你們同姓真巧。」

我們走進一間私人包廂,裡面是六人座的鐵板燒桌,裏面有一個身穿廚師服高帽的中年男子,他見我們馬上點頭「歡迎」他兩手也是刺青

「這位是我們大廚夏師傅」他又指向我介紹給夏師傅「她也姓夏,夏綠蒂。」

廚師笑容很可怕「這姓氏很少有,妳哪裡人?」

「台北」

「這樣,坐吧,今天準備龍蝦和牛排可以嗎?有忌口嗎?」

嗯?沒菜單?我馬上點點頭「可以」

「夏師傅在我們這邊做快十年了,每次中秋節,家裡會辦活動,他會過來幫我們烤肉。」

「你們家還辦活動啊?」

「對啊,每次都是幾百人以上,下是妳可以來。」

(呵呵…我並不是很想)

看廚師在我們面前翻翻炒炒,他做的料理,還真是好吃,就連甜點也是用鐵板燒做的。

房間就我們三人,我們一直在和廚師聊天,發現他是一個很友善的人,我看他左手臂上有一個隻小馬,我指著他的刺青「那隻小馬有特別意義嗎?」

他看著左手臂「這是為我老婆刺的,這邊的小貓是我女兒,而這1950是紀念我母親。」

「這樣,那你父親呢?」我問到不該問的

他臉變了,指著右手臂「他在這裡」

看他右手臂什麼都沒有,我大概懂了「嗯嗯」

我轉移話題「忽然我也想刺青了」我尷尬的笑笑

「真的嗎?哪種呢?我的名字嗎?」傑克笑著說

「才不要勒」

「我可以帶妳去刺青,我們都有認識的。」

「我開玩笑的,我怕痛,而且我如果變胖又加上刺青,會很像賣豬肉的。」

廚師終於大笑了,我鬆了一口氣。

當廚師將甜點做好時,有服務生近來將點心端到外面的咖啡桌,也為我們端上兩杯熱咖啡。

甜點像是法國煎餅一樣,捲起芋頭做的甜點,扁皮脆脆的,裡面的芋頭泥非常好吃。

傑克看著我微笑「好吃嗎?」

「好吃啊,你不吃嗎?」

他將他的點心推到我面前「我的也給妳吃吧,看妳吃得那麼開心,
我就滿足了。」

「你不吃嗎?」

「我在叫他們多做幾個就可以了,我現在吃太飽了。」

我根本吃不下了,廚師還真的多做了三個,放在咖啡桌上。

「太多了」

「吃不完打包就好」

「你怎沒跟我講你家還開餐廳?」

「不重要,我們做很多,數不清,不過這不歸我管。」

「這是誰管?」我問

「我大嫂」

「這樣,家族事業就是,嫁進去就會有一間餐廳。」

「對啊,妳嫁給我,妳隨便挑一間,都給妳管。」

我笑了「我才不會被騙,這太危險了,有詐。」

我們就像這樣直接進來吃飯,出去也是直接擦擦嘴站起來離開,都不用結帳。

「這不用結帳?」

他笑了牽起我的手「不用啦」

「靠臉刷就對了」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真好啊,你約會都不用付錢,該不會連酒店都是吧?」

「哎!被妳發現了!」

「蛤!真的假的啦,好亂耶。」

「我只帶妳來過這裡,哪亂?」

我開始鬧彆扭「那酒店呢?」

「那都過去了,難道去我家?當然去酒店」

這樣說也是

「幹嘛,我發現妳很愛吃醋,看來妳愛我到不可自拔了。」他攬住我的肩膀抓緊我的肩膀

我忽然害羞不說話

這時候我想到早上的事情,我很坦白地跟他說「今天我有經過他的咖啡廳,我看到他了。」

本來笑容滿面的他,臉垮了下來「他回來了?」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