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1025號房 Ch. 68

她微微笑「不管怎樣,妳現在需要休息,想一想,記得來產檢就是。」

「都幾歲了…我也要40了。」

「這有什麼關係,小朋友很可愛呀。」她指著牆上都是新生兒的照片

「妳真是天使」

回到家我裸體照著鏡子,看著我的肚皮「這看起來就像一團肥肉,吃太飽脹氣的樣子,傑克應該看不出來。」

幸好目前為止我還沒跟傑克同居,不然他肯定會發現我的異樣。

我環顧著我高雅高貴的家裡,之後如果真要有個孩子,會不會在我牆上畫畫,會不會地上都是玩具,零食散落一地,還是不給零食吃比較好吧?永遠不知道有巧克力這種東西?(賊笑)

假如明天我就墮胎,這件事情也就當沒事發生。

本來因為焦慮打開了紅酒,又忽然想到(啊!我是孕婦!)又把瓶塞塞了回去,倒了一杯果汁,我攤在沙發上(難道有了孩子,我就不能有自己生活了嗎?)

忽然之間,我開始哽咽(對不起….我不能有你)我輕撫著肚子,剛剛一時興奮都忘記,家裏有精神分裂的遺傳,瞬間也不需要考慮,已經絕對孩子不能留下。

也許是機率問題,但這世界對精神病人並不友善,我不可能能陪伴他一輩子,我保護不了他,他會成為社會的累贅,就像爸爸一樣,像姑姑一樣,他們倆就是不幸運者。

我不知道說了多少次對不起,眼淚都把我衣領弄濕了,還是沒有停止….就讓我多陪你一晚吧孩子。

這件事我想有必要和傑克說,電話裡我只說有事要找他談談,晚上過來我家一趟。

當晚他聽了我的解釋和決定,臉上先露出驚喜又悲痛,我們倆沈默了很久。

他先開了口「是我們的孩子呢」

「嗯」

「肯定很帥」

「嗯」我沈默附和

接著他的眼淚也忍受不住,哽噎「那也是機率問題不是嗎?」

「嗯,是的。」

「那我們可以試試看」

「怎可以試試看,那是一輩子的事情。」

「我們死了還有兄弟呢,會有人照顧他的,如果真的是精神分裂。」

「別指望別人會跟親生父母一樣愛自己的孩子」

他看了我的肚子「我能摸一下嗎?」

我笑了「當然」

他動作非常溫柔地將溫熱的手掌貼在我的肚子上「這是兩個月嗎?」

「還沒成形。」我摸了傑克的手

「我都還沒當爸爸,就開始有了喪子之痛的感受。」他深呼吸「我辦不到,我們可以留著。」

我皺了眉「傑克…你不了解照顧精神分裂的辛苦,好好的跟我面對這件事情。」

他雙手扶額「是明天要去婦產科嗎?」

「嗯,就拿個藥,也許我會順便結紮吧,以防萬一,這不能再次發生。」

「不不不…我不要妳開刀,我結紮,我去結紮。」

「你瘋了嗎…你爸還指望你有孩子呢」

「妳不能有孩子,我跟誰生孩子。」

我沈默了「當然是跟別人…」

「妳看看你,說這什麼話….妳覺得我會去做那種傷害妳的事情嗎?」

不知不覺我堅強的心,又鼻酸哽噎「剛開始我真的很開心,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有孩子,原來是那麼快樂。」

他握著我的手「那就生下來,我們可以的…..我們可以的….」他握得越來越緊,感受到他的心快炸裂,眼淚都滴到手背上。

「我真的很累….照顧精神病患真的很累,你不會懂的,我常常擔心爸爸忽然失蹤,擔心他是不是在我沒看見他時被人欺負了,怕人公然侮辱他…等等,我不想我們孩子受這些經歷,我寧願他從來沒有出生過」

「可是妳不是好好的嗎?那只是機率,妳還讀了醫學院呢。」

「傑克….我對不起你,我是不是很自私….」

「不會的,妳不要一個人承受這壓力,這是我們的事。」他抱住我

我們兩一整晚沒睡,因為這是我們最後一晚陪伴我們的孩子,他從後抱著我的肚子,

什麼都沒說,感覺得到他的顫抖,應該是又哭了。

早上他陪我去了醫院,我倆穿一身黑,他穿了長袖黑色西裝,深咖啡長褲,我則是穿了黑色連身裙。

我們在診間和江澄在一起,她一看到傑克打量了一下,在我耳邊說「他不像流氓啊」

我把傑克長袖往上拉了一點,江澄看了一眼,吞嚥了一口。

「幹嘛拉我袖子,這樣會嚇到她,以為我是流氓。」傑克把袖子又拉了回去

我又露出微笑「就讓她看看披著羊皮的狼長什麼樣」

江澄也笑了,然後認真的問「所以你們決定好了嗎?」

我和傑克互看了彼此,看向江澄「嗯,決定了!」我說,傑克握緊了我的手

「我們決定做藥物流產」說這句話時我感覺我殺了我的孩子

「確定嗎?」她看了我們

「嗯嗯,確定。」

江澄專業的說「那待會把藥吃了,大概當天就會開始出血,時間3-15天都有可能,妳多吃一點補血的食物,多休息,可能要買夜用型衛生棉,防止血量太多。」

「知道了」

這時傑克說「江醫師,我打算做節紮,是也在這裡做嗎?」

「你確定?」

「確定!」傑克認真的看著江澄

「我建議女方用避孕器就好,大概每三到五年更換一次,不至於要結紮,以防萬一你還想要孩子。」

「那我裝避孕器吧」我說

「可以,之後再跟我聯絡就好。」

當我們離開診所,回到車上時,我已經先吃了藥,我們兩非常的鎮定,心情非常沈重。

他先啟動了車,摸了我的頭「還好嗎?我先帶妳回家休息」

我點了頭,靠在他肩上。

當天晚上陰道大量出血,撕掉第一片衛生棉的重量好沉,像是孩子的重量一樣,我將吸滿血的衛生棉卷了起來,走到挺院,拿了鏟子跪在地上挖了一個大洞,將那衛生棉埋在土裡,隨後我又將旁邊剛發芽的小檸檬樹也種了進去。

「對不起我的孩子,你會以不一樣的模樣再次出現在媽媽身邊,開出很多果實,媽媽會一直陪伴著你,我會等你長大。」說完眼淚開始霹哩啪拉滴在土壤上

這個過程療癒了我和傑克失去孩子的痛,我們為了照顧小檸檬樹,研究如何照顧,只要葉子上長了蟲,都使我們焦慮。

「你覺得要多久才會開花結果」我問傑克

「大概要三到五年」

「那太好了」

他吻了我的額頭,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很期待」

此時一陣微風吹了過來,檸檬葉子隨著風擺動,像是在說「我也很期待看見你們」。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