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連載(1-85完)

1025號房 Ch. 69

#藍綠色蜻蜓

請了三週的假,終於又恢復狀態,能繼續工作。

「三週不見了老闆」王秘書一副很擔心的臉

「我剛好身體有點不舒服」

「有那麼嚴重?休息三週呢,現在好一點了嗎?」她問

「怎不讓我們去探病」王顥問

「也沒什麼,躺在家裏而已。」

我不想告訴他們我三週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快速敷衍「好了,我得上樓了,病患快到了。」

我看著手錶提醒“下午兩點 自戀症張寗 “,她又來了,我以為她不會再來了。

當她見我時,特別敏感「夏醫師,妳還好嗎?」

「還好啊」我微笑

「妳感覺有點疲倦,貧血嗎?」

我驚訝地點頭「是有點貧血,我正在補充精力湯。」

「要好好補氣」

「妳呢?最近還好嗎?距離上次會診已經一個月了吧」

「還是沒有睡好」

「這年紀睡眠不好,跟更年期有關係,我可以讓藥局給你控制賀爾蒙的藥,對睡眠多少有幫助。」

「還要吃藥,那會不會對身體不好?」

「妳可以決定,確實對身體有副作用,有可能陰道會出血,像是月經來了ㄧ樣。」

「蛤…那我不要吃藥好了,我就最近而已。」

「最近有交新朋友嗎?」

「有啊,跟新的認識的朋友聚會,他們都挺好的。」

「是女的嗎?」

「比我還年輕的妹妹們」

「那很好啊」沒想到她自己也進步不少

「不過我懷疑他們偶爾會私下聚會,沒有找我。」

她還是一樣….不過還是有點進步,不要放棄。

「妳怎麼知道呢?」

「因為他們常提到哪一次聚會,但我好像不知道有那件事。」

「那確實也有可能,但他們還是有找妳不是嗎?」

「哪知道….女人都是這樣,愛搞小團體。」

「如果在一個環境裡面,感受不好,可以選擇離開,不用感到抱歉。」

「可是他們每次都要找我,可能缺司機吧。」

張甯似乎看不清自己的價值,認為別人找她都是因為想利用她,也許別人找她是因爲她很有幽默感。

我在看她的時候,都在發現她的優點,試著告訴她除了外表,她有多少內在美,她愛護小動物,愛護大自然,關懷老人,非常熱心,熱心到被罵雞婆…她真的很多優點。

「男人只要帶我出去就有面子,只要我出場,絕對是全場焦點。」

「我相信這是真的,妳言行舉止,都非常出眾。」

「對啊對啊,這就是為什麼女人都嫉妒我。」她猛點頭認同我的說法

在我看來,她並不討厭女人,她討厭她自己,因為她提到從小太早談戀愛,被父母標上壞孩子,漸漸的她一直被比較,ˊ覺得大家是不是都在背後罵她。

她在我面前責備那些她遇到的女人,他們每個身上都有她的樣子,只是她並沒有看清楚,她都在罵她自己。

後來她只想要贏,證明她是值得被父母愛,不是壞孩子,一直都是童年的陰影,只是忘了拿出來療癒內在的孩子。

「張寗妳知道嗎?妳是我看過最善良的女人」我看著她說

她感動的快流淚「只有妳懂」她抽了衛生紙「真的不是我真的要去勾引那些男人,是他們自己找我的,我根本防不了。」

好吧張寗…一個巴掌拍不響….絕對是彼此給自己的機會的,這絕對只有男方的錯。

聽完,我也就笑笑回她「我也是女的呢….絕對有很多女人,跟我一樣看到妳的美好。」

她還是很堅持「很少啦,我真的沒有騙妳。」

這時忽然有一隻藍綠色的蜻蜓停在了咖啡桌,她說「哎呀!夏天到了」

她站了起來,開了窗,讓蜻蜓飛出去。

「是嗎?這妳也知道」我笑了

「當然啊,我家鄉有條河,夏天的時候這種藍綠蜻蜓最多了。」

我問她「妳母親有沒有為妳做過讓妳感動的事?」

「這倒是有…以前我生了一場病,在大腿旁邊留了一大塊疤痕。我們家住在山上,走到山下的火車站需要兩個小時,我媽媽帶著我走去火車站,搭了火車去台中找醫生,當時連醫生診所在哪都不知道,就一張舊紙條,媽媽跟著我走非常遠的路,問了很多人才找到醫生,回家的時候都半夜了…..還要走兩個小時上山,當時根本沒有路燈。」她說著說著就哭了「我知道她是愛我的」

她像是本來忘記的事情,又忽然想了起來還有這件事。

「我不認為妳的母親偏心,太多孩子要每一個很平均的愛,真的不容易,我相信當妳生病的時候,她肯定非常擔心。」

母親像是她人生第一個情敵,第一個厭女的起源,就在她描述曾經看到最

愛的父親跟女親做愛的畫面,她內心崩潰,不知道如何描述,那幕帶給她很大的痛苦。

雖然我不想反射自己的童年,但這場景我也看不少,只是不是父母,是別的男人跟自己的母親,這….應該更痛苦吧?我的童年是怎麼撐過來的,也是厲害。

笑笑帶過自己童年,那不是我能決定的,我只是個孩子,走不了也做不了什麼大決定,絕對不能被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來傷害自己。

也不要為難自己的父母,他們也是正在療癒童年的孩子,只是時間要他們長大而已,都還沒療癒,自己又有了孩子,把陰影又間接放在孩子身上了。

當她要離開前,她對我說「夏醫師,妳要多補身子。」

「知道了」我手搭在她的肩上「張寗對我好好」

她笑了,像是已經把一顆大石頭丟在診室裡,輕鬆地離開。

我下班前走到小虹的病房和她打招呼,她說要畫我,我拿了一個板凳坐在窗邊,微微的陽光打在我的臉上,她還要求我要托腮在窗邊。

嚴格的畫家,她還說不能跟她聊天,我維持那個姿勢大概一個多小時,中間還睡著。

終於她說「好了!」將素描畫板轉向我「當當!」

我看了看「這是我?」我靠近看清楚「我的臉看起來好憔悴,眼睛好憂鬱。」

「會嗎?我感覺很憂鬱美啊」她自己很欣賞自己的作品

「憂鬱美,聽起來真不錯。」

「等我上色後,再拿給妳看。」

離開前有點不捨,因為我是要回家,而她的家就在這裡,小小的空間,我對她說「下次我帶妳喜歡的草莓蛋糕,謝謝妳為我畫畫。」

她露出溫暖的笑容,也許是我太感傷,這裡本身就是她家啊,都是她父親的影子,小時候童年也都在這裡。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