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號房 連載(1-85完)

1025號房 Ch. 78

在狹窄的廁所裡,我將手貼在白色瓷磚牆,他溫柔地將我的牛仔褲半拉下只露出臀部,在我耳邊說「要小聲一點」說完他掏出勃起的肉棒,先磨蹭已經濕潤的花園,接著順勢挺入,那瞬間我閉上眼緊閉雙唇。

也許我們真的太久沒做愛,他的動作特別激烈,就在他加快速度瞬間抓住我後腦勺的頭髮「嗯!」微刺痛使我皺了眉間,他又將我拉起,大手抓住我的脖子和他熱吻

我喜歡他的嘴巴,特別性感,潔白整齊的牙齒,笑容上彎,接吻的時候特別溫柔,偶爾會調皮的咬我下嘴唇。

他讓我改變了我做完馬上穿衣服的習慣,結束後我會與他擁抱,繼續吻著彼此,也許還會再來第二次激情。

這次時間抓得剛剛好,結束後走出廁所,過了五分鐘才有人敲門進來,當時我們四目相對笑了。

#意想不到的噩耗

那天在醫院剛結束會診,一張很熟悉的女人,身材高挑,走進醫院,說是要找我。

我一時想不起她是誰,直到她說「我是博漢的雙胞胎姊姊」。

「難怪我覺得怎麼那麼熟悉,有什麼事嗎?」我站在診室門口問她

「方便進去?」她問

我開了門請她進「當然」

「博漢怎麼了嗎?」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出事了

「他上個月過世了,抱歉現在才過來,因為有點突然,尤其是喪禮的事情,一團亂。」

一聽到這噩耗,我心臟快停了,緊縮著「怎麼可能」

她舉止優雅的脫下外套,看向我問「你們都沒有聯絡嗎?」

她非常的淡定,似乎這件事情是預料中的事。

我眼眶泛淚「沒有,是意外嗎?」坐到雙人沙發上

她在我身旁坐下「當初我們一起到美國,剛辦完爸爸的後事,他因為忙於處理公務,有次腹痛昏倒了,沒想到他也遺傳到爸爸的胰臟癌,雖然這機率不大。當初做了化療,兩年,過程非常痛苦,他並不想要妳看到他那個樣子,更不想你擔心,所以沒有跟妳聯絡。」

我瞬間崩潰,淚流滿面,不停說著「我該聽他解釋的..」

(我該聽他解釋的…..我就知道他不可能這麼對我…..)

「他這次又復發,他跟我說妳沒跟他在一起也好,不然他會捨不得妳沒人照顧,不打擾妳的生活。」

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像是一切都照他想要的走一樣,我被他保護的好好的,而我卻不知道他如此辛苦…..「怎麼可能….」我雙手震抖「他都沒有提過,上次看他確實變瘦一點,但看不出來他生病了。」

「他是挺愛逞強的」她嘴淡淡微笑,像是忽然想到什麼「對了!」她從包包掏出一個盒子「這是他給妳的,本來打算一回來要給妳,但沒機會了,說是...就當個紀念。」

「這是什麼…」看起很像戒指盒的東西,我怎敢打開,我的心都碎了

她溫柔的握緊我的手「要堅強,失去他我的世界都潰堤,我和他是一起長大的,他的死像是我失去另一半的靈魂,我也在學習如何沒有他在。」她皺著眉間忍住眼淚

「可是...傑克有找人幫我找到在美國的博漢,他沒有提到生病的事情。」

「這樣嗎?大概是第一年聖誕節的事情,他平時還繼續上班,只不過..還是要按行程化療。」

「他還說什麼?」我擦拭著眼淚

「他說『好好活著』」她捏著鼻著像是眼淚可以因此不流出來「就剩下我和媽媽,爸爸也走了。」

「他葬在哪呢?」我問

「他說火化後海葬,說要環遊世界,跟海豚在一起。」

聽到這我苦笑「真像他」

她離開前,我問「請問妳叫什麼名字,不好意思我現在才問。」

「我叫“伊玲”」她向前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我們會再見面的,我們都是被他愛著的人。」

她離開後,就剩下我一個人在辦公室,我坐在辦公椅上發呆,不敢相信這世界已經沒有博漢了,而且到他死前,依然心裡認為是他拋棄我的,並沒有給他解釋的機會,甚至…..移情別戀,一想到這,我摀住臉痛苦「博漢….對不起….對不起….」。

他細心到不想我在三角關係上為難,所有的痛苦...都是他一個人撐著,我該去找他的,上次我應該抱緊他。

哭太久,頭又開始偏頭痛,我看向桌上的盒子,深呼吸雙手顫抖著打開,瞬間無法呼吸,我憋著氣哽咽(是戒指….不是說好我們不結婚的嗎?傻瓜)

所有我們相愛過的回憶,都從我腦海中浮現,他的一切,微笑,碰觸,說話的方式,看著我的眼神…..我怎忘記了…..

這時我打電話給傑克,電話那頭非常愉悅「寶貝找我嗎?」

我輕吐了一口氣,試著讓自己心靜下來「博漢上個月死了」

電話那頭忽然安靜

我問「你知道他曾經得癌症的事嗎?」

他沈默

「你知道對吧,怎麼可以那麼卑鄙,怎麼可以給我那麼大的謊言。」

他忽然說「這不是謊言!難道妳要飛去那邊找他嗎?照顧他嗎?」

「對!!我就會那樣做,比起那樣我也不會做出不仁不義的事情。」

「跟我在一起是嗎?」

「你知道我的意思!太卑鄙了,你給我一個假象,以為他拋棄我了,明明就不是....你就可以趁虛而入嗎?我那麼相信你。」

「不是這樣的!妳都已經傷心兩年了,好不容易忘記他,我怎可以又告訴妳他正在接受化療?我不想妳再次為他傷心。」

這時我像是失控一樣「說謊就是說謊!!!你這個大騙子!!你滾!!」

電話那頭的他開始哽咽「不要這樣子,我不是故意隱瞞的。」

「你有很多機會可以告訴我,我跟你說他已經回來的時候,你也可以說,但你並沒有,如果我們兩個之間還存在秘密,而且跟我有關,那你不值得我信任。」

「不是的….我真的是為妳想,我不是故意這樣做的,我不是這種人。」

我像是心臟已經快無法負荷的,冷冷的對他說「傑克...我不想再看到你」說完我掛了電話,並且關機

現在感覺,我可以陪博漢一起死….如果他在海裡,我就去海裡找他,他在哪裡我就去哪裡。

我無法一個人在家,我哪裡都去不了,因為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博漢,我不想活在沒有他的世界。

我擦乾眼淚,戴上博漢給我的戒指,我摸著戒指說「聽說想念死去的人,可以靠意念傳達我們的思念,我想跟博漢說『博漢….我願意,我願意嫁給你,對不起讓你孤單那麼久。』」

心理醫生連自己都救不了,只是一個在研究神經病的工作而已,明明自己快活不下去,還在一直鼓勵人繼續活著。

他那麼痛苦,我還那麼快樂的以為自己是一個在失戀復活的人,一直活在謊言中。

我什麼都沒帶的,拿起車鑰匙,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到了宜蘭內埤情人灣,那裡是最靠近海的地方,最接近博漢的地方。

我將鞋子留在車裡,毫無猶豫的走向海裡(博漢,不要走太遠,過來這裡接我。)

當海水到了腰部,海水晃呀晃的像是他在抱緊我,我笑了(是你嗎?你來了嗎?)我繼續往前走,像是踩到暗溝水馬上快到我的脖子(為你…這點痛苦不算什麼)我閉上眼睛等水淹沒我。

這時有聲音再叫我「妳在幹嘛?」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