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 Ch.12

當天晚上伊恩來接我,他站在家門前的樣子,好像以前那個帥氣的他,拿著全罩式安全帽在門口等我的樣子,當天媽媽和傑米有看到他,在門口對他揮揮手,他們倆不知道要站在誰那邊,但還是很有禮貌的說「有機會來家裡吃飯」

伊恩禮貌的說「好的!謝謝媽媽」

媽媽害羞的竊笑,對伊恩比了一個“讚“「你長的挺帥的!」

我尷尬的笑笑

伊恩露出燦爛的微笑「謝謝媽媽——妳也很美。」

爽了爽了,媽媽當天會睡不著。

傑米尷尬的看著精神劈腿的媽媽(妳忘記了班傑明了嗎?)。

他幫我戴上安全帽前給我了一個吻「我今天過得好嗎?撈婆」

我笑了(還是很不習慣這個名稱,就連法蘭克也不會這樣叫我。)

坐上車的我們,他問「妳要吃什麼嗎?」

「不了——吃不下」

「那我們直接回家囉」他蓋上安全帽的擋風面

到家時,我泡了抹茶加牛奶,最近愛上抹茶了,比起咖啡,我還特地買了打抹茶的刷子,很假掰。

我看到坐在沙發上滑手機的他(我應該買戒指給他吧?不過媽媽好像有一個外公去世的戒指,用那個融化再做一個新的就好了吧?省一筆!)我竊笑著覺得自己很聰明,而且感覺很有意義。

這時候他居然唸了一段讓我吐血的話「隔天早上,房間變得特別冷,我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看著窗戶都是霧氣,然後我轉頭看著他,發現他在看我,之後我又迅速地回頭,我一大早還沒準備好迎接這張帥氣的臉,趕快檢查眼角有沒有眼屎,還有口臭。」

「你幹嘛啊!別翻譯我的書!」我放下茶杯暴衝到他身邊奪走他的手機「不要看!!」

「幹嘛啦——網頁有翻譯耶!大概看得懂」他笑了

「你怎麼知道我的電子書城啊!」

「這有什麼難的啊!妳每天都在看啊——瞄一下就知道了啊」他壞笑的看著我「裡面說那張帥氣的臉,是我的臉嗎?」他對我挑眉兩下

「才不是勒——我編的啦!裡面的人都是假的!」

「是喔?可是我怎感覺這段好像在講我?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做愛後的早上。」

「不是好嗎?」我太不小心了

「我看有什麼關係啦——我想知道我們的過去啊」

(當然不行啊!!他看了絕對會接下去看第二部藍血情人的!裡面都是我在寫我多愛法蘭克的內容,他不氣死才怪。)

「我總有一天會翻成英文——到時候你才更能了解裡面的內容,這種google很多都是亂翻譯的。」

「也是——不過我大概能猜到在講什麼」

我臉整個扭曲拜託他「不要看——拜託」

「那妳親親我」他手指點點他的嘴

當我頭往前要吻他的時候,他強而有力的雙臂將我抱起坐在他雙膝上,眼神像是在告訴我「我想要妳!」。我們每次做愛…都像是第一次做愛,都很強烈的感覺,渴望彼此的身體,他低沈的聲音,還有手掐著我的腰的力度,抽插的速度,對我身體的感覺很清楚,就是很契合。

他雙手有力的將我雙腿舉起,結實的臀快速的律動,使我臉紅耳脹的大聲呻吟,讓他知道我有多麼享受。

不過今天他居然比較心來了,做完他問「我比較好還是那個小屁孩?」

「蛤?」我還在意猶未盡呢,馬上撥一桶水給我

「說啊!」

「我忘記跟他做愛的感覺了」怎能誠實說呢

「琳恩——妳越來越有心思了」

「怎會?我真的忘記上次是什麼時候了?」

「肯定是我比較好」他有自信的說

「這麼有自信?」我笑了

「當然——」

「那我跟她誰比較好?」

「誰?」

「你無緣的前妻」我說

「我們沒做愛」

「蛤!怎麼可能啦!」我傻眼

「對啊!穆斯林很保守的——要結婚後才能做愛。我很配合啊」

「那你怎麼可以跟我做!是我比較隨便嗎?」

他笑了「不是啊——是因為我喜歡妳想跟妳做愛,我不能等到結婚後。」

「可是…你們都不會想要嗎?接吻後慾火焚生想來一炮」

「妳怎講話像男人一樣——沒有啦——沒有那種感覺。」

「怎會…」

「好啦——別講這個,都過去那麼久了。」他又伸手摸我胸,試圖又想做第二次

「這樣說來….你有沒有想著我打手槍啊?」我用腳趾在他下體磨蹭

「不告訴妳!」說完他就將我抓起來,讓我半跪在他嘴上,用他靈活的舌頭服侍我。

我又被他成功轉移話題,抓著他的頭髮,仰頭呻吟「啊——」

(對不起班傑明,我還是愛他。謝謝你…真的謝謝你的出現。)我內疚的想著

不論是還愛著班傑明還是不愛,再怎麼卑鄙都不能把他留著,因為我不想他以後是一個人,我希望有更愛他的人跟他在一起。

隔天早上,他依然為我準備早餐,今天是做抹茶和果醬吐司。他自己則是喝蔬果汁。

我看著他喝蔬果汁「你這樣很壞耶——我一直胖,你一直維持身材。」

「我也可以做一樣的給妳啊,是妳喜歡吃麵包,我才買的。」

「我以後要喝蔬果汁」

「可以」

伊恩對健身療癒身體的事情都有興趣,畢竟他放縱過自己的身體過,那種感覺非常的差。

為了我們的健康,早上我們會先喝一杯檸檬水清腸胃,然後再開始早餐,過去我會吃澱粉類,但現在會吃燕麥粥加上水果或者是一杯綜合果汁。

ㄞ他總是比我早起,所以早餐都是他準備的。

早上他大概五點多起床,先去跑步,早上街上人比較少,然後回家後洗完澡,才開始做早餐。

再來才是叫我起床「撈婆——起床了」他捏我的臉叫我起床

叫不醒就會像以前一樣,翻我眼皮「起床」。

我睡眼惺忪的走出臥室,他遞上果汁「菠菜汁」

他給我什麼,我就喝什麼。

我問「你現在公司好嗎?」

「好啊——薪水高,最近會開始輪班,我可以比較常待在家工作。」

「真的啊!那太好了」

「妳有什麼打算?怎麼不回醫院工作了」

「這個醫學的東西,每過五年資訊就幾乎更新全部,我好久沒碰了,我怕我跟不上。」

「重點是妳喜不喜歡這份工作,不喜歡的話,做別的。我都支持妳的」

「我沒工作你壓力會很大吧?」我問

「怎會——我的就是妳的,妳開心就好。」他對我眨了一眼

其實我有法蘭克公司的股份50%,我沒說….因為我不打算要半毛錢。如果一個人在監獄裡無期徒刑,問他願意付多少錢出獄,他絕對會說「所有」。

我願意跟著伊恩重頭開始——

我跟他說了我的計畫,我可能會跟傑米回到媽媽的烘培房,重新出發!小裝潢一下,變得更新潮,變成咖啡廳的模式。現在只賣傳統的點心,雖然還是有正常的客源,但我想改革。

伊恩也表示沒意見,只叫我不要試吃太多,會變胖。他說偶爾他可以到餐廳當性感服務生端咖啡。

等伊恩去上班後,我也準備了一下,還是要去墨先生的公司上班的,他們可是有付我薪水的。

墨先生對我很好,很關心我受過傷的手,常常拉起我的手檢查「手疤痕有好一點嗎?」

「有啊!剩下疤痕而已,大拇指要動有點緊。」

今天墨太太已經回來上班了,我依然還是要幫忙,因為其中一個會計回老公的公司幫忙,而另一個會計65歲了,準備退休,在這疫情期間,不好找人,所以我必須暫時頂替他們的工作。

有時候我很不喜歡,其他科室的主管叫我做事情,因為根本不是我份內的工作,但法蘭克總跟我說「都是大家庭——互相幫忙應該的。」

可是那女的“迪尼斯“是公司裡的C.O.O(營運長),很愛叫我幫他整理東西,把我當小妹我很不爽,所以我總是把他給我的工作疊得很高,我就是“等我有時間“再做。

她進來我辦公室說「上次給你的做完了嗎?我還有很多喔」

聽到就很不爽,我也笑笑說「快了——我一點一點慢慢做,沒關係吧?妳很急嗎?」

「我需要某公司的先準備好」

「喔」拳頭硬了!要不是看妳老!我才不想做

中午的時間,我很少待在辦公室吃。在外面吃比較多,或者是辦公室的司機會幫我們帶午餐回來,但很奇怪每次我明明叫的是套餐有飲料,他都把我飲料拿走。

中午時間我會打給班傑明,每天問他過得怎樣,他還沒消失前,我肯定還會提到他。

「你吃什麼呢可愛的班傑明」

「凱薩雞肉沙拉卷,妳呢?」

「抹茶拿鐵和牛角麵包三明治」

「這樣夠嗎?感覺很少」他問

「夠啊——上兩週我們都沒見面呢?」他問

「這週可以啊」我說 

我不想他抓狂,我一定要跟平常一樣。

「真的嗎,我太開心了!什麼時候?」

「今天下午可以啊,但是我晚上要回家。可以嗎?」

「下午?是下班後嗎?」

「對啊!你要來我家嗎?」我問

「可以嗎?」

「可以啊——」我總覺得約在家裡,如果他不爽我,還不至於發瘋。

下班回到家後,我就先跟傑米和媽媽說了班傑明會來,要他們乖乖的別亂說話。

兩週不見班傑明,是不是我常說他邋遢所以今天特別打扮了?還是因為要來我家的關係。

他穿著七分褲深咖啡色褲,藍色點點的白色襯衫還打上細藍色。這不是…他幫人推銷的那套衣服嗎?他可能覺得穿這套比較保守,設計師都配好了。

我開門的時候,笑了「穿那麼帥」

「有嗎?隨便穿而已」

笑死我——(隨便穿?)他在家那個樣子才是隨便穿

我直接讓他進我房間,他問「我應該去洗澡嗎?」

以前都讓他先洗澡才能上床,現在忽然叫他不要也奇怪。我回「你去洗吧」

他在我面前解開他的領帶,坐在前面看著他脫衣服的視角真好。

他知道我正在看著他「想我嗎?」他說

「挺想的啊」我認可的點頭

「那要一起洗澡嗎?」

不行不行——伊恩那麼相信我「我洗過了呢,你去吧」

「好吧——」

我給他留在我家的上衣和睡褲讓他套上,他換上後躺在床上看我「你媽媽和弟弟呢?怎沒看到他們?」

「好像出去了——等等就回來了」

「所以是….」他壞笑的看著我,摸我的臀

在他的角度來看,我還是他的女朋友,他做的一切都沒錯的。而我的角度他又成為第三者,而且我是兩人妻。

「我月經來耶——」我嘟嘴看著他

「是嗎?我看看」他居然懷疑我,準備要撥開我的內褲

「哎呀——你幹嘛啦,很髒不是嗎?你不是怕血嗎?」他跟伊恩相反,看到血就軟

「怎這樣啊——我很久沒做愛了耶,那妳幫我!」他就是要得到滿足就是了

我吐了舌「看到沒?我舌頭長了口瘡」

「太不巧了吧!那怎麼辦啦我想要」

「你可以自慰啊」我壞笑的看著他

「妳在旁邊我還在自慰?」

「為什麼不行?我看了也爽啊」

「那妳用手幫我可以嗎?」

「好吧」我妥協了,因為我沒有其他理由可以拒絕,總不能說我抽筋之類的吧?

他開心的脫下褲子大字型躺在床上「來吧!」他手搓著自己已脹大亢奮

我單手上下滑動,看著他很爽的表情,我就開始加快速度,心裡想著(怎麼那麼久啊!手好酸啊!可是我不能在他要快射的時候放慢速度,這樣又要重來了!)所以我非常努力注意手速直到他射出。

他喘息著「好舒服——」

我用手擦乾精液和噴到他肚子上的一些精液「你今天量還真多」

「當然啊!我都沒有自慰耶!都在等這天——哪知道妳居然月經來」

「月經來就不能做嗎?」

「也不是不可以啦——我感覺髒髒的」

「嗯哼——你還嫌髒啊」

「你以前不是說要喝我的月經」

「哎呦——我只是看電影這樣做,講給妳興奮而已。」

「切——」

他起身抱著我「我好久沒抱妳了,我都感覺妳像拋棄我一樣,不管我了。」

「你不是也很忙嗎?」

「是很忙啊,但是也沒有妳重要啊。」他抱著我撒嬌「愛我嗎?」

我停了幾秒「愛啊」我不可能忽然就不愛他了,心裡當然還是對他有牽掛。

「我好愛妳啊琳恩——妳是我的命。」

(言重了公子!)

「班傑明——我沒有那麼好啊?幹嘛為了一個人,把自己放那麼低。」

「妳很好啊——沒有妳確實我感覺自己是空的。」

「你應該要自愛,不需要另一個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妳幹嘛又這樣講話啊?感覺妳又要甩掉我」他開始煩躁

「我只希望你自愛一點,沒有人會因為沒了另一個人就會想死」

「怎麼會沒人!我就會!妳離開我我就去死!」他眼睛又要紅了

「算了——我不想談這個」

「幹嘛這樣——兩週不見妳,我不想吵架。」

我放鬆了肩膀,微微笑「上次拍攝如何?」

「不錯啊!給妳看照片」

我坐在床上跟他一起看照片,看到他手機封面居然是我高中時候的照片,我有點想翻白眼「幹嘛用那麼舊的照片——不要放我照片啦」

「我就想用….我平常上班會想妳,想拿手機出來看看妳。」

「班傑明你認真的看清楚我的臉」我抓著他肩膀,認真的看著他

他笑了「妳臉怎樣?」

我指著我的眼睛,眨了眼「看到沒皺紋喔!還有這裡」我掐出我肚子上的肥肉「我身材有點肉了」

「我知道啊——所以呢?」

「我越來越老了班傑明——」

「人都會變老啊」他說

「以後走在路上,人家可能說“誒?你帶你媽媽一起來啊?“」

「怎麼可能啦!」他大笑「妳沒有那麼老,想太多了」

「你在攝影棚沒有其他女模特兒嗎?」我問

「當然有啊」

「有沒有漂亮的?」

「沒有注意耶,我不會看其他女人」

(他是一個心思很重的男人,他不會說任何對他不利的事情。)

「這樣喔——」

「對啊!我眼裡只有琳恩一個人」

我笑了「這麼乖」

他眼神深邃的看著我「當然,妳要我是誰我就是誰——就算妳要我當妳的狗」(我的媽呀——他真的入戲太深,每次都要把電視上的台詞放進我們的對話中。)

「那你叫幾聲啊」

「旺旺旺旺」他真的學狗吠了幾聲

如果小熊在這裡,肯定以為我外遇了。

「妳知道一種感覺….」他欲言又止地看著我

「什麼?」

「我每天都在等妳起床的時間找我,晚上等妳跟我說晚安….當妳太慢回我,或者都沒回,我什麼事情都做不了,非常焦慮,甚至快發瘋了。這…是怎麼了?」他看著我

我一臉沒感動的臉「這是焦慮症啊,分離焦慮症,小熊也有。」

「蛤!拿我跟牠比幹嘛?我在說我耶!」

「就是分離焦慮症」

「可是我總覺得妳不會為我這樣….為什麼?」他用食指在我手臂上撩動

「因為我比你活了八年,不容易被感情困擾。」

「這樣啊——這樣很不公平呢」他又將手在我大腿內側磨蹭著

我瞬間用大腿把他鹹豬手夾住!!

「啊!幹嘛!」他皺眉嘟嘴

「今天休業不好意思」

「討厭——摸一下也不行嗎」

「不行」

「妳就愛折磨我」

「你不是很喜歡這樣嗎?我配合你而已」他喜歡被虐心的感覺,為了體驗深刻的愛情

他又對我燦爛一笑「對啊——我是很喜歡。」

看著稚氣的樣子,是很可愛啦——不過跟他在一起,我感覺我在扛一個大嬰兒,很沒安全感,因為要是有事發生,他沒辦法站出來面對的。

 

待續

You Might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error: 本宮內容受到保護 Content is protected !!